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4(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04

 

罗杰思的鬼屋其实没闹过鬼,大概就像他说的,杀伐半生,浴血而归,就算布衣轻裘,周身也天然带着煞气,鬼神退避都来不及,哪敢来骚扰他?他在山中住了半年,连只黄鼠狼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黄大仙天生狡猾一眼就看出来这人不好惹,还是跟山中的兔子野鸡一样,被他家那只凶悍的“小奶猫”吓破了胆,拖家带口,远远搬了。

腊月初三,难得是个晴天,罗杰思想着快要过年了,应该到县城里买些年货,便带上背篓和斗笠,裹上棉袍,沿着那条冻透了的小路下山。

吧唧已经比刚来的时候长大了好几圈、胖了好几斤,但它拒绝被单独留在就家里,外面天寒地冻,它就缩在罗杰思的棉袍里,只从领口露出头四下张望。跟巴基一样,吧唧也喜欢热闹,喜欢新鲜的玩意,若是错过任何没见过的美食,肯定会嗷呜嗷呜地絮叨一整天。

罗杰思不由自主地变成了那种最差劲的家长,对于他喜欢的人或者猫,千依百顺,几近溺爱。

进了县城,罗杰思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分明是四乡八镇赶大集的日子,城里却冷冷清清,县衙前最繁华的那条街上,买卖店铺十家有八家都关着门,甚至连窗户都用厚重的木头板子挡得严严实实,街上到处都是巡逻的衙役和兵丁,个个披坚执锐,神情紧张。

正对府衙的那间小客栈还遮遮掩掩地开着半扇门,罗杰思认识老板,他刚回布鲁县的时候,在这里住了好一阵子,老板娘的手艺很不错,家常便饭炒得有滋有味,会让他想起少年时的妈妈菜。

所以在他买下鬼屋之后,每次进城,也都会在这里歇歇脚,吃顿便饭,吧唧很喜欢老板娘炒的笋丝腊香肠,还有那种煮得浓浓的火腿汤。

等上菜的工夫,罗杰思就问老板,城里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片风声鹤唳。年过半百的胖老板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总是穿着半旧的蓝袍子、笑容温暖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已成传奇的罗大帅,他把罗杰思当成自家某个老实肯干、性情却比较孤僻的后辈,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你还不知道,城里闹鬼了。”

本来在罗杰思的袍子里昏昏欲睡的吧唧听到“闹鬼”,立刻兴致勃勃地从领口探出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老板,尾巴激动地摇来摇去,完全不管它尾巴上那些长长短短的毛会对罗杰思的前胸造成多大的困扰。

好在罗大帅的定力惊人,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一只手不露声色地捏住了胸前那根乱动的尾巴,继续跟老板说话:“哦,这种怪力乱神的事,还惊动了官府?”

老板的脸色有些苍白:“可不是,据说是西边来的厉鬼,连神盾军的倪大帅回京述职的路上,都遭了毒手。”

罗杰思听到“神盾军”三个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离开以后,神盾军由原来的监军倪富瑞接手,他比罗杰思年长二十多岁,几乎大半辈子都在朝中为官,最懂权谋制衡之道,跟绝大多数重臣、权贵都有私交,为人却十分正派,神盾军交给他,罗杰思非常放心。

“怪不得……”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罗杰思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刺杀朝廷重臣,应该追缉凶手,怎么说是闹鬼?”

老板叹了口气,声音压得更低,甚至还左顾右盼了半晌,仿佛生怕那个厉鬼无形无影地猫在附近:“那厉鬼一身黑衣,戴着一个狰狞的鬼面,不惧焦阳,当街刺杀倪大帅,常理来说是应该先抓刺客,可是倪大帅临终,却留下一句遗言……”

“‘不可能,他死了。’”老板神神秘秘地复述着这个不知道传了多少人、有多少可信度的故事:“那可不是鬼么?”

“也算有点道理,不过……京城到布鲁县也有数百里,怎么知道那个……会来咱们这儿?”罗杰思知道倪富瑞要是死了,神盾军可能会陷入短暂的混乱,他其实也知道倪富瑞的副手军需官寇森以及他最器重的先锋官猎鹰魏尔森完全能稳住大局,就算不能,他一个早已辞官挂印的人,似乎也不方便出面……于法于理,神盾军都与他再无瓜葛,可是只要想到数万将士,想到关外那些签了协议却依旧虎视眈眈的小国,他就很难克制住自己的责任心,尤其是这半年,他心里那堆死灰似乎被猫吧唧给重新点燃了,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巴基,他可能无法再爱上别人,可是他可以带着所有美好的回忆,活下去,尽量做对的事。

“本来是没有,可是昨天夜里,告病回家的张尚书路过本地,结果……让人给杀了。”老板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半夜三更,府衙里杀猪似的惨叫,还走水了,我害怕没敢出去,就从门板的缝里瞧见,它一只手插在钦差大老爷的脖子里,扣着颈椎骨,就这么血淋淋一路拖到街那头,几下就攀上城墙了。垛口守军放了箭,可惜连鬼面的头发丝都没碰到,就让它从从容容地、把尸体跟旗子似的挂着城门洞子上了……哎,你没瞧见,那大官长得可富态,得有一百七八十斤。”

“也许只是个武功高强的杀手……”在接受怪力乱神的事情之前,罗杰思习惯先排除所有跟人有关的可能性,再加上张尚书出名的贪财好色,哪怕是军粮或者赈济灾民的善款,也要抠出一两成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有仇家买凶杀他,也算合情合理。

“可是他……他没有影子啊。”老板娘正好端了罗杰思要的饭菜过来,她的身子微微打颤,轻声说:“昨晚月光好,我看得清楚,鬼面露出袖子的那只左手……闪着银光,怎么能是活人呢?”

没有影子,还可以说街道上太黑,老板夫妻俩太过惊恐所以看错了……但银光闪闪的左手,罗杰思不得不承认,这只能让他想到妖怪,猫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它的毛炸了起来,爪子尖勾着罗杰思的内衣,整个猫都躲进了他的袍子里,只把一对尖尖的耳朵留在外面——它还要听后续呢。

可惜这个故事是个坑。

罗杰思边琢磨边用一只手揉着吧唧的头顶,这件事他做得驾轻就熟,很快,吧唧就舒服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爪子收回去了,紧紧靠着他,热乎乎的都是信任。

“怎么知道鬼面……还会出现?”罗杰思看向外面那些如临大敌的衙役和兵丁,颇为担心,毕竟布鲁县地处中原腹地,少有外敌,当地又向来民风淳朴,衙役和守城的兵丁都少得可怜,其中绝大多数要么年老体衰,要么是从未上过战场的半大小子,老的老小的小,在神盾军的前任大帅看来,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客栈老板毕竟做的是迎来送往的生意,消息十分灵通,他压低声音,悄悄地告诉罗杰思:“据说神盾军派了高手和大巫来追踪此事,在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那鬼面必定是逃不掉了。”

神盾军的高手和大巫……罗杰思估计既然倪富瑞遇刺,神盾军一定十分重视,多半会派猎鹰魏尔森带队,至于大巫么,那必定就是旺达了。

旺达是罗杰思从海德拉的祭坛上救出来的少女,身有异能,在神盾军磨练多年,于巫术道术都颇有建树,罗杰思虽然不懂那些怪力乱神的道道,却不得不承认,有她在军中,助力颇丰。

罗杰思想了想,便在二楼订了间客房,鬼面的事他不可能放着不管,同时他也打算顺便会会老友,其实罗大帅心里清楚,旧部大多与魏尔森一样,担心他担心得要命。

吧唧对这个决定十分赞同,老板娘给它炸了满满一盘又香又脆的小鱼干,最重要的是,它还没见过活着的鬼呢。

午夜时分,月明星稀,蹲在窗前,啃着香香的小鱼干,看着有一只银手的鬼面从暗影薄雾中无声无息地出现……吧唧只要想一下,就激动地毛都炸了。


评论(14)
热度(205)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