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7(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夜半三更,雪落无声。

一条曲曲折折的死胡同,巷子口摆着一只巨大的木桶,用来盛放周围百姓们的生活垃圾,每隔三天,有专门的伙计赶着马车收拾。

罗杰思就站在木桶后面,抱着一把新买的单刀——依然来自布鲁县唯一一家铁匠铺,考虑到他们平日里主要打造农具和厨具,基本不卖凶器,这把刀要是再断了,罗杰思就只能去买把菜刀防身了。

黑猫巴基缩在他的棉袍里,眯着眼睛,靠着他线条优美的胸肌打盹,却十分警惕地露出了尖尖的耳朵——大巫旺达在城里布下了诱捕鬼面的天罗地网,诱饵……就是猫和大帅。

“你的身体会本能地接近失落的魂魄,另外……”旺达咬了一下嘴唇,心虚地瞥了一眼他们家大帅,罗杰思一直拿她当自家晚辈,他揉着黑猫的毛,难得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他身体里承载爱欲的七魄还在,我也是很有吸引力的诱饵,对吗?”

就是这么回事。旺达假装严肃地回答:“我会做好防护,不会有危险。”

罗杰思难得笑得如此温柔,眼睛里的光芒甚至就像个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少年,他摇了摇头:“没关系。”

“他可能会动手。”魏尔森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家大帅,毕竟巴基的身体已经被坏人控制了,黑猫巴基也一样忧心忡忡:“是啊,没有记忆不分善恶,而且看起来居然跟我原来一样厉害!”

“其实……好像是更厉害了。”魏尔森一只手在空中划了个巨大的弧度:“还有一大群鬼影。”

黑猫撇了撇嘴,对这种打架叫帮手的行为十分瞧不上,他刚想要把责任推给控制他身体的坏人,就被罗杰思挠了挠下巴,猫的本能让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哼哼唧唧忘了生气。

“没关系。”罗杰思低头亲昵地蹭了蹭黑猫的额头,却对魏尔森说:“他总会想起来的,他的身体……怎么会忘了我呢?”

巴基立刻清醒了,尾巴上的毛激动地炸成一团,他紧张地舔了舔鼻子,感觉被严肃稳重的罗大帅一本正经、满脸无辜地调戏了。

还当着老同事魏尔森、少女大巫以及根本不熟的郭县令。

猫简直羞愧得爪垫发烫,他把脸和耳朵都埋进罗杰思的袍子里,脑子里都是他们帐子里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香艳情景,直到寒风吹透了棉袍和厚厚的皮毛,巴基被凛冽的寒风呛了个喷嚏,才发现他已经被罗杰思圈在怀里,回到了那条巷子。

很多很多年前,罗杰思和巴基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是在这条巷子,他们相遇,开启了这一生波澜起伏的幸运与不幸。

 

郭县令已经遵照罗杰思的指示,完全疏散了周围的居民。狭窄的死胡同里一片寂静,雪夜带着冰碴的风吹过干枯的枝条,呜呜咽咽的,像是有什么人,不甘心地在死胡同的尽头哀哀哭,凭空出现的一大片黑影在那里变幻着模样,黑猫巴基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紧接着,银光一闪,黑衣的鬼面从那团诡异的黑影中走了出来。

这么说不太确切,因为那个青面獠牙的鬼面具之前就被罗杰思的断刀劈成了两半,他甚至没再费神找个新的,现在只有银手,并无鬼面。穿越生死,鬼影傍身,巴基容颜未改,披散的头发上带着冰碴雪沫,那双曾经笑起来就像落了两只小金乌的眼睛里,也好像覆盖了冰雪,冷漠又茫然,定定看着罗杰思,停在他的三步以外。

黑猫警惕地瞪圆了金色的眼睛,胸腔里发出呜呜的威胁,罗杰思右手按着他,安抚着他,拎着刀的左手却自然下垂,他甚至笑了一下,看着没有面具的鬼面说:“你回来了。”

后者沉默了片刻,细细打量罗杰思,他的银手微微一动,似乎想要抚摸那只窝在罗杰思怀里呜呜乱叫的猫。

“我认识你。”银手巴基轻声说,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努力地回忆着,更笃定地重复了一遍:“我认识你。”

这四个字好像有魔力,罗杰思觉得自己瞬间就被从飘雪的冬夜,带到了春暖花开的下午,他忍不住上前一步,轻声说:“是,你从小就认识我。”

银手巴基放任他进入了自己的安全距离,这个击碎他面具的男人对他有天然的吸引力,还有那只黑猫,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

罗杰思懂他,他小心翼翼地又向前走了半步——旺达给了他一道符咒,只要贴上巴基的眉间,就可以暂时封住这个身体的力量,把他带回家。

被罗杰思拥抱是这个身体的本能,尽管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巴基依然站着没动,双手自然下垂,整个人都是放松的。

只差一点就能碰到巴基了。

那一瞬间,罗杰思心跳加速,耳朵尖发烫,仿佛重返十七岁——他第一次拥抱巴基的时候,还不是威震四方的神盾大帅,只是布鲁县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没有钱,没有地位,身体羸弱,一无所有,却拥有整个世界的十七岁。

“巴基……”他忍不住轻声叫了爱人的名字,想要把他整个拉进怀里,袍子里的黑猫却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他炸着毛蹦出来,一爪子抓破了罗杰思脖子侧面的皮肤,这个举动同时吓到了银手巴基和罗杰思,下意识地,两个人各自向后退了一步,就在他们刚刚站着的地方,银手巴基脚下的影子蠕蠕而动,裹挟着无数怨气,翻滚着,像一只怪兽,张开了巨口。

罗杰思微微皱眉,这么多年来,敢向他张口的货色,无论是猛兽还是敌军,亦或是那些位高权重的贪官,基本都只能被拍得头破血流。此刻鬼影漫天,这些裹挟着人间怨气与仇恨的东西,只能让罗杰思觉得难过和仇恨——他同情那些被迫成了帮凶的孤魂残魄,希望它们都能得到安息,他恨那个躲在鬼影之后的家伙,那个控制了这些怨灵以及他的巴基的人。

他这么想着,手上却丝毫没停,飞快地把旺达给他的一张驱鬼符咒裹在刀上,跟银手巴基隔着重重鬼影,对了一个眼色。

他们俩一起出手,和过去一样默契,生离死别似乎不曾存在,幽蓝的弩箭和飞刀同时冲进了那漆黑的漩涡之中,箭尖准准地撞上刀尖,火星四溅。

火星引燃了符咒,朱砂的咒文星火燎原地蔓延开来,无数似人非人的影子冲天而起,哀哀鬼哭,不甘心地挣扎着,却逃不过耀眼的火光。

旺达在城里布下的另外三处界阵也同时亮了起来,一团红色的火焰喷薄而出,以火封火,强行裹住了万千鬼影,整个布鲁县被红光的大网笼罩住,鬼影左冲右突,怎样也冲不出去,终于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罗杰思,我们又见面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那团鬼影竟然说话了。

“大祭司佐拉。”罗杰思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杀死巴基的凶手,这个人被他生擒之后,由倪富瑞押送到京城,后者还跟他保证,一定会将其明正典刑,为巴基和无数牺牲的将士报仇。

他不知道倪富瑞是否完成了他的承诺,不过现在看来,佐拉应该是死了,现在是……死后闹鬼?

佐拉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死了,却又没死,你们凡人的生死于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已经永生不死,长生不老。”

“就活成这个鬼样?我看你是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罗杰思向来很会有理有据地开嘲讽,他不露声色地横刀侧身,把银手巴基还有他的猫都挡在了身后。

那团鬼影竟然勉强组成了一张人脸的形状,五官正是罗杰思记忆里佐拉的模样,圆圆的小眼睛里闪着恶毒的光,他再次咯咯地笑起来:“不,罗杰思,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话音刚落,鬼影形成的佐拉就自燃了,爆出几丈高橙色的魂火,瞬间就将旁边一棵合抱的古树化为齑粉,旺达的界阵也被烧出一个大窟窿,罗杰思听到少女一声惊呼:“大帅小心!”

话音未落,罗杰思已经动了,他一只手抓住了银手巴基,反身护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揪住了猫的后颈皮,把他按在自己和巴基之间,几乎就在他压着巴基扑倒在地的瞬间,魂火就呼啸着舔过他的后背,燎光了半边头发。

旺达的另一道符咒挡住了魂火,裹挟着那团不情不愿的恶意缓缓升上了半空。

佐拉的声音、含混不清的咒语并未随之远去,反而响彻整个县城,震天动地,罗杰思依稀分辨出了“破晓”、“仁慈”、“还乡”等等不明意义的词语,还有数字,“十七”或者“九”,他听到“一”的时候,他怀里银手巴基的眼神变了。

像是被打开了什么机关,又像是魂魄中残存的爱恨被猛然熄灭,他的眼神再度变得冷漠,甚至凶残,原本护在罗杰思腰侧的银手化为虎爪之形,直接掐住了罗杰思的脖子。

“还有什么比亲手杀死最心爱的人,更能令你痛苦一生永不超脱的呢?”这是佐拉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银手收紧,罗杰思整个人被推到了对面的墙上,双脚离地,他用双手勉强扣住银手的手指,勉强给自己争取了一点点时间,拼命呼吸着,挣扎着盯着巴基的眼睛,想从那张熟悉的容颜里,找到一丝丝清醒的可能性:“你……认识我……”

“混蛋!”黑猫巴基金色的眼睛里都有血丝了,他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罗杰思,哪怕是他自己也不行,他一跃上了墙头,然后居高临下冲向银手巴基,尖尖的爪子稳准狠地抓向对方的眼睛。

完全没考虑那就是他自己的眼睛,他恨不得一爪子挠瞎了任何敢碰罗杰思的人。

对于银手巴基来说,一只猫的力量和速度完全不值一提,他“啧”了一声,右手手腕翻转,那柄漆黑的匕首就在指尖,直直斩了过去。

可见巴基这个人天生就有一股狠劲儿,无论对人对己,从来都是这么直来直去毫不留情。

在这方面,黑猫巴基也是一脉相承,他非但不躲不闪,竟然迎着刀刃直接撞了上去,身体一下子被刺了个对穿,鲜血喷涌而出,同时飞出来的,还有他金色的魂魄。

不是很清晰,却和生前一样高,一样英俊,他落地的同时,拳头就直接砸向了银手巴基:“小子,你惹错人了。”

银手巴基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放开罗杰思,向后飞掠了好几尺,躲开了这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一拳,他没有记忆,身体的战斗本能却做出了最优的判断,抬手就是连环三箭,直击勉强扶着墙站稳了的罗杰思。

魂魄巴基扬起眉毛:“操,还真是跟我一模一样!”他说着,身体已经扑向罗杰思,后者当然本能地伸手一接,金色的魂魄就在他手里化作那个他用惯了的神盾,甚至连形状和重量也一模一样。

三支弩箭撞上盾牌,瞬间就被化作灰烬,银手巴基也到了,就用他那只一下就能砸碎城砖的银色左手,毫不留情地砸向了那面金色的盾牌。

银手撞上金盾,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魂火四溅,周围的砖墙塌了一片,铁拳不断下压,魂魄形成的盾牌被挤压得变了形状,竟然柔软地包裹住了拳头,藤蔓一样绕着指节和手腕,向上生长。

银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魂魄形成的藤蔓死死地捆住了他的整条胳膊,和他扯断魏尔森偃甲翅膀时的动作一模一样,藤蔓一拉一绞,就这么毫不怜惜地,把这只不属于人类的手从他本来的身体上扯了下来。

“什么玩意儿,也敢碰我!”巴基的声音从那血淋淋的藤蔓里传出来,丝毫不掩饰他的嫌弃。

“巴基!”罗杰思不知道该先心疼巴基的身体、魂魄还是他暂时寄居过的那只猫,他一只手捞住失去了银手和鬼面的巴基,另一只手去捞那金色的藤蔓,怀里的巴基痛得脸色煞白,左臂狰狞的伤口却在疯狂地吞噬着那金色的藤蔓,罗杰思死马当活马医地把旺达那张符咒贴上了他的眉心,他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微笑了。

嘴角微微上翘,甜得像块糖,眼睛里都是笑意,闪闪发光,像是落了跳跃的小金乌。

罗大帅的巴基艰难地用他冰凉的右手摸了摸爱人的脸:“啧,麻烦鬼。”

罗杰思死死握住他的手,眼睛通红,止不住的泪水滑下脸颊,巴基笑意更胜,临死前能看到这样失控的罗杰思,真是特别特别惊喜。

“还有一件事……”他咬着嘴唇看着罗杰思,用身体里最后一点点残存的鬼力,卷起了掉落在旁边的银手,那里面承载着佐拉用来控制他身体的邪恶法器,他的手指一动,借着旺达漫天飞舞的红色灵力,直直冲向了半空中那团依然在挣扎的鬼火。

砰!

巨大的爆炸声让城墙的哆嗦了一下,布鲁县上空炸起了方圆百里都能看见的华丽烟火,隔了片刻,劫灰才雪片一般,纷纷扬扬地落下。

这下佐拉肯定是死透了,灰飞烟灭。

“……你还是刮掉胡子比较好看。”巴基吐了一口血,终于带着笑意,放心地阖上了眼睛。


评论(8)
热度(18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