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幸存者06(甜虐,肉渣,队三后,HE)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冬兵理所当然地把这个真人秀当做一次任务,他习惯于任务,无论是刺杀还是暗杀,护卫或者别的,他都能做的完美无缺,他是一件擅长伪装和潜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无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都不会真的“入戏”,毕竟武器本非人类,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是一次洗脑一次冰冻后就会完全被清除掉的东西,他留不住,所以不当真,不留恋。

但这次任务显然不一样,他扮演的Bucky和武器的界限越来越不分明,就算没有美国队长用热切的目光温柔的声音瞎搅合,他也渐渐变得没法掌控自己,或许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和无尽的折磨,终将走向同一个地方,走向同一个人。

冬兵怀疑Bucky和他一样,脑子也不怎么太好,天生是个不知变通的蠢货,死去活来过了常人的好几辈子,却只能追着同一个同样蠢得不会后退、脾气还特别臭的小怪物,而且经历了冰冻电击和各种各样的麻烦以后,他们重逢,然后,事情仿佛还发生了一点点微妙的难以言说的变化。

冬兵用他的仿真手把玩着捡回来的摄像头,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防寒裤,试图用他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给昨晚小帐篷的事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惜还没等他琢磨出所以然,他疑惑的根源、亲爱的美国队长就进来跟他讨论搭帐篷的事了。

在他们出去找补给的几个小时里,瓦维利奇和退伍兵的头头安东尼不怎么太友好的“分享”了节目组留下来的补给品,瓦维利奇的人拿走绝大部分食物和防寒睡袋,安东尼他们则得到了全部的香烟和唯一一箱应急药品,老猎人谢尔盖跟Steve一样,依靠一副“不要来惹我”的强横态度,拿走了一人份的食物和一箱伏特加。

“真合理,公平公开公正。”Bucky在有摄像头盯着的地方,总是那个笑起来像是一罐蜂蜜的罗马尼亚小少爷,并且专注于嘲讽节目和其他参赛者,Steve简直不知道他的Bucky从哪儿学来那么多新奇的俏皮话,就像七十年前那个布鲁克林万人迷穿越时光站在了他的面前,还是那么时髦,随时能把流行文化的大潮拍死在沙滩上。

“要我去抢回来吗?”Bucky就着Steve的手,舔了一口对方刚刚下意识地给他拿过来并且拆开了包装的黄油冰激凌,Steve像是被烫了似的,总算他以四倍的意志力稳住了自己,没把冰激凌甩对方一脸。他不自然地把冰激凌递给Bucky,扭过头看向窗外:“暂时不用,我怀疑……”

“肯定是有人故意,节目组安排的,通过这种分配方式增加选手互动,激化矛盾,让事情变得很戏剧化,没准还会有人跳出来哄抬香烟价格,或者……自愿被强暴……”这个词一定被下了毒,在冬兵的舌尖一滚,前一天晚上那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就撞了一下他的腰,弄得他几乎演不好他的角色,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又啃了一大口凉飕飕的冰激凌,才干巴巴地说完了剩下的单词:“……为了换条压缩饼干之类。”

Steve仿佛没注意到他的不自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娜塔莉亚也这么说……哦,就是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很会玩电脑,伊琳娜修好了发电机之后,她想办法黑了节目组传视频的发射器,连上了互联网,没想到真有几百万人订阅观看这个节目,还有人气投票什么的。”

“观众一定都会迷上阿丽娜。”Bucky勾起嘴角,胳膊肘撑在窗台上,舔了一口冰激凌,瞧着Steve映在玻璃上的影子微笑:“那么令人着迷的金发,还有闪闪发光的蓝眼睛,谁不会呢。”

Steve往前走了半步,恰巧看到那个美女模特匆匆忙忙地跑过哨站前的空地,她美丽的发卷在西伯利亚午后稀薄的阳光里,随着她的脚步一跳一跳的,金子般光彩夺目。

“不是好事。”Steve拒绝承认他有那么一点尖锐的嫉妒,就跟七十年前Bucky勾肩搭背地跟女孩子跳舞,或者花光最后一毛钱给某个叫多多的女孩子赢玩具熊的时候一样,站在挚友或者手足的立场上,他不应该嫉妒,可惜他的立足点一向不怎么太稳固,尤其是世界已经变了,跨越时间,故人都已不在,他只剩下Bucky。

只有Bucky认识他,不是美国队长,不是那个被人们当做超级英雄的穿国旗的男人,而是Steve Rogers,布鲁克林的傻小子,死硬死倔,随时打算牙尖嘴利拳头硬地收拾恶棍、不管自己是不是打得过的小怪物。

所以,Bucky注定是他不能缺失的另一半自己,没有了眼前这个人,Steve就会是一只残缺的困兽,还能战斗,却生不如死。

所以,我这是想跟Bucky组CP吗?

Steve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这个新鲜的词汇还是娜塔莉亚刚刚从流行文化的那一头扔到他脸上的,红发女孩的原话是:“大概就是有那么两个人,观众爱看他们有爱的互动,并且坚信他们是彼此的唯一,可以灵肉合一了,比如X教授和万磁王,福尔摩斯和华生,哦对,还有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

这例子是多么恰当啊,美国队长本人简直庆幸自己未卜先知地贴了一脸大胡子,他可不想被一个女孩子发现尴尬地满脸通红,他试图解释,却不知道从何开口,毕竟娜塔莉亚给他讲的那些什么“青梅竹马”“相爱相杀”“为了对方对抗全世界”之类组CP的必备条件,他和Bucky全都满足,对于他故作镇静地强调“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是最好的朋友”,娜塔莉亚不屑一顾,她甚至还给他播了一小段视频,新闻里的,监控摄像头清晰地录下了美国队长不要命地拉住一架正在起飞的直升飞机,只为了留下冬日战士。

“我可做不到,哪怕是为了我最好的朋友。”娜塔莉亚咕哝着关掉了视频,手写笔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屏幕里所有参赛者的照片,断定甜蜜的罗马尼亚富二代会被看起来就很有手段的瓦维利奇纳入后宫,跟美丽迷人的阿丽娜一起,演一出狗血的三角大戏,让观众们争吵好几个月。

这不可能。Steve断然地走了,四倍听力让他走出房间以后还清楚地听到娜塔莉亚笑眯眯地跟看起来也脱离流行文化很久的伊莲娜解释:“每一对CP都有不同的支持者,有时候他们彼此之间会掐得死去活来,就像自己谈恋爱,恨不得掐死情敌们。”

Steve惊觉自己还没跟Bucky组CP,就已经开始跟臆想中Bucky的其他CP对象掐了个死去活来,这真的太丢人了,美国队长艰难地删除晦涩难懂的二次元逻辑,伸手捏了一下Bucky的肩膀:“总之……我们需要食物,还有睡袋,也许在房间里搭个帐篷也会很不错,毕竟……零下四十度?”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破了洞的窗户,裂口子的天花板。

“可能更低。”Bucky讨人喜欢地眨巴眨巴眼睛,抹掉了偶尔会闪过的冬兵惯常的凉意,他侧头看向Steve,甜蜜地笑起来:“所以,你来搞定……帐篷……还有睡袋?”

他没等Steve回答,就囫囵吞了剩下的冰激凌,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黏糊糊含混地宣布:“我去弄吃的,我要吃肉!”

用电力和燃料换五个睡袋两顶帐篷真是太容易了,不过Steve刻意多花了点时间跟瓦维利奇谈判,顺便谨慎地观察了一下他身边的其他参赛者。按照情报,那个外星杀手残忍细致,而且十分喜欢炫耀自己的凶残,Steve不知道这一次对方会选择低调地等待机会还是一开始就开始自己的表演,所以他试着记住所有人的动作特征,并且保证至少跟每个人聊了一两句。

西伯利亚的冬天白昼很短,Steve带着睡袋和帐篷回去的时候,Bucky也刚回来,他一只手拎着两只肥壮的西伯利亚雪兔,一看到Steve就乳燕投林似的凑过去,强行跟他交换了手里的东西,然后拔腿就跑,十分殷勤地招呼女孩子们来拿睡袋。

Steve要被他逗笑了,趁乱胡撸了一把Bucky乱蓬蓬的短毛,就拎着兔子走了,以前在欧洲战场的时候,咆哮突击队也偶尔会打点野味抚慰被午餐肉荼毒的舌头,所以剥皮破肚这种事Steve做得十分娴熟,他甚至抓了几把积雪,使劲擦干净了兔皮上的血迹——晾干以后可以给Bucky做一副鞋垫,那家伙为了演好什么罗马尼亚富二代也是拼了,脚上那双有三个搭扣的靴子根本就是样子货,只适合在城里走走红地毯,在西伯利亚的荒原里,绝对中看不中用。

Steve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知道应该是生气还是心疼,只能更加凶狠地摩擦着手里的兔皮,直到他听见一声闷响。

来自不远处的树林里。

天几乎已经黑透了,贸然走进可能有棕熊和老虎出没的树林不是一个好主意,不过Steve只迟疑了一秒钟,就拎起处理好的兔子,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

他走了不到五百米,就嗅到了血腥气,依他四倍常人的目力,依稀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两棵白桦树之间,倒卧着一头依然在不停挣扎的驯鹿,它的前腿断了,喉管被人紧紧咬着,已经必死无疑。

那个人听到了Steve的脚步,凶狠地抬起头,嘴角还带着热腾腾的鹿血,一双眼睛狰狞如同荒原的狼——是独往独来的老猎人谢尔盖,Steve本想问一句:“要帮忙吗?”不过见此情景,他还是客客气气地退了两步,举起双手表示他并无恶意,也不会抢夺猎物,然后就在对方警惕的注视下,原路返回了。

“我知道,他在两棵树之间设了绊绳,然后用哨子模拟鹿的叫声,吸引落单的倒霉鹿。”Bucky认真地啃着一条烤得香喷喷油腻腻的兔腿,含含糊糊地说他在树林那边看到了谢尔盖的窝棚,看来谁也不相信的老猎人打算在那里安营扎寨,离群索居:“难道他真是为奖金来的?”

Steve笑了一下,他很想伸手抹掉Bucky嘴角的一块油渣,不过艰难地忍住了,他瞟了一眼旁边烤着火窃窃私语的女孩子们:“谁不是呢?”

“我呀。”罗马尼亚富二代眼睛弯弯的,在Steve毛茸茸的胡子上面流连了一秒钟,十分入戏地笑出声:“约会已经开始了,Steve。”


评论(28)
热度(33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