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8(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倪富瑞带着他过于美貌以至于经常被认为不是亲生的女儿倪希儿赶到布鲁县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大雪覆盖了遍地劫灰,整个县城,除了战斗最激烈、塌了不少房子还毁了一棵树的那条巷子以外,看起来还算正常。

神盾军的人都聚在县衙里,巴基的状况很不好,他已经死过一次的身体遭受了佐拉非人的改造,然后又被他自己的魂魄强行扯成两截,最后,他甚至毫不怜惜地把佐拉放在他身体里、用来固魂安魄的法器当成武器,干脆利落地炸掉了佐拉那一大团炼化过的鬼影怨气……这种伤己一千再伤己八百的打法简单粗暴,效率奇高,可见巴基不管是人是鬼是猫,就是改不了的一身又硬又臭的坏脾气,和罗杰思一模一样,仿佛生来就是给世人演示什么叫“男儿到死心如铁”的。

幸好旺达及时赶到,用三道寒冰符咒临时冻住了他的身体和魂魄,否则现在,神盾军的高手们已经可以考虑买什么棺材,选哪块墓地了——多半还得连他们家大帅那份一起准备着,虽然现在看来,救活巴基的希望也不大,多半只是给了罗杰思一些处理后事的时间而已。

郭县令忙成了一只陀螺,已经完全顾不得琢磨为什么巴副帅死了又活了又半死不活了,对于传说中遇刺身亡却突然出现在县衙的倪大帅也接受良好,甚至淡定地给他也端了杯龙井,一样用五彩盖碗装着,后者不由觉得这是个人才,等此间事了,可以提拔到神盾军中效力。

倪富瑞喝了两碗茶,终于硬着头皮,到后院去敲罗杰思暂居的客房门。

他的手指刚放在门板上,罗杰思就从里面打开了门,出乎意料的,他的脸色如常,甚至刮掉了从巴基死了就一直留着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十来岁,英俊又精神。

可是倪富瑞还是特别紧张,哪怕他现在一条胳膊还吊着,腿也有点瘸,三根断了的肋骨还没完全愈合,更别提肺上的贯穿伤了,以及尽管以上全部都是银手巴基的杰作,面对罗杰思的时候,他本能地开始道歉:“我不知道巴基的事。”

罗杰思盯着他,眉间皱起一道竖纹,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佐拉?嗯?”

倪富瑞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一根手指竖起来,指了指上面,罗杰思微侧身让他进来,后者小心地关上了门,压低声音:“佐拉据说有长生之术,先帝便朱笔一挥,特赦了他的死罪,专门让他在大内炼制长生丹……”

罗杰思冷笑,自古帝王将相,活不够的家伙总是太多太多,为了一己私利,为了虚无缥缈的事,放任佐拉这样邪恶的人继续为祸人间,像是那个怕死的老头能干出来的事。只不过几天前,先帝还是死了,太子马上就要继位,可见是白瞎了工夫。

“佐拉精擅换魂邪术,我当时注意到了他以万千生灵为祭品,炼养鬼影,图谋不轨,便想要向先帝进谏,没想到佐拉竟然察觉了,派了巴基过来……我别无选择,只能假死躲过一劫。”倪富瑞叹了口气:“现在想来,也许巴基就是第一个牺牲品。”

罗杰思打量着他那一身狰狞的伤痕,知道他的老伙计几乎丢了性命,此刻可怜巴巴地求原谅,他似乎也不好继续追究,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巴基和猫,轻声说:“大概就是命吧。”

倪富瑞凑近了些,低声道:“我赶过来,就是想跟你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罗杰思立刻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却又不问,向来勇敢无畏的神盾大帅,在涉及巴基的事情上,总是这么丢人的畏首畏尾,就算有一线生机他也要烧出一条路来,可事到临头,竟然不敢真的抱什么希望。

“长生丹。”倪富瑞一字一句:“你想,佐拉为什么要派巴基来杀张尚书?”

户部的这位前任张尚书,出名的心黑手狠,过手的银钱粮草样样都要雁过拔毛,绝无例外,哪怕是赈灾劳军的救命钱粮,也照样要揩出些油水,中饱私囊,因此他会被人杀了,在罗杰思看来实在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毕竟,恨他的人实在太多了。此刻倪富瑞提起,他才转念往深里想了想,的确,为什么是巴基?

“那胖子扣了瓦坎达国王进献的礼物,所谓‘天神的果实’,我们这儿就叫它‘长生丹’。”倪富瑞显然很有把握:“我细细审了伺候佐拉炼丹的太监,所谓换魂之术,就是以生灵为祭品,以怨气为载体,把人的三魂换到另一具健康的身体里,而要让身体和灵魂完全契合相容,就需要长生丹。”

“你是说,张尚书偷梁换柱,拿走了真正的长生丹?”罗杰思脸色微微一变,他讨厌官场的蝇营狗苟,却毕竟沉浮多年,倪富瑞开个头,他已经明白了——先帝年老体衰,必定是选好了一个健康的年轻人,由佐拉实行换魂邪术,以求续命长生,却因为真正的长生丹被张尚书偷走,功亏一篑。而佐拉很可能就是因为邪术反噬,才变成了那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他多半没安好心,只想自己长生不老,不过无意间打断了佐拉的邪术,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倪富瑞轻巧地绕过了宫廷里那些不能提,话锋一转,看向巴基,声音更低:“魏尔森和旺达跟我说了前后经过,佐拉既然没能重新获得身体,多半是没来得及拿到长生丹,东西……还应该在巴基身上。”

罗杰思没接话茬,他明白倪富瑞的意思,长生丹能固魂安魄,正是现在巴基最需要的,只是……这东西原本是贡品,现在好像应该算是脏物,扣下自己用了,怎么想也不太对劲。

“瓦坎达的王子殿下到京城的时候,我跟他聊过几句,王子殿下说,长生草五十年结一次果实,是天神赐予的礼物,只有正直勇敢的灵魂才能得到天神的祝福。”倪富瑞笑了:“恕我直言,无论先帝、佐拉或者那个死了的张尚书,都不配用它。更何况,此物逆天改命,真落在那样的人手里,没准就成了天下苍生的一场浩劫。”

倪富瑞真的比罗杰思会当官,一点小事也能说出一片锦绣文章来,于情于理,都让人无法拒绝,罗大帅竟然被他给逗笑了,眉头微舒:“我还是先问问旺达。”

“也好,这些怪力乱神的事,自然是问了大巫才更放心些。”倪富瑞瞥见枕头旁边那只也被冻得硬邦邦不知道能不能活的黑猫,扬了扬眉:“瓦坎达自古以黑豹为图腾,连国王的盔甲上,都有猫爪和猫耳,看你这儿也恰巧有个黑猫,倒觉得是天意注定,命不该绝。嗯,只要能找到他把长生丹藏在哪儿了……”

罗杰思笑了,伸手从床头柜上那一堆零七八碎的玩意里扒拉出了巴基的弩匣,掰开盖子,两根手指在盒盖内侧随便一摸,就抠出一枚药丸,指甲盖大小,用黄蜡封着,上面清清楚楚地模印着一只伸爪弓背的黑豹,一看就知道是来自瓦坎达。

“从小到大,什么都藏在这儿,还以为谁都不知道,死性不改……哼,当真是死也改不了的蠢货。”罗杰思骂了一句,眼睛里却满溢了毫不掩饰的温柔和笑意,让倪富瑞立刻就觉得自己依然呆在这里有点太多余了,于是用他那只完好的左手,艰难地抓住罗杰思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黑豹王子告诉他的长生丹用法,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魏尔森新招了个精通偃术机械的师傅,姓朗,手艺没的说,我觉得能帮他造条新胳膊。”

罗杰思明白,倪富瑞和其他人一样,希望他重回神盾军,不过在巴基活过来以前,他不想做决定,只是随便敷衍过去了。倪富瑞见好就收,告辞离开,毕竟,跟情绪不算很稳定的罗大帅进行高强度的交流,实在费神费力,不利于他这样的重伤员恢复健康。

 

==============

下章完结~

评论(8)
热度(179)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