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5(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05

 

谁也没想到,鬼面是在正午时分出现的。

它大大咧咧地站在县衙门口,拦住了刚进城的魏尔森和迎宾的县大老爷,一身黑衣,戴着狰狞的鬼面,右手覆盖着黑手套,指尖把玩着一支纯黑的短刀,银光闪闪的左臂露在外面,拎着一把做工极其精巧的强弩,每一支箭都闪着幽蓝的光。

它身后,万千鬼影飘飘摇摇,遮住了冬天难得一见的太阳,四野都是哀哀鬼哭。

猫吧唧只隔着窗看了一眼,就吓得喵了一声,啃了半条的小鱼干掉在桌子,连爪子都忘了收起来就蹿上罗杰思的肩膀,然后飞快地钻进了他的长袍里,这回连耳朵都没敢留在外面听热闹。

罗杰思立刻提刀下楼,他惯用的兵器其实是盾牌而不是刀,不过离开军中的时候,他就把那面神盾和兵符一起交了,现在手里这把刀,是刚搬进鬼屋的时候,从铁匠铺随便买来防身的——平时甚至还用来打猎和切肉,现在刀刃变得油腻腻的,并不怎么太好用。

到了门口,罗杰思才想到怀里的猫吧唧,他转头想把吧唧托付给战战兢兢的老板夫妇,但那只猫却表现出了惊人的不合作,分明在他怀里炸着毛发抖,却死死扣着他的衣服,像块猫皮膏药一样,贴得紧紧的,撕都撕不下来。察觉他的意思,吧唧就英勇地露出了头和一只爪子,炫耀似的龇了龇牙,亮出了藏在肉垫里的圆月弯刀。

原来它非要跟着,是把自己当成镇宅凶兽,打算和罗杰思一起,降妖除魔。

罗杰思被它逗笑了,他低下头,习惯性地亲了亲吧唧毛茸茸的额头,因为目睹万千鬼影现于烈日之下的诡异场景而产生的紧张甚至惊惧都莫名其妙地被这个毛团平息了——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总有个那么个蠢货,愿意不计生死地跟着他,自不量力地保护他,甚至……为他而死也无怨无悔。

大概男人的心里柔情满溢的时候,血就会变得滚烫,罗杰思只觉得久违的豪情又回来了,他揉了揉猫耳朵中间那块毛:“好啊,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什么人敢在大白天装神弄鬼!”

他就这么推开门,走进漫天鬼影之中。

 

猎鹰魏尔森一直认为,罗杰思是改变他一生的贵人,如果没有罗杰思的慧眼识珠,他现在可能还在兵部的库房里数棉被,十几年军旅生涯里,有那么几次他觉得自己要完蛋了,恰巧都是罗杰思神兵天降,把他救回人间,所以那天正午,他毫无准备地被鬼面截在县衙门口的时候,他得承认,脑子里有那么一块小角落,几乎是本能地想,大帅会不会出现呢?

他一面这么想着,一面毫不掉链子地抽出佩刀,张开偃甲翅膀,腾空而起,自上而下,直直劈向那狰狞的魔鬼面具。

可见他真是罗杰思最器重的先锋官,哪怕此刻漫天鬼影,摆明了是怪力乱神,他们也永远先要看看,那面具后面,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鬼面的动作迅捷轻盈,它微微侧身,躲开了这凶狠的一刀,在魏尔森跟他擦肩而过的瞬间,将那精工的弩箭随意向鬼影丛中一抛,铁手出手如电,稳准狠地抓向了魏尔森背后偃甲翅膀的机关盒。

魏尔森大惊,他奋力转身,在空中拉了个侧滚,躲过了第一下,岂料那鬼面身如鬼魅,竟然不可思议地微微扭转了一个角度,反手拽住了猎鹰左边的翅膀,随后狠狠一拉,猎鹰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他挣扎着反手挥出一刀,不得不说,倒是稳准狠地砍中了那一大块铁,硬碰硬咣当一声,震得他自己手腕发麻,险些攥不住佩刀。

那鬼面力气奇大,竟然揪着魏尔森一边翅膀,把他整个人抡了起来,直直摔向县衙大门左边那只大石头狮子。

魏尔森下意识地举手护住要害,咬牙蜷起身子,岂料预定之中撞上石头的状况并未发生,他被一双熟悉的、有力的手臂稳稳接住了,罗杰思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小心左边。”

跟十几年前初见时的台词一模一样,魏尔森无可奈何地挑了挑眉,觉得他们家大帅有时候也是挺欠的。

银手鬼面显然不打算看着他们叙旧,他伸手在鬼影之中一抓,就重新拿回了他那支做工精良的弩,三支幽蓝的弩箭,携着不祥的风声,甚至还各自顶着一团黑漆漆的鬼火,一支戳他心口,另外两支竟然后发先至,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眼前。

罗杰思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后背几乎靠着大石狮子,无处可躲,只得抬手立起佩刀,手腕一转,刀身在身前画了个流畅的圆弧,“叮叮”,两支点他双目的弩箭都被拨落,连他的衣角也没沾上半片。

只可惜那把从铁匠铺里随便买来钢刀质量实在太差,又或者是银手鬼面那裹着鬼火的弩箭不是寻常兵器能够格挡的,两支被拨落的弩箭才落到地上,罗杰思的刀也断了,而此时,最后一支戳他心口的箭,已经到了近前,而那只能直接抓出人脊椎骨的银手,如影随行,指节微曲如同虎爪,抓向他的胸口。

弩箭碰到他长袍的一瞬间,一只窝在他胸口的黑猫吧唧突然露出头来,金色的双眸里闪着电光,它嗷地一声怒吼,朝那只弩箭吐出了一大口……呃……水,也不知道是因为它吃了太多小鱼干,口水特别丰富,还是因为黑猫真有镇邪避鬼的奇效,那箭头上的鬼火竟然摇晃了两下,落在地上熄灭了。

罗杰思来不及笑,他左手护住胸前的猫,一把把它塞回衣服里,右手半截断刀脱手而出,携着风声,直击鬼面。

鬼面多半也没料到罗杰思竟然在怀里藏了这么个奇葩的“兵器”,再加上罗大帅向来擅用飞盾,用起比神盾轻了无数倍的飞刀,自然驾轻就熟,断刀去势极猛,一愣间刀尖就戳上了那狰狞的鬼面,它虽然尽力向后闪身卸力,断刀依旧劈开了薄薄的面具,狰狞的鬼脸掉在地上,它……应该是他,发出了一声嫌弃的“啧”,抬头看向罗杰思,眼里都是冷漠的杀气。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神盾大帅被这一眼看得退了三步,一只脚甚至慌不择路地踩到了县衙门口的台阶,差点摔倒:“巴基?”他的声音甚至在抖。

黑猫吧唧从未听过罗杰思用这样的语调叫自己的名字,它顽强地从罗杰思的领子里探出头来,在看到鬼面的一瞬间,整个猫的毛都炸了,后腿一蹬,反身跃起落在罗杰思的肩膀上,然后又蹦上了他的头顶,气若洪钟地叫出声来:“喵……哦操,真他妈有鬼!”

鬼面一出现就被吓得瘫成一团的县大老爷刚刚在衙役们的搀扶下挣扎起身,听到猫这一嗓子,吓得又一哆嗦,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昏死过去了。

仿佛还觉得不够乱似的,银手鬼面也开口了:“谁他妈是巴基?”

连藏在门板后面哆嗦的客栈胖老板都能听出来,这两个声音虽然语气不同,语速有差,但至少用词一致,音调音色……更是一模一样。

猎鹰魏尔森看了看脸色煞白、恨不得扑过去的罗大帅,又看了看鬼面苍白却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容颜,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像县大老爷那样,干脆利落地昏过去。

可惜他不能,他还得牢牢按住他们家大帅,徒然地嘶吼一些“危险”、“别过去”、“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是他”之类罗杰思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的废话。

直到大巫旺达御风而来。

 

旺达没跟魏尔森一起进城,倒不是嫌弃县大老爷的接风酒席没有吸引力,而是要先到城门楼子上,瞧瞧鬼面前一天晚上留下的痕迹,知己知彼,然后再布些界阵,预备降妖除魔。城中异变,她当然有所感应,飞快地完成手里的结阵,直接御风而来,掌心的红光交织成一张大网,扑向银手鬼面。

鬼面也看出厉害,立刻凭空退了十来丈,可惜大网如影随形,地面空中,密不透风。

“别让他跑了!”这是猫吧唧。

“别伤到他!”这是罗杰思。

旺达毕竟在罗大帅手下多年,服从军令已成本能,理智还没判断出怎么回事,手上的法术就已经按照罗杰思的意思,闪着金光略略变化,要从除魔变成生擒。鬼面立刻看出便宜,双臂抱在胸前,天空中的万千鬼影立刻不要命似的扑下来,将他裹在中央,只一眨眼的功夫,鬼影消散,艳阳高照,长得和巴基一模一样、声音也一模一样的银手鬼面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女看看乱成一团的差役、昏过去的县官、呆呆看着巴基消失的地方失魂落魄的罗大帅、像中了降头一样在罗杰思耳边反反复复叨唠着同一些废话的魏尔森……感觉没法跟愚蠢的男人们沟通,她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勉为其难地掀开吧唧猫的尾巴瞄了一眼:“你……躲在一个小母猫身体里干嘛?”

垂头丧气的吧唧立刻炸毛了,但旺达说的是事实,所以他只能把一腔怒火发泄在罗杰思身上,抬起爪子做出个要挠人的动作,可最终又拗不过本能,落在罗杰思脸上的,只是冰凉的肉垫子:“喂,我还在这儿呢,我的小史迪薇要变心了吗?”

小史迪薇是一个属于巴基亲妹妹的泥娃娃,小姑娘宝贝得不得了,一般人碰都不让碰,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巴基和罗杰思被那个只有三两岁的小姑娘强行拖去玩过家家,出乎意料的,她竟然要求罗杰思抱着那个娃娃,理由是“它长得跟你有点像”,从那时候开始,“史迪薇”就成了巴基和罗杰思之间专属的昵称,罗大帅多次抗议,可惜这世间他唯一舍不得拒绝的家伙,就在这一件事上特别坚持。

肯定是故意的。

罗杰思没想到,这辈子他还能听到巴基的声音,能听到他这么亲昵的带着笑意地叫他,向来稳重的罗大帅一激灵,差点蹦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才能重新正襟危坐,他难以置信地盯着那只蹲在他膝盖上的黑猫:“巴基?”

黑猫习惯性地想要发出了那种婉转的一叹三咏的喵,才开了个头,就觉得自己太做作了,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嗯,是我。”

悠悠醒转的县官终于干了一件罗大帅的部下们想干而不敢干的事——他派了个山羊胡的师爷来请大家进县衙再叙,毕竟,鬼影散去以后,包括胖老板在内的老百姓们,都在好奇地从自家的窗边门口,探头探脑地出来看热闹了。


评论(19)
热度(201)
  1. 香芋绣球醉雨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