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幸存者04(甜虐,肉渣,HE)

01-02

03

04

 

哨站的食堂第二天一早就变了样。

Steve昨天晚上就没睡好,辗转反侧都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有那么一阵子,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还是依然被冻在冰里,眼前的一切都是过往的幻影和麻痹自我的想象。他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后背都是冷汗,愣了好几秒钟,才终究确认,他是醒过来了,还找回了被那列火车夺走的Bucky。

一切都会好的。

美国队长难得自欺欺人地跳过了昨晚尴尬的那部分,打算心平气和地跟Bucky谈谈,既然他不肯一个人回去,他们就需要一个计划,搞定任务,然后一起回家。

这番深思熟虑让他花了比平时多的时间才打理好自己,甚至还去哨站外面跑了两圈,以至于他带着雪沫子和寒气走进食堂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前一个晚上,参赛者们围着长长的原木桌子吃肉喝伏特加,跳舞唱歌,让这个荒原里的哨站食堂看起来竟然像个文明世界的俱乐部或者夜店什么的,温暖又热闹,然而黑夜过去,白昼来临,文明就让位蛮荒,欲望将会代替秩序。

节目组的卡车带走了临时提供暖气和照明的发电机,惨淡的阳光斜斜地透过高高的天窗有气无力的射进来,屋里冷飕飕的,十几个参赛者三三两两的割据了所有的角落,抢占了绝大多数木头凳子。

呵,抱团,分赃,划地盘。

Steve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像是大萧条时代校园里那些混混干的,想来时光过去近一个世纪,人类用互联网代替了蒸汽机,人性却还是一样没什么长进。

他本想抱着肩膀,倚着门框看看热闹,顺便评估一下这些未来的对手或者盟友,寻找凶手的蛛丝马迹,可惜等他看清楚了这些人准备分的“赃”、划的“地盘”,美国队长就不淡定了。

节目组临走之前,很有良心或者说是别有用心地给参赛选手们留了数箱给养,花里胡哨地堆在长餐桌底下,而长桌上面,则挤着其他的参赛选手,包括三名女性,以及,某个好看的罗马尼亚富二代。

也许因为昨天晚上的“意外”,冬日战士无师自通地找到了应付真人秀、也许还有Steve的好办法——他放任自己像七十年前那个巴恩斯一样,毫不吝啬地播撒甜蜜又讨人喜欢的笑容,谁跟他说话,他都会用那双好看极了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人家,无比认真。

他好像对房间里暗潮涌动的危险气氛毫无感应,双腿一屈一伸,悠闲地搭在桌沿,嘴里叼着一只一次性的塑料勺子,看来是热切地想要把手里那盒比他脸还大的黄油冰激凌介绍给那些被这阵势唬得脸色惨白的女孩子们。

简直毫无战利品的自觉,太不像话。

Steve忍不住瞪了他一眼,Bucky也恰巧被他进门的动静吸引了,两个人目光一对,没胡子的那个就怂了,Bucky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用舌尖卷走了嘴角的一圈奶油沫。

这个小动作让美国队长觉得就算血清给他八倍自制力也根本没用,有那么一刻他心里眼里只装的下这么一个人,只想把这家伙放进口袋里拎回家,不给人碰,甚至连看都不许别人看。

他甚至发现,这么看着他的朋友,喉头就会不自觉地动了一下,又一下,疯狂地想要尝一口那种俄罗斯特产的冰激凌。

Steve做贼心虚地把目光挪开,断定自己一定是因为没吃早饭,有些饿了。

“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聚集了最多参赛者的那个角落传来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说话的是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眉清目秀,身材颀长,神似雷神托尔那个擅长惹是生非的弟弟洛基,只是多了副眼镜,难为他在这种冰天雪地的荒原里还能把自己打理得如此油光水滑,简直像是给人表演什么叫衣冠禽兽的。

说老实话,美国队长从来没从事过专业的刑侦工作,对于如何识别一个连环杀手并没有什么心得,他为了这次任务阅读的那些犯罪学资料只能让他得出一个结论——每一个连环杀手都是完全不同的,任何先入为主的想象都会让事情变得更棘手,更何况这一次凶手还是拥有变形能力的外星人。Steve原本就没打算找到那个人,他准备让那个人来找他——成为一个绝妙的、让凶手无法拒绝的谋杀对象,然后在对方动手的瞬间,解决问题。

所以Steve根本没打算掩饰自己的锋芒,他扬起下巴,轻蔑地瞥了一眼那个山寨版的洛基,招手叫Bucky过来充当英语翻译。

山寨的洛基,他的名字是瓦维利奇,对这种约等于抢人的行为不动声色,他藏在平光镜后面的绿眼睛里闪着捉摸不定的光,显然也在评估这个美国人的实力,隔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冰天雪地,重要的给养统一放在安全的地方,集中管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诸位应该都明白吧。”

“就是说他要全拿走。”Bucky·新晋翻译·Barners透过现象看本质,简意赅地将瓦维利奇说的那一堆漂亮话归纳出了重点,生怕在场的其他选手没学过英语一百句,他十分好心地又用俄语说了一遍。

Steve简直要被这种理直气壮地挑拨离间逗笑了,他笑眯眯地看着Bucky,完全不在意他眼睛里热切的欣赏和喜爱被数以百计各种角度的摄像头传到全世界。

他恨不得60亿人都知道,这个地球上最甜蜜的家伙是他的。

房间里的气氛却被这句话给点着了。

经过了一个晚上,三十名参赛者自然形成了不同的阵营,瓦维利奇拉拢了绝大部分男人,除了几个有军队背景的壮汉,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地把指骨捏的咔咔响,看来随时打算一拳砸断瓦维利奇高挺好看的鼻梁骨,不过首先打破房内僵持气氛的却是独往独来的老猎人谢尔盖,他慢吞吞地走到长餐桌旁边,对桌上那些美丽的女孩子视而不见,俯身拖出一箱伏特加:“那就不必了。”

瓦维利奇手下的人马上就炸了,叽里咕噜地吼叫着冲过来,指手画脚地嚷嚷着,Bucky瞥了一眼Steve,带着那种甜蜜的笑容“翻译”:“他们在互相问候彼此的父母,争先恐后地宣称自己跟对方的祖父母有亲密关系。”

肯定是有人跟他说过Language的梗了!

多半是Sam,美国队长的好兄弟猎鹰先生从来不错过任何跟美国队长有关的笑料,并且热衷于分享给所有的损友们。

可是这种灵魂翻译来自Bucky,所以轻而易举地取悦了美国队长,Steve瞧着他的挚友,眉间那道深刻的竖纹就不自觉地舒展了,有那么一刻时光倒转,仿佛他们还在布鲁克林那些乱七八糟的小酒馆里,点两杯廉价的汤力水就消磨一晚上,调侃时局,吐槽邻居,搭讪姑娘,被愚蠢的老笑话逗得前仰后合,笑得喘不过气。

那些回不去的旧时光。

美国队长意识到他有点走神的时候,另外两拨人已经从“对骂”升级到了“推搡”,看起来马上就会动手,对矛盾升级起到了重要催化作用的翻译先生侧头征询地瞧着他,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Steve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有那么一点点想把某个人用力地按在墙上,禁锢在他有力的手臂之间,暴力镇压所有犹犹豫豫意思意思的反抗,但是,想让美国队长有这种“妖精打架”冲动的对象显然有且仅有Bucky一个,他一点也不想参与斗殴。

尤其是群殴。

他向前两步,不露声色地把Bucky和悄悄聚到他身边的女性参赛者挡在身后,他相信包括瓦维利奇在内的其他参赛者注意到了,可是没人提出异议——西伯利亚的荒野有魔力,让这些人模狗样的都市人在一夜之间就获得了野兽般的直觉,本能地知道有些家伙不太好惹,有些人画出了底线,就不容质疑。

Steve就在几波人忙着打群架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带走了Bucky和女性参赛者们,以及……唯一的一箱黄油冰激凌。

 

PS:看看后面的提纲简直是PWP预定【别信

评论(33)
热度(324)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