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幸存者05(甜虐,肉渣,队三后,HE)

前文

01-02

03

04


05

 

讲道理,无所不能的美国队长其实不太知道真人秀是怎么回事。七十年前,绝大多数美国人根本没有电视,新闻来自收音机和电影院的新闻片,七十年后,美国队长忙着维持世界和平,尽管抽时间恶补了许多新世纪的知识或者泰国菜,他与流行文化之间依然隔着一条深刻的时代鸿沟,彼此都觉得对方非我族类。Steve不确定“真人秀”里应该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做给观众们的“秀”,他本能地察觉了自己正在失控,为了“秀”而表现出的性格和行为掺杂了太多似是而非的真情实感,让他在看着Bucky的背影的时候,一不留神就有些入迷。

尽管后者不过是没型没款地蹲在那里,饶有兴致地看同伴修理老旧的苏式柴油发电机。

这台发电机是Bucky找到的,大概是这种冷战时期的前苏联哨站让他在某种程度上觉得有些熟悉,总之,他“只是在附近随便逛逛”,就凑巧在距离哨站不到五百米的一处枯井里,找到了一台坏掉的柴油发电机。

更令人意外的是,那个看起来苍白憔悴的家庭主妇伊琳娜竟然精通机械修理,按她自己的说法,要不是因为糊里糊涂结婚生子,这位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高材生本应成为一位令人尊敬的女性工程师。

“我猜他们可能还有备用的零件甚至燃料,要不要再去找找?”Bucky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他可能凑得太近了些,Steve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冰天雪地的户外,Bucky灼热的呼吸贴着他的耳垂,把他四倍意志力的脑子烧短路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距离哨站至少两公里的荒原上,没人注视,甚至连摄像头都被他们“不小心地”掉在了哨站里,Bucky几乎是下意识地收起了属于巴恩斯的笑容,围巾遮住半边脸庞,眼睛里无悲无喜,类似等待猎物的野兽,类似随时可以出鞘的刀。

可是Steve不觉得危险,也不会触发这个二战老兵本能的警惕,无论冬兵还是詹姆斯·巴恩斯,都是他的Bucky,时光过去七十年,从布鲁克林的小巷子到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Steve和Bucky始终是彼此的刀,彼此的盾,彼此的野兽,彼此的巢穴。

“这里。”Bucky忽然停下来,俯下身子,用他那只金属手飞快地挖开结着一层薄薄冰霜的土地,下面果然露出一块锈迹斑斑的铁板,中间的红星也已模糊不清:“他们会在三公里半径的范围内存放备用的武器和补给,运气好的话,也许还有罐头和压缩饼干,保质期号称有好几十年那种……”

“等等,安全吗?”Steve画蛇添足地抓住了Bucky正准备暴力砸锁的左手,他心里知道这只新的金属手有仿真皮肤、先进的压感和温感装置,但毕竟不是真的,就算受伤也不会疼,更何况这不是什么悬疑探险小说,苏联人没必要在自己的备用补给站设陷阱放埋伏,只是他还是担心,以及,不由自主地想要触碰Bucky,想把他按在墙上……

心思已经被罐头和压缩饼干勾走一大半的Bucky完全没注意到Steve心里这一番百转千回的做作,一面不在意地摇摇头,一面十分凶残地连砸带扯,破坏了半个世纪前的古董锁。他利落地掀开铁板,伸手进去试了试悬梯的结实程度——那玩意跟休息室的铁柜一样,由螺栓固定在水泥浇筑的墙体上,年深日久,冬日战士没怎么用力的一扯,它就稀里哗啦令人牙碜地响了一阵子,摇摇欲坠。

Bucky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左手撑地,刚想直接蹦下去,他就被人拦腰抱住了。

昨晚的“意外”真是个好事,冬兵发誓他只是下意识地瞄了一眼Steve的右脚腕,一点也没有试图用铁胳膊抓住它,然后将那个竟然敢从后面抱住冬日战士的家伙狠狠摔个大马趴,脸先着地那种。

“深度不会超过五米。”冬兵惊讶于自己竟然能好言好语地解释长着眼睛就能看出来的状况,一定是巴恩斯在捣乱,毕竟在婆婆妈妈瞎操心这件事上,那家伙跟美国队长一模一样,他甚至来不及阻止那家伙代替他开了个玩笑:“……也没养着西伯利亚大老虎。”

Steve大概被他眼睛里的那一点笑意给烫到了,刚刚还大言不惭地跟冬日战士谈什么安全和谨慎的美国队长,几乎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先蹦了下去,落地以后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小手电筒,照了一圈,确定安全之后,仰起头,伸开手臂,看着Bucky露出一个足以拍摄牙膏广告的明亮笑容。

冬兵这辈子做过无数次记得或者记不得的垂直速降,武器对于包括疼痛和恐惧在内的人类本能都不屑一顾,可是他的噩梦里始终有一次无尽的坠落,在他每次往下跳的时候,都让他的胸腔内部莫名疼痛,在生不如死或者不知生死的七十年里,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武器,他依然有一颗人类的心脏,以及被忘却了的重要的事。

就跟个七年级的傻大个似的。冬兵在心里默默地嫌弃了一下美国队长的幼稚举动和傻乎乎的笑容,却不由自主地迎合了对方的期待,他跳下去的时候,甚至还稍稍调整了一下身体的角度,确保Steve能稳稳地接住他。

Steve毫无必要地把他紧紧抱了好几秒钟,他的脸颊埋在冬兵的肩窝,乱蓬蓬的胡子弄得冬兵的脖子有点痒,可是他没法推开Steve,甚至迟疑地举起没被对方攥着的左手,不得要领地放在Steve的背上,尽可能轻地拍了两下。

这只能当手刹能拔方向盘能捏碎人类骨头的铁胳膊从未干过这种充满感情的细致活儿,冬日战士人类的那只手紧张得手心冒汗,一颗心怦怦乱跳,简直是丢尽了属于武器和杀手冷静自持残酷决绝的体面。

算了,那玩意本来也没什么用。

冬兵自暴自弃地想着,放任自己也把头埋在Steve的肩窝里,染发剂残留的味道让他很不愉快地打了个喷嚏,这家伙像个小动物一样沉迷于气味带来的安全感,简直急不可耐地想把外星杀人犯事情搞定,赶紧回家,把Steve用他喜欢的草莓味儿洗发水和橘子味儿沐浴露搓洗三遍,哦不,最好四遍。

他在心里凶残地把美国队长剥光按进浴缸里、甚至开始在对方线条优美的胸肌上打泡泡的时候,Steve终于放开了他,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转过头,用那个小手电筒漫无目的地扫了几下斑驳的水泥墙壁:“我们……”

“……找找有什么能带走……”Bucky紧张地咬了一下嘴唇,飚出一串含混不清的俄语,然后是德语,后来他终于找到了英语频道,他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竟然会这么蠢,心情复杂地开始列举名词:“……备用零件,食物,燃料……”

多傻啊,美国队长哎,咆哮突击队的队长哎,他们端过那么多希特勒的军工厂秘密基地,他会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吗?

可是Steve就那么笑着看着他,蓝眼睛闪闪发光,那么认真那么热切,一副恨不得摸出个小本子把他说的话都记下来的样子:“好。”

冬兵觉得应该有一部法律禁止美国队长用这种低沉温柔充满感情的声音讲话,要知道,这个人本来就最会演讲,几句话就能策反神盾局好几百个训练有素的特工,配合这样的声音,简直应该被列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可以跟冬日战士或者原子弹摆在一起展览的那种,超级武器。

他使劲揉了揉乱蓬蓬的短发,努力忽略自己越来越烫的耳朵尖,逃跑一样钻进了右手边的一条低矮的巷道。

这只是一个废弃哨站的备用补给站,只有一个仅能容纳两三个人的防空洞,冬兵和美国队长飞快地搜索完了整张地图,唯一遭遇的活物是更慌不择路的两只耗子。

他们的运气相当不错,找到了一整箱替换的维修零件,都用防水的油毡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几乎是全新的,完全可以使用,还有好几桶依然可以使用的固体燃料,以及一箱不知道放了多久、被老鼠祸害了大半的压缩饼干。

“看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Steve一面利落地把箱子捆在一起,一面闲聊似的说着。

今晚,睡觉……

前一天晚上刚刚琢磨着他的朋友、拆了个小帐篷的Bucky对这两个词格外敏感,他舔了舔嘴唇,敷衍地哼唧了一声,却又忍不住偷瞄Steve,同样做过贼的美国队长却好像一点也不心虚似的,十分公事公办地跟他商量:“我们可能得一起,照看那些女士们,还得解决那个……你知道。”

不就是个杀人犯吗!为什么要说的这么暧昧!

冬兵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想歪了,他欲盖弥彰地又舔了舔嘴唇,故作淡定地把零件箱甩在背上,用铁胳膊拎起两桶燃料,当先就走。

机智如同美国队长,当然假装没看出来厉害的冬日战士走得气势非凡却同手同脚,还差点撞上防空洞的门框。


PS:真人秀的其他选手绝大部分是原创人物,剧情需要NPC。

主线剧情其实是花式秀恩爱

评论(30)
热度(329)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