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凛冬暗影01(武侠AU,策马江湖谈恋爱,HE)

*武侠AU,跟之前那篇不是同一个世界。

*基本是逗比谈恋爱的故事,不虐。

*中短篇


01


第四个少女的尸体出现的那天,猎鹰魏尔森一整天都没见过太阳,天还没亮的时候,他就收到村民们了惊慌失措的报信,然后急匆匆地找了史帝夫。

对,就是神盾大侠,武林盟主,猎鹰最尊敬的人和最信任的朋友,史帝夫。

史帝夫怀疑最近一段时间少男少女的失踪案跟江湖上流传已久的鬼故事——魔教九头蛇有关,几十年前,他们最鼎盛的时候,几乎将整个武林都纳入掌中,甚至连武当少林的年轻弟子,峨眉华山的年轻姑娘,有时候都难逃被他们掳走的厄运。

但上一次,被掳走的人或者他们的尸体再也没有回到人间,每一个都是。

在九头蛇最鼎盛的时候将他们连根拔起的人就是史帝夫,所以他已经成为了江湖的传奇,至于为什么七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是二十几岁青年的模样,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不是重点。

总之,那天凌晨,猎鹰和史帝夫、美少女旺达一起到了县城仵作黑暗的停尸间,经历了一整天视觉和心灵的双重折磨之后,终于弄清楚了这些少女们都死于同一种罕见的蛊毒,而且死前还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高手们心事重重地回到神盾山庄时,天已经黑了,夜色深沉,那年的第一场雪飘飘摇摇,砸落了枝头最后几片干瘪的枯叶,

书房里燃着火盆,暖洋洋的,旺达非常不淑女地一边暖手一边变戏法似的支起了一个折叠烤架,翻腾着一块看起来很诱人的红薯。

真羡慕她的好胃口,猎鹰觉得经历了白天的事,他至少要到明天早晨,才可能咽下一些稀粥咸菜。

史帝夫跟往常一样,坐在离炉火最远的角落,手指把玩着一个古旧的铜鹿角吊坠,那玩意并不算什么古董,也不是名家杰作,更没有经过什么高僧大德的开光,只是个来自七十年前的纪念品,大概寄托了史帝夫最温柔最脆弱的那面,某些失落良久的东西。

他们熬了个通宵,看卷宗,联络江湖同道,直到猎鹰的信鸽带来了最新的线报,他们连夜踏雪奔驰百里,抢在九头蛇的手下之前,找到了一处他们藏匿已久的巢穴,传说中的九头蛇西风分舵。

当然,路上没有很顺利,魏尔森差点被九头蛇某个戴面罩的杀手给砍了,史帝夫更糟糕,他甚至有点失魂落魄,在他把那个领头杀手的面罩掀了以后。

可能神盾大侠这辈子都没碰到过那么强大的对手吧,猎鹰很乐观地想,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旺达笑得特别意味深长,似乎,还有点期待和小雀跃。

一定是因为那天的红薯特别绵软甘甜,魏尔森考虑回去以后也弄一块,配玉米粥。


抄近道进山以后,他们没费什么力气就直接从山崖侧面进入了九头蛇的西风分舵,大概七十年前江湖上还没有猎鹰这样能够利用偃甲翅膀飞行的高手,九头蛇从未想过有人能从这个角度突入分舵,整条甬道里一个机关都没有。

当然也没有守卫。

甬道尽头漆黑的大厅里,停着六口硕大的棺材,史帝夫和猎鹰合力推开了第一个棺材盖,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衣衫已经破败不堪,嘴唇却依旧红润,两颊丰满,猎鹰下意识地伸手在她鼻下试了一下,惊悚地发现她依然有轻而绵长的呼吸。

他们又推开了剩下五口棺材,一口是空的,还有一口里面只剩一具黑色的骨架,剩下的三口棺材里躺着三个年轻的男人,一样是衣衫破败,神情如生,依然有呼吸。

“释意隆,少林前方丈般诺大师的关门弟子,七十二年前失踪。”史帝夫非常笃定地说出了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的名字,然后是另一个,第三个,旺达在女子的棺木里发现了峨眉特有的佩剑,剑柄上也刻着主人的名字,无一例外,这里依然在呼吸的四个活死人,都是七十多年前九头蛇肆虐武林时失踪的年轻高手。

旺达不闺秀地侧坐在棺材沿上,探身在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的人中上按了一下,银色的指甲套里不知弹了什么东西进去,不多时,那男子竟然咳嗽着醒了过来,瞳仁赤金,还没等大侠们开口讯问,他竟然已经出手,闪电般抓向旺达的咽喉。

旁边的史帝夫手疾眼快,一记飞盾把人又给拍晕了,还不放心地点了七八处大穴,旺达抢在他数落自己不够谨慎之前说了正经事:“长眠蛊,是苗疆大巫从天神那里得到的馈赠。”

“七十多年前,九头蛇血洗了一个偏远的苗寨。”猎鹰想起他看过相关的卷宗,“据说他们抢走了一个……什么水晶?”

“天魔水晶。”史帝夫和旺达对视一眼,美丽的红衣女子垂下眼睛,神情变得有点忧伤,“是很可怕的圣物,可以造就奇迹,也可以毁灭天地。”

魏尔森对于所有神神叨叨的东西都怀有本能的不信任,对他来说,蛊毒只是一些草药和虫子的排列组合,天神约等于庙里那些木雕泥塑,大巫么,在他的想象中,多半长得跟少林寺的老方丈一样,只不过穿着有银制牛角的奇装异服。

但与此同时,这位高手对于史帝夫又有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和信任,猎鹰坚信神盾大侠代表了世间的真理和正义,所以史帝夫到哪儿他就到哪儿,谁与史帝夫为敌,他就与谁为敌,反正那些试图砍了神盾大侠的人,往往都计划先砍了猎鹰。

魏尔森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跟他最信任的人谈论他不信任的东西,幸好红翼忽然以一种急促的姿态俯冲进来,发出尖利的示警声。红翼是只栩栩如生的偃甲鸟,本事很大,可以传音,也可以对特定的目标作出反应。

“有人来了。”猎鹰顺了顺红翼的毛,心疼地发现它的一只爪子断了,精铁的腹部还留有半个变形的手印,没有指纹,指节之间明显是金属构件,他的脸色一变,脱口而出:“是他,那个戴面罩的杀手,有一只铁手臂的!”

史帝夫的脸色更苍白了,他几乎是粗暴地抓走了红翼,亲自检验了它腹部狰狞的伤痕,然后笃定地点了点头。

“他们大概在山脚了。”猎鹰根据红翼的速度粗略地推算了一下:“我们是从断崖那边飞上来的,所以他们不可能追到我们的痕迹,多半是……”

“多半是为了这几个人。”史帝夫扫视了一下四周:“刚才那个人瞳色异常,很可能已被某种秘术控制,九头蛇最近动作频频,可能是想动用这些尘封的……‘兵器’。”

我们可以埋伏在门口,出其不意杀掉那些九头蛇杀手,再把这几个人带回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救治他们。猎鹰想着,觉得他的主意简直是万全之策,可惜还没来得及开口,史帝夫已经做了决定,他俯身把那个刚刚被一盾拍晕的男人架了起来,递了过来:“你带他和旺达走,找神医班纳给看看,我跟他们去九头蛇老巢。”

什么,他打算冒充这个人,被九头蛇的杀手带走?猎鹰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那家伙,求助地看向旺达,希望她能摸出点“醍醐灌顶蛊”或者“醒脑智慧丸”来,阻止史帝夫,力挽狂澜,拯救武林盟主和整个江湖。但这个小姑娘真不靠谱,她竟然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

“他们识破了怎么办?”猎鹰知道史帝夫决定的事基本没有更改的可能,但是还是不得不艰难地开始劝谏。

“他认识我。”史帝夫的脸色苍白,目光却坚定极了,甚至还对他的朋友们勾了勾嘴角,“你也许听过他的名字,‘快刀巴恩思’,当年的人都喜欢叫他小巴,他讨厌这个名字,因为听起来像是‘小八’,好像前面还有七个更厉害的人似的。所以我叫他小鹿,因为‘陆’比‘捌’大,听起来厉害一点嘛。”他说着竟然低头笑了起来。

魏尔森觉得一点也不好笑,这笑话蠢透了,武林要完。


评论(42)
热度(215)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