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萌喵幽魂01(聊斋AU,虐,甜,逗比,HE)

*聊斋AU,中短篇

*修仙部分都是瞎编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作者拒绝谈设定,不吃药


01


那年深秋,罗杰思回到布鲁县,孑然一身。早年他离开家的时候,卖掉了母亲留下的那几间破旧的瓦房,换了盘缠和一匹代步的大青骡子。二十年戎马生涯,他手里过了不知多少粮饷、贡品和战利品,可惜自己口袋里始终没钱,就连朝廷给的俸禄和封赏也多半被随手送给了那些负伤残疾的官兵或者阵亡将士的遗属,此刻回到家乡,罗杰思忽然发现,他好像跟二十年前一样两手空空,甚至失去了本来拥有的一切。

他住了几天客栈,终于倾家荡产,买下了一处不错的房产,地处县城南郊的半山腰,独门独院,周围都是高大茂盛的古木,挨着一个不算大的池塘,虽然是深秋,依然有些野鸟逡巡不去。

只有一条歪歪扭扭、荆棘野草丛生的石头小路通往山下,最近的村庄也在五里之外,要走上很久,也不一定能看见几头落单的牛羊。

这房子优点很多,比如便宜,宽敞,清静……但就是不太像住人的地方。

“这就是个鬼屋。”偶然路过布鲁县、过来拜访他的老部下魏尔森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对罗杰思用全部家当买下来的房产进行了一针见血的评价。

“鬼应该怕我。”罗杰思站在房顶上,十分不客气地指使魏尔森给他递抹子和油毡——这鬼屋颇有些年头,入住之前,必须得修缮所有的屋顶,免得到时候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他笑吟吟站在那里,光着脚,裤脚卷到膝盖上面,一边高一边低的,脸上手上都沾满泥污,说那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却依旧像是二十年来令敌军闻风丧胆的神盾大帅。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年保家卫国,神盾军几乎是所有胆敢进犯的国家的噩梦,每一步都踏着尸山血海。有几次守城战结束之后,看着城下层层叠叠的敌军尸骸、几乎被献血染红的城墙,魏尔森都觉得心中发寒,罗杰思的手依旧那么稳,他递给魏尔森一坛烈酒,看着兵卒们斩下敌军将领的人头挂在城墙上,叹息道:“不是我让他们来的。”

终战之后,真的没有任何国家敢来进犯了,各国通婚联姻,发誓永世友好,边境平民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男耕女织,牧马放羊,过上不用担惊受怕的日子。

战争中最大的功臣就是罗杰思,神盾军也得了最多的封赏,所有人都以为元帅罗杰思必然是封侯拜相,前途不可限量,甚至还有传言说,太后喜欢他英俊勇武有情有义,想把最心爱的长公主嫁他为妻,可惜神盾大帅回到京城就称病挂印,甚至连后续的交接都统统交给了老部下们,自己单人独骑,除了一匹征战多年的老马,什么都没带就回老家了。

“小罗也没了。”傍晚,他们终于修完了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罗杰思给魏尔森炒了盘鸡蛋,弄了几样腌菜,一壶村民自酿的米酒,招待他吃晚饭。

“小罗”就是罗杰思带回家乡的那匹战马,它可能有二十岁了,曾经浓密及膝的雪白马鬃都掉光了,牙齿松动,还瘸了一条腿,既不能打仗,也不能卖给农户拉车,要不是罗杰思把它带走,估计早被剥皮煮着吃了。

“寿终正寝,你把它埋了?”魏尔森给他倒满酒杯,端起自己的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敬我们的戎马生涯。”

罗杰思笑了一下,他把那杯酒一饮而尽,看起来似乎在笑,可是眼里却有浓得化不开的悲伤:“我们买下小罗的时候,它还是匹小马驹呢,年成不好,它饿得瘦骨嶙峋,站都站不稳,谁能想到,它长大以后是那么一匹威风凛凛的大白马呢。”可能因为山里的夜晚太安静,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让人特别容易变得柔软,愿意掀起那些遮羞的布料,看一看经年累月却从未愈合的伤疤,罗杰思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巴基说,简直是跟我一样,所以叫‘小罗’了,哦,你可能不知道,我小时候也是个风都能吹散架的病秧子。”

魏尔森心里咯噔一声,神盾军的高层们都知道,巴基是罗大帅的不能提。那个笑起来特别甜蜜的年轻人是罗杰思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们一起参军,并肩战斗,巴基擅长骑射,箭术独步神盾军,几乎每一次征战,他都守护着罗杰思的后背,直到为了保护他而死。

亲手埋葬了巴基的遗体之后,罗杰思就像变了个人,终于一场大战,以少胜多地重创周遭几个国家卧薪尝胆好几年养出来的联合军队,血染千里,直接打到对方的王城,重创了多年来酷爱在周围国家间挑拨离间、渔翁得利的那个邪教海德拉,杀了教主红骷髅,生擒了大护法佐拉,周边小国再也无力对抗,纷纷上表称臣,进献世子,发誓终生不敢再动刀兵。

先锋营魏尔森、后勤官寇森、督军倪富瑞偶尔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一致认为,他们大帅不想干了,多半是……哀莫大于心死。

为了巴基。

魏尔森发现自己依然不敢提,他又给罗杰思满上酒杯,碰了一下:“敬巴基。”

罗杰思勉强勾起嘴角,低声呢喃:“敬巴基。”

魏尔森看得清楚,他们大帅眼角没有一丝笑纹,神情却温柔近乎甜蜜。

神盾军威风八面勇猛无敌的先锋官、现在朝廷最器重的神鹰将军承受不住屋里满溢的悲伤和追忆,借口军务繁忙,落荒而逃。

离开布鲁县之前,他还是又来看望了罗杰思一次,还给他带来了一样意料之外的礼物。

“黑猫能通鬼神,镇宅辟邪。”魏尔森把那个油腻腻的铁笼子放在罗杰思家的院子里,掀开蓝色的罩布,里面蜷着一只据说是黑的、但脏兮兮根本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猫。

不仅如此,这个小家伙瘦得骨头都快把皮戳破了,尖脸大耳朵,一双金铃铛似的眼睛快要占了半张脸,视觉效果十分惊心动魄,魏尔森一打开罩布,它就拱起后背,伸出尖尖的爪子,龇着牙狠狠地哈他,尾巴上的毛都炸了。

魏尔森手疾眼快地把罩布又给罩上了,补救似的讪讪解释:“猫都认生,过两天熟了就好了。”

罗杰思没见过这么寒碜又这么凶的猫,他简直要被魏尔森给气乐了,抱着肩膀叹了口气:“我养不活小动物的,你赶紧拿走,给它找个好人家。”

“猫好养,不亲人的正适合你这种不想被粘着的,它自己会抓鸟抓老鼠,你给它个屋顶,给它点剩饭,它就能跟你做伴给你暖床。”魏尔森笑着,却不掩饰他的担心,已经很久了,从巴基死了以后,他就总觉得他们家大帅也能随时自我了断,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前毕竟有几万将士让他不敢懈怠,现在……看他买的这个鬼屋就知道,别说娶妻生子了,他就算明天就自杀,也毫不意外。

罗杰思摇了摇头,还没等他想出拒绝的理由,魏尔森已经飞快地说:“它偷了王土豪少爷最喜欢的鸽子,那货到处宣扬,谁能打死这猫,就赏十两银子,把它送回县城,必然让人剥皮抽骨,不得好死。你就当做做好事,让它躲几天。”

罗杰思很怀疑这个故事,毕竟王土豪那些膘肥体壮的鸽子,看起来都有这只猫两个那么大。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魏尔森的肩膀,虚踢一脚:“我知道了。滚吧。”

魏尔森敏捷地蹦到了门槛外面:“你得给它起个名字,不然你们聊天的时候就会很奇怪,就叫……小巴?小基?吧唧?”

罗杰思刚想说跟猫聊天岂不是更奇怪,那只猫忽然发出了一声婉转娇美的“喵”,就在他们说到“吧唧”的时候。

魏尔森和罗杰思都听到了,猎鹰将军还想说些“缘分”之类的废话,他们家大帅已经手疾眼快地关上了门。

在战场上都无所畏惧的神盾大帅靠着门板站了几乎半刻,才终于深深吸了口气,走到笼子前,蹲下身子,掀开罩布。

那只脏兮兮凶巴巴的小猫文静地坐在笼子里,尾巴乖巧地盘在脚边,仰着头用那双金色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吧唧?”罗杰思觉得这蠢透了,他从不信鬼神转世那一套虚无缥缈的东西,他甚至不相信前世今生,他的巴基也一样,甚至说过人一旦死了,就是再也瞧不见,后会无期。

那只猫也看着他,然后小步凑近了,隔着笼子蹭了蹭他的手指,再次发出了一声一叹三咏婉转缠绵的喵。

罗杰思郁结在心里压了不知道多久的那口气,似乎就被这一声给叫散了,他抱起笼子,知道这只猫是非养不可了。

 

评论(16)
热度(350)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