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9end(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巴基从来没想过他会死在罗杰思前面。

毕竟,从他们还是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开始,罗杰思才一直是那个身体最不好、练功最用功、打架最不要命的家伙。巴基小的时候觉得罗杰思会被一阵风吹跑了,会因为着个凉就咳血而死;长大一点,他又开始担心罗杰思被地痞流氓打死,或者因为练功太努力而走火入魔;等到了神盾军中,他会担心敌军太坏,担心刺客,担心罗杰思太耿直得罪了朝中重臣……他唯一没想过的,大概就是他会死在罗杰思面前,不得不看着那个总像团无坚不摧的火焰似的男人,变得了无生趣,温暖的笑容再难一窥,整个人躲在络腮胡子后面,日渐憔悴。

他刚刚以猫的身份活过来、回到罗杰思身边的时候,曾经暗暗发誓,这次他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要像他以前承诺过的那样,一生一世陪着罗杰思。

可能他发誓的时候被油炸小鱼干或者酸甜的李子干分了心,总之,一不留神,他又死了一次,算上猫,可能是两次。

巴基被冻住的时候,简直不敢看罗杰思的脸色,他向来又拽又狂,谁的话也不听,谁也不在乎,可是罗杰思用那种不赞同的眼光瞥他一眼,他就能立刻找回理智,检讨自己不够谨慎的地方,把事情做的稳妥又漂亮。

跟罗杰思不太一样,巴基的记性不太好,或者说是特别心宽,得罪过他的人,他出了气也就忘了,爱过他的姑娘,他客客气气拒绝了,也就不记得了,生前死后,活过来变成猫又死了,所有鲜明的记忆都只有罗杰思一个人,巴基觉得他可能是上辈子欠了罗杰思特别大一笔钱,这辈子所思所想所有的爱恨,全都给了他一个人,还只怕不够。

巴基简直不知道要是这么死了,留下罗杰思一个人,他可怎么办。可是却又知道,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大概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迎着刀撞上去,毫不犹豫地撕掉那根邪恶的手臂,毫不犹豫地炸掉佐拉的鬼影,没办法,这些麻烦的事总是找上门,总得处理,那时那刻,他最合适。

这就是命吧。

巴基的魂魄一回生二回熟地跟身体分成了两截,不过即时赶到的旺达强行把他们冻在了一起,身体无知无觉,魂魄似睡非睡,他恍惚间似乎回顾了自己短暂却十分跌宕起伏的一生,然后影绰绰地听到罗杰思的声音。

“这回,你要是敢死了,我就找你去。”神盾大帅的声音很温柔,甚至还带着笑意,可是巴基知道,他的小史迪薇说出的话,每个字都像个钉子,砸在地上留个坑,永远都是言必信,行必果,他是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巴基的魂魄被吓得一哆嗦,却又动弹不得,只能忧愁地想,亲爱的,这事儿我说了真不算啊。

然后他就被亲了。

那温暖又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巴基的魂魄都硬起来了,他现在特别想撕了罗杰思的衣服,贴上他好看的胸肌,把那些打着卷的胸毛都舔得湿哒哒的——他知道罗杰思的每一处敏感点,在他还是猫的时候,没少假装无辜的四处点火,可惜那时候的罗杰思就像老僧入定,一点也不想对着猫给自己撸一发,被他撩出火也就去冲冲冷水,或者到后面的池塘游一圈,弄得猫都不好意思再闹了。

他沉醉在这个久违的吻里,根本没留意到罗杰思往他嘴里塞了个甜丝丝的小球,那玩意还滑进了他的喉咙。

那时那刻,他只想活过来,想要回应这个悲伤到极致绝望到极致却又甜蜜到极致的吻,想要拥抱他的爱人,想要再次跟罗杰思合为一体,翻云覆雨,剪烛夜话。

渐渐的,他感觉到了罗杰思温柔又霸道的抚弄,感觉到了久违的火在他的四肢百骸里乱窜,他想要大声地呻吟,不管那样有多丢脸,想要用仅有的一只手把罗杰思的后背挠出几道狰狞的红痕,像是专门调皮捣蛋的猫……他渐渐地感觉到了身上的重量,还有灼热而滚烫的情欲。

他尝到苦咸滚烫的泪水,不是他的,他没法容忍这样的事在他眼前发生,谁也不能让罗杰思伤心,他自己也不行。

粗糙的舌头舔掉了罗杰思眼角的泪水,让神盾大帅下意识地侧过头,黑猫金铃铛似的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它还站不稳,却用毛茸茸的脑袋使劲蹭了蹭罗杰思脖子的侧面。

有那么一刻,罗杰思以为他的下半辈子只能跟猫一起过了——那不够好,可是只要是巴基,不管是人是鬼是猫,甚至是只朝生暮死的虫蚁,罗杰思都能跟他过一辈子,他几乎笑了,伸手挠了挠猫的下巴,还没来得及感慨一下,后背就被狠狠地挠了一爪子,被他压着的那个人抬起胳膊搂着他的肩膀,有气无力地骂街:“操,你就放着我,去撸猫了?”

罗杰思这回是真的笑出声了,他笑着低下头,亲吻那双藏了小金乌的眼睛,轻声说:“怎么会,咱俩之间,可有不少账要算呢。”

巴基像猫一样舔了舔嘴唇,吐出符咒消失时留下的最后一口冷飕飕的寒气,扬眉挑衅:“来呀,我会怕你?”

他好像忘了,这么多年来,罗大帅一直是放高利贷的,在床上算账的时候,绝对跟上战场一样,勇猛无敌,他么,沦陷得丢盔卸甲,只是时间问题。

 

 -FIN-

 



评论(9)
热度(231)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