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6(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县大老爷姓郭,没读过几天书,不过会数数会写自己名字罢了,官位是用钱粮捐的,今天以前,他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路过布鲁县的张尚书,可惜那位大官当天晚上就变成了一个死了的大官,只能让郭县令更胆战心惊而已。

郭县令做梦也没想到,神盾军的罗大帅、神鹰将军魏尔森、大巫旺达……以及,之前阵亡的巴副帅会一起聚在他的书房里。虽然巴副帅现在是只猫,郭县令还是诚惶诚恐地给他放了杯上好的雨前龙井,用五彩盖碗装着。

巴基觉得盖子简直是对肉垫赤裸裸的歧视,他用爪子拨拉了半天,可能那模样太萌太可爱了,连魏尔森都想揉他的头。巴基当然毫不犹豫地躲开了,直接跳上了罗杰思的肩膀——对猫过分溺爱的罗大帅几乎想都没想,就替他开了盖子,巴基就着他的手,吧嗒吧嗒舔得十分欢快。

魏尔森和旺达对视一眼,一致认为,他们家大帅很有做昏君的潜质。

罗昏君下意识地捋着巴基的耳朵,看他喝得差不多打算开始舔毛了,才看了郭县令一眼,甚至没说话,对方就收到了“我们有事谈,你先回避”这样客客气气却不容拒绝的信息,郭县令别的能耐十分有限,察言观色绝对是一把好手,立马就干脆利落地滚了。

猎鹰魏尔森和大巫旺达却没这么好打发,他们已经一人弄了一碟瓜子嗑着,显然是要围观这个人猫情未了的鬼故事。

酷爱围观鬼故事的黑猫发现自己被围观了,颇为不开心,他在罗杰思脖子侧面蹭来蹭去,舔了舔自己的鼻子,用猫咪天真无辜的大眼睛卖萌:“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罗杰思垂下眼睛,抿了一口巴基喝剩的茶,然后不轻不重地放下茶杯,托盘和桌子相撞,发出很轻地一声脆响,一字一句:“你知道。”

猎鹰和旺达几乎是下意识地停止了嗑瓜子,坐的更直了一些,他们都知道,大帅这是要发火了。

罗杰思身高八尺,气场两丈八,就算气急了也从来不会大吼大叫,通常情况下,他只要双眉之间皱起一条深刻的皱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惹他生气的家伙,对方很快就会被他盯得头皮发麻,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争取坦白从宽。

巴基当然也看出来了,一双猫耳向后背着,尾巴焦虑地摇来摇去,他努力想卖个萌,却被罗杰思拽住后颈皮拎了起来:“那好,我一样一样地问。你是哪个巴基?”

一个八尺高的汉子,这么欺负一个小动物,合适吗?

巴基拼命挣扎着扭头冲着猎鹰和旺达喵喵叫,可惜那两人早已被罗大帅久违的威压镇住,都垂着头,假装没听见他可怜巴巴的求救,猫的本能终究占了上风,四个猫爪老老实实地垂了下来,夹着尾巴,看起来颇为垂头丧气。巴基舔了舔鼻子,哼哼唧唧地说:“就是……西山战役死了的那个。”

罗杰思心口那道旧伤毫无征兆地被他一句话轻飘飘地撕出血来,他甚至有些生气巴基这样轻描淡写地谈到自己的死,于是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继续盯着他。

相伴二十年,从人到鬼,从鬼到猫,巴基发现自己竟然依旧无法抵挡罗杰思这种恐怖的威压,他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下巴放在罗杰思的手背上,整个猫都放弃抵抗了,飞快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肯定是死了,但没瞧见黑白无常,也没人带我去投胎,那之后,我也无处可去,就……一直跟在你身边……”

罗杰思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向来不太懂,他征询地看了旺达一眼,少女大巫立刻回答:“整个军中都有我布下的神识界阵,怀有恶意的一切妖魔鬼怪都不可能接近。”

但是巴基的鬼魂么,他保护罗杰思尚且还嫌不够,自然是没有恶意的。

“但是……”红女巫眼睛里难得露出一丝不解,她天生阴阳眼,不可能那么长时间都没能发现,大帅身边跟着的一个没什么灵力的新鬼。

“红骷髅死了以后,我觉得仇已经报了,恩怨两消,我该去我的地方了,毕竟生死有别,长期跟着你,也太不像话。”巴基的声音越来越小:“刚有了这念头,我就莫名其妙地回到了……那条巷子里……”

罗杰思严厉的目光变得有些柔和了,他甚至笑了一下:“那条巷子?”

“对。垃圾堆旁边,那天晚上风雨交加,一个雷劈下来,我就……变成猫了。”巴基毛茸茸的爪子抱住罗杰思的手腕,蹭了蹭他的手指,十分无辜地眨巴着他金铃铛一样的大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原理,我觉得可能得找高人再打听打听。”

作为把猫吧唧送给罗大帅的人,魏尔森觉得这时候他必须得出面作证:“我看他被顽童装在笼子里,要送去给王土豪的少爷剥皮解恨,一时好心,就拿几两碎银子,给他赎出来了。”

巴基觉得这种拯救青楼少女的措辞实在太不严肃了,他生气地睁圆了眼睛,冲着魏尔森威胁性地龇了龇牙。

魏尔森也很想欺负小动物,可惜该小动物有主,他们家大帅结实有力的臂膀像坚不可摧的盾牌一样,把他的猫圈在中间,谁想动巴基一根毛,看来都得先撂倒他。

“魂归故里,倒也不奇怪。”大巫旺达谈到逝者或是魂魄的时候,总会表现出超乎她年龄的悲天悯人,那双美丽灵动的眼睛会变得安静甚至肃穆:“要不,让我看看?”

考虑到罗杰斯跟怪力乱神界一点也不熟,旺达也就是他唯一能接触到的“高人”了,不过他还是征询地看了巴基一眼:“方便吗?”

一个小母猫有什么不方便的!?

巴基努力用猫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可惜不怎么太成功。旺达也对大帅的思路十分不理解,他到底把“看看”理解成什么私密的检查了?她伸手结了个手印,一对蝴蝶般轻盈的红光飘飘摇摇地从她的指尖飞向巴基,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猫的身体本能地对这种玩意十分着迷,他无法控制地伸出一只爪子,试图把那玩意给拍下来。

“嘿,耄耋图。”魏尔森嗑着瓜子点评道:“适合祝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罗杰思批判性地瞪了他一眼,另一只手温和地按住了巴基乱动的小爪子,然后对旺达说:“别逗他。”

旺达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不过她也习惯了,毕竟那是巴基啊,神盾军高层人人都知道,那是他们家大帅的软肋和铠甲,这辈子的不能提。

她一挥手,那两只蝴蝶噗得消散了,少女的神色有些凝重,沉吟了半刻才谨慎地开口:“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事。”

罗杰思的身体微微前倾,多数时候,他听战报也没有这样紧张,他曾经永远地失去了他最爱的人,因此怀疑自己根本没法承受再一次得而复失。

“你们大概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承载记忆,主灵识辨善恶,七魄藏血,对应着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人的身体死了,三魂七魄归入地府,在忘川之中洗去前尘往事,重入轮回。偶尔有人执念未了,死后魂魄滞留人间,就成了鬼,若有机缘,以鬼修得道也不是不可能的。”旺达话锋一转:“但那必须是三魂七魄俱全,若是魂魄分离,就会非常不稳定,往往连鬼都当不成,很快就被天地的炼化之力撕裂吸收……也就是魂飞魄散了。”

罗杰思下意识地把他的猫环得更紧,只听旺达接着说:“我本就奇怪,他虽然没有恶意,但若是有只没什么灵力的新鬼跟在大帅身边,我也不可能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除非,他根本不是鬼,只是逸散的孤魂。”

“但你不是说魂魄分离以后,就会非常不稳定,很快就会魂飞魄散?”魏尔森问。

“一般来说一定是的,孤魂几乎不可能在世间存留七天以上,除非……”旺达叹了口气,指尖一道红色的灵力落在罗杰思的胸口:“除非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容器。”

“夺舍?”感谢猫吧唧对志怪故事的狂热爱好,罗杰思起码知道一两个名词了,他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心思在听旺达的分析,剩下的全部都用来感激上苍,那么多机缘巧合,让他的巴基仍在人间。

旺达笑出声,她可没想到他们家大帅竟然能知道这种修仙界的专用名词:“当然不是,能够夺舍的必然是鬼修大能,他只是个失了七魄的孤魂,与其说是他找到了容器,不如说是容器主动接引了他。”

对于魏尔森和罗杰思这种完全不相信鬼神的汉子来说,“容器”约等于饭碗或者酒坛子,所以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勾勒出躲在坛子里的露出爪子和耳朵的巴基小可怜,结果旺达揭晓了谜底:“以魄藏魂,能够保护孤魂不被撕裂散佚的,只有活人承载喜、怒、哀、惧、爱、恶、欲的七魄——活人强烈到极致的情感,会本能地接引跟自己有关的孤魂,以自己的魂魄之力庇护它,帮它修炼。”

神盾军中,为了巴基的死,谁的哀伤和爱会浓烈到这样的程度?这是送分题。

魏尔森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继而对他家大帅的崇拜之情又增了几分,罗杰思这个人,似乎生来就是要给世人示范什么叫“人定胜天”的,连生死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竟然都被他给连上了。

罗杰思再次拎起巴基的后颈皮:“你知道?”

巴基紧张地舔了好几次鼻子,转过头去,小声回答:“嗯。”

“以魄藏魂,对孤魂来说好处很多,但对活人的损伤很大……”罗杰思和巴基的爱情故事早就感动了旺达一百八十次,完全没想到天人永隔的悲剧结尾竟然峰回路转,她几乎觉得这是天意,要借由她的手,促成大团圆的结局,她可得用心点:“正常情况下,重入轮回才是正途。”

但,很明显,大帅不是这么想的。

“那个鬼面又是怎么回事?”巴基努力岔开话题,他最了解罗杰思,罗杰思不喜欢隐瞒,不喜欢这种等同于放弃的选择,若是他知道巴基还在世间,哪怕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别想让他放弃。

银手鬼面的事是正经事,罗杰思瞪了巴基一眼,就暂且放过了他放弃藏魂的事,对旺达说:“那也是巴基,我很确定。”

“这怎么可能?他下葬之前,我们都仔细检查过!”魏尔森几乎是叫起来了,他们大帅抱着巴基的尸体坐了一天一夜,若是他还有一丝生机,罗杰思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我的灵力跟鬼面只有一瞬间的接触,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不是一具尸体,却也不能算一个活人。”旺达想了想:“没有三魂,只有七魄,身体里有一样阴毒之极的法器,代替三魂,控制他的神智。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这世间没有一种法术能撕裂死人的三魂和七魄,并且刻上暗符加以控制,所以,应该是他活着的时候,魂魄就被人动了手脚。”

“是那次?”罗杰思眉头紧皱,他严厉地盯着巴基:“你告诉我说没事?”

巴基出事之前几个月,曾经被海德拉俘虏过一次,不过那次他运气很好,当天晚上,罗杰思就带着几百人把他抢回来了,外表看一切正常,只是饿得够呛,一口气把罗杰斯帐子里所有的牛肉干都吃光了。

巴基努力想做出忏悔和羞愧的表情,可惜他现在是只大黑猫,油光水滑一根杂毛也没有,因此实在没法表现出不同的脸色,他只好垂下尾巴,爪子扒着罗杰思胸口,头贴在他的脖子侧面,小声说:“我也不懂,海德拉那群疯子穿得怪模怪样,围着我跳舞唱歌的,谁知道他们竟然搞我的魂魄,妈的,幸亏你把他们给连窝端了,不然以后还得祸害多少人!”

罗杰思哼了一声,表示这些事他记下来了,以后有空了,必然要好好清算一番,现在暂且不提,他转头看向旺达,敏锐地抓住了重点:“所以说,不管是谁……如今看来多半是海德拉,对巴基的魂魄动了手脚,不过既然他的七魄从未离开他的身体,七魄藏血,血气未曾断绝,所以他根本没死?”

魏尔森和旺达都吓了一跳,连巴基的眼睛都瞪圆了,罗杰思不愧是神盾大帅,一句话举重若轻、有理有据地给整件事定了性——巴基没有死,他的魂魄一部分在猫这里,另一部分在原来的身体里,他的身体只是被控制了,都是海德拉的错。

“但我……我是说那个鬼面看起来干了不少坏……”巴基小声刚开了个头,就被罗杰思瞪了一眼,他想到自己之前犯了一大堆错,估计要被秋后算账,赶紧怂地低下头不吭声了,自我安慰地想,没办法,小史迪薇太凶,而且我现在是只猫,猫都得让着人类。

“如果我们能抓住鬼面,去除那样法器,想办法让他的三魂七魄重新回归他的身体,是不是就能让他活过来?”罗杰思说得流畅淡定,就像在大帐里发布军令时一样,心却怦怦乱跳,如果旺达说不能,或者巴基就是活不成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失控。

“道理上是这样。”旺达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这只猫……呃,其实是只不到百年的小妖精,估计是遭雷劫死了,魂魄刚归地府,巴基的三魂正巧到了附近……就借雷火之力夺了它的躯壳,以碎成数片的妖丹暂且代替了七魄,要重新接引送回他原来的身体,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没人试过,不一定能成。”

罗杰思一挥手,微微勾起嘴角:“成与不成,都就先抓到人再说。”



评论(10)
热度(222)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