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幸存者07(甜虐,肉渣,HE,真人秀梗)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

 

Bucky意识到他就是在吹牛皮。

首先,他根本就不知道约会是怎么一回事。尽管作为超级士兵,冬兵的超能力之一就是超级学习力,每一次从冰冻中醒过来,他都能飞快地追上最新科技进步,熟练使用之前从未见过的武器,他能在几天之内就学会一门全新的语言,也可以在几个星期内摇身一变,把自己从四十年代的老古董弄成二十一世纪的网红,可是“约会”似乎属于“情感”的范畴,跟科学或者学习都没什么关系,“情感”尤其是“爱情”,明显是一种玄学,不能被抽丝剥茧条理分明地预习复习,然后考个一百分。

其次,他的“约会”计划受到了美国队长不明原因的干扰,简单的说,就是Steve不允许他跟别人约会,如果Bucky严肃地表示这都是“为了任务”,对方就会理直气壮毫不脸红同样严肃地回答“为了安全”,虽然Bucky看不出来柔柔弱弱的阿丽娜或者小白脸似的瓦维利奇哪里不安全了。

传说中的冬日战士简直不需要动用铁胳膊,一只右手就能拍死这些柔弱的人类。

“我觉得这样不好。”冬兵的耐心在第三天终于告罄,他直截了当地跟Steve抗议:“你总跟着我,我怎么去了解所有的参赛者?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才能找出……那个?”

“他,或者她,会来找我。”Steve笃定地说。

Bucky拿Steve没辙,尤其是被对方用那双温柔的蓝眼睛认真地注视着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像被念了催眠词一样,连最温和的反驳都要斟酌两次才能说出口:“只是去吃一顿饭……反正也是要吃晚饭的……不吃白不吃……不浪费。”

Steve又被他逗笑了,摄制组留下来的食物大概只够三十名参赛选手生存五到七天,就算拿走了全部口粮,瓦维利奇也已经开始安排人手狩猎和采集,邀请英俊迷人的罗马尼亚富二代和艳光四射的模特阿丽娜去吃烛光晚餐,用脚趾头想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可是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就更不能放女孩子一个人去了,所以Steve只有揉了一把Bucky缎子似的棕色头发:“那我去接你。”

宠溺的眼神,就好像他胡撸的这个人不是危险的武器,而是什么第一天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

难得Steve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Bucky机灵地没有抗议,毕竟,Steve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轻轻按摩他头皮的感觉其实很不错,让他几乎想要凑过去,再蹭两下。

最终他还是克制了这种近乎本能的冲动,甜蜜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无论看多少次、依然会让Steve愣那么一两秒钟的笑容,然后……趁对方来不及反悔,光速跑了。

干得漂亮,Bucky一面招呼阿丽娜一起去瓦维利奇占据的大食堂,一面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

节目才开始几天,瓦维利奇依然维持着他彬彬有礼的表象,甚至还有点小幽默,食物也很丰富,有涂了蜂蜜烤得极香的鹿肉,跟土豆一起炖得软烂的牛肉罐头,甚至还有涂了果酱和黄油的奶油蛋糕。Bucky索性把聊天的任务交给长袖善舞的美女模特,专注吃肉,甚至临走还厚颜无耻地踹走了半条鹿腿:“贿赂Steve,免得他饿得两眼发绿,总想强暴我。”

说着还肆无忌惮地对着某个明目张胆的摄像头,眨巴眨巴他好看的大眼睛,真事儿似的。

他好像忘了娜塔莉亚已经黑进了节目组的系统,此刻Steve本人就在隔壁的隔壁,捏着一台老手机看直播。

几秒钟以后,Steve就出现在了食堂门口,相当不客气地跟瓦维利奇道了晚安,拎走了他的人,主要是Bucky,也没忘了阿丽娜和肉。

瓦维利奇吻了一下阿丽娜的手,非常绅士地道别,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三人两前一后,转眼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Bucky回到更衣室的时候,差点撞到低着头边走边玩手机的娜塔莉亚,红发的女孩子托了一下黑框眼镜,十分暧昧地瞄了他又瞄了Steve,然后笑嘻嘻地拉走了阿丽娜,连伊琳娜都不太对劲,她似乎有些担心地看了看Steve,欲言又止,最后不过是说了一些“发电设备运转正常”之类的公事,就跟另外两个女孩子一起,钻进她们的帐篷里叽叽咕咕去了。

顺便说,Steve和Bucky把更衣室里所有的铁柜子都拆了,一部分用来将这个小房间分割成两部分,女孩子们的帐篷在里面,他们俩的在外面,另外还有一个最大最沉的,每天晚上都用来挡门。

Bucky莫名其妙地有点怵,但又觉得自己怂得十分没道理,毕竟“约会”是任务的一部分,他只是在无数摄像头的围绕下吃了别人一顿好吃的,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是吧……关于“强暴”那部分,他好像是踩了一脚Steve的底线。

还是故意的,都怪Bucky。

冬兵依然想不起来七十年前的Bucky和Steve——那对全美都知道“从校园到战场一直形影不离”的挚友——交流甚至实践过多少“男人的小秘密”,也不知道经历了生与死,经历了世事沧桑人间变换,在跟全世界打了一架之后,Steve对他们的未来又有怎样的打算,在瓦坎达的时候,他们睡同一张床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可是没有一次像第一个晚上那么奇怪,冬兵咬了咬嘴唇,傻乎乎地把鹿肉塞给Steve,打算临阵脱逃:“我来守前半夜。”

然后他就被Steve暴力镇压,直接拖进帐篷里了——没什么活物可以推倒那个重达数十公斤的铁柜子,悄无声息地接近拥有四倍感知力的美国队长,所以这几天来,他们根本没人守夜。

容纳两个成年男人本身就很拥挤的帐篷里,Steve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条双人睡袋,直接铺在了他们前两天用过的单人睡袋上面。Bucky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可是Steve说:“要下雪了。”所以共享双人睡袋是最优选择,无法反驳。

冬兵迟疑了一秒钟,然后屈服于美国队长富有感情的凝视,他艰难地脱掉靴子和外套,自以为十分自然地钻进了睡袋。

睡袋比同床共枕尴尬多了,因为拉上拉链以后,两个人就好像隔离了冰天雪地的整个世界,只剩下肌肤相贴的彼此,呼吸灼热,心跳过速。

冬兵十分做作地翻了个身,想要不露声色地远离让他失控的源头,Steve由着他,一条胳膊却依然搭在他的腰上,然后Bucky发现这个姿势更暧昧了,Steve线条优美的胸肌抵着他的后背,灼热的呼吸和毛茸茸的大胡子有一搭无一搭的蹭在他脖子的侧面,让他几乎忘了怎么呼吸,不由自主地蜷起身子,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Steve把他搂得更紧,一只手顺着他身体的曲线滑下去,握住了他冰凉的脚,隔着袜子,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按摩着。

有那么几秒种,冬兵不知所措,他不知道Steve怎么想的,他是冬日战士,在冰棺材冷冻液里站了好多好多年,并不需要柔软的兔皮鞋垫,也从未有人愿意用温暖的手指,揉搓他冻得发麻的脚趾。

暖意顺着脚趾飞快地爬上他的小腿,大腿,滚烫地涌到心里,把他整个人都点着了,他听见自己发出压抑的呻吟,身体不由自主地贴紧了Steve,陌生的滚烫的液体划过他的脸颊,他尝到咸涩的味道,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出息地糊了一脸眼泪。

这样不行。冬日战士可以忍受各种非人的痛苦,但这样柔软而温暖的失控却让他心慌意乱,他知道这又是Bucky在捣乱,他应该深吸一口气,猛地挣脱Steve的手,翻身跟对方说清楚。

可是或许是西伯利亚太冷了,或许是睡袋太小了,有那么一瞬间,冬兵觉得自己被冻住了,被暖得融化了,动弹不得,片刻的犹豫让他失了先机,于是就被美国队长揉得更软了。

关于Bucky的很多往事都已经遗失于漫长的时光之间,绝大多数时候,冬兵想不起来也不愿意去想,他总觉得那个光风霁月的少年和满手血腥的杀手格格不入,他怕玷污了他,可是当他被Steve紧紧搂在怀里,揉得又暖和又柔软、甚至有点恍惚的时候,事情就不由他做主了。

Bucky跟Steve不一样,他出身优渥,相貌英俊,会打架也很会打球,大概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知道他漫长的一生中只有那么短短的一截岁月静好,所以并不吝惜给予他无尽的宠爱和所有的美好,他从未学会隐忍,生气时并不掩饰,开心就笑,难过就哭,喜欢什么人就用尽全力地去陪伴,而他喜欢的人,也从未令他失望。

所以当他被迫变成了冬兵,被迫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和所有的往事,偶尔那种毫无阴霾的快乐还是会像一段强力的插曲,格格不入地闯入命运无尽的悲歌之中,让他本该冷得像冰硬得像铁的心没来由地起起伏伏,武器无处可以诉说,甚至不能让任何人看出端倪,只能暗自委屈,年深日久,他的委屈野蔷薇般肆意生长,生生在冻土上绵延千里,被久违的暖风微微撩拨,立刻争分夺秒地开出成千上万朵花,此起彼伏,像一条奔流的河,一不留神,就凶狠地把友谊的小船拍得粉身碎骨,再也拼不起来。

冬兵以擒拿似的力度翻了个身,铁胳膊紧紧揽住了Steve的腰,慌不择路地把嘴唇贴了过去,不得要领地摩擦甚至撕咬,眼泪依然在肆无忌惮地流淌,让冬兵有一种被按在水里就要窒息般的绝望,他需要氧气,需要Steve。

从过去到未来,Steve从未让他失望,永远不会让他失望。只不过这一回的状况有点始料未及,成熟、睿智、拥有四倍自制力的美国队长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变成了傻乎乎的高中生,遭遇了暗恋对象猝不及防的表白,他的反应直截了当,反客为主利落地压住了投怀送抱的挚友,四倍灵巧的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了Bucky咬紧的牙齿,然后同样不得要领地和对方的舌头搅和在了一起。

还好他们都是拥有超级学习力、精通搏斗术的超级战士,有着惊人的肺活量足以支持一个漫长的吻。双人睡袋里似乎有时光魔法,他们的这个吻从冬兵式凶狠的撕咬开始,经历了战斗般地纠缠,慢慢地有了伴侣之间的缠绵和默契,到最后,竟然像是高中生的青涩初吻,结束于清浅的啄,意犹未尽甚至有些不好意思地分开。

唇上水光洌艳,眼角带着春色,脸颊更是又红又烫,要是有什么人能把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一起拍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上,肯定能烧出一对缠绵的印子来。

可是还没完。


评论(19)
热度(32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