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3(聊斋AU,虐,甜,逗比,HE)

前文


01   02


03

 

罗杰思发现,猫吧唧是只妖精。

特别能磨人、特别会缠人的那种,小妖精。

恢复健康以后,吧唧就越来越像巴基了,当然这不是说巴基也有一身油光水滑的黑毛和一条蓬松灵活的长尾巴,确切的说,是一人一猫,在罗杰思充满爱意和感情的目光中,达到了跨越物种的神似。

比如,他们看上去都特别温和无害,仿佛人生理想就是懒洋洋地躺着,实际上却一样牙尖嘴利,都是藏在暗影里的杀手,一击致命。

多数时候,吧唧本本分分地假装自己是只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的毛团子,它喜欢赖在罗杰思的大腿上午睡,喜欢在他读书或者写东西的时候老老实实地窝在砚台边陪着他,吃饭的时候斯斯文文地蹲在他的盘子边,无论是稀粥还是馒头,都吃得津津有味,安静干净,甚至还特别偏好当地特产的黑李子干,顺便说,这种酸酸甜甜的零食其实是巴基从小到大的挚爱,罗杰思买了一口袋回来怀旧,没想到却被猫啃了一大半。

很长一段时间,吧唧完全没表现出凶悍的那一面,它偶尔会坐在窗台上看外面麻雀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罗杰思误会它是想要出去扑鸟,替它打开门,再一回头,才发现它那双金铃铛似的眼睛早已闭上了,爪子拢在肚子下面,纯粹因为靠着窗棂,才没有睡得四仰八叉,形象尽失。

直到某天清晨,天才蒙蒙亮,向来乖巧地蹲在他枕头上叫他起床的吧唧猫用它冰凉的肉垫,十分不客气地把罗杰思给拍醒了,一步三回头地叫他跟着来,罗杰思不解地跟着去了,才出门就嗅到血腥味,前院里横着一条成人胳膊粗、五尺多长的银环蛇,七寸附近被咬得血肉模糊,死不瞑目的眼睛上三道深可见骨的抓痕,那形状那走向,一看就是他的吧唧,跟它前天因为小鱼干炸得不怎么太酥,愤愤地留在罗杰思手腕上那道一模一样,除了要狠得多。

好吧,那个偷土豪鸽子的故事,看来多半是真的。

罗杰思呼噜了一把吧唧的毛,许诺给它煮蛇羹尝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它蹭了蹭他的手指,发出一声婉转而一叹三咏的“喵”。

如果说捕猎还算是本能的话,那么吧唧对书的喜好就更可疑了,它喜欢在罗杰思写字的时候蹲在砚台旁边围观,偶尔用它的小肉爪子一页一页地翻动书页,却从没毁坏过什么。长夜漫漫,罗杰思大概是太寂寞了,竟然真的傻乎乎地开始跟猫聊天,给它念书中的故事,慢慢地,竟然发现这只猫多半是听得懂,它还有自己的特别偏好。

比如,罗杰思给它念文绉绉的经史子集或者兵法战略,它就兴趣寥寥,经常一不留神就睡在他怀里睡得四仰八叉;但要是今天讲的是有趣的故事,尤其是那些有才子佳人、志怪狐仙的,它就能聚精会神地听很久,往往罗杰思都困了倦了,它还兴致勃勃,以至于罗大帅不得不合上书本,吹熄蜡烛,采取暴力手段,强行抱它回卧房休息。

这个能徒爪杀大蛇的凶悍毛团,被罗杰思强行塞进被子里的时候,还常常絮絮叨叨地喵个没完没了,就像个贪玩不肯睡觉的小孩子。

吧唧最喜欢的是鬼故事,越恐怖越邪门越好,听到鬼怪现出原形、吃人害命的段落,就会嗷地一声,整个猫钻进罗杰思怀里,小爪子勾着他的前襟,炸毛的尾巴啪嗒啪嗒地摇来摇去,耳朵却依旧警惕地支着,催着罗杰思呼噜它的后背安抚它,然后接着念下去。

说好的黑猫镇宅辟邪,鬼神退散呢?

但罗杰思必须得忍住笑,他要是笑出声,吧唧就会恼羞成怒,抬腿就跑,蹿房跃脊,消失个一两天,才灰头土脸地回家,多半,还拖着比它大好几倍的猎物,比如一只斑斓的山鸡,一只肥美的野兔或者一条鲜美的大鱼。

罗杰思感谢猫咪慷慨的馈赠,却学会了再也不笑话他的吧唧,他想笑的时候,就会低下头,亲亲它的额头,然后不露声色地接着讲故事,原因无他,他就是不愿意吧唧离开他的视线,他害怕这个敏锐的小东西,也会像那个跟它有一样名字的青年一样,一转身一个背影,就再也瞧不见。

猫似乎也懂他的担心,慢慢的,它不再单独出门,而是学会了蹲在罗杰思的肩膀上,跟着他去山中打猎,砍柴,去山下购置米面粮油,这只猫甚至不许他沽酒,逼着他多买腊肉和蔬菜,别忘了捎带一袋李子干。

直到第一场雪落满山坡。


评论(24)
热度(243)
  1. 香芋绣球醉雨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