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舌尖上的双修(古代修仙AU,小甜饼,一发完,HE)

*东方古代修仙AU,各种设定不科学不专业,二设的要义啊,就是一本正经的胡扯。=。=

*龙唧这回是条中国龙,中国一点都不能少。

*逗比扯淡,偶尔有点虐,HE,一发完

  

01

 

几百年来,巴基一直住在牛腰村,他最初栖身的那个小水池早就没了,没办法,两百年前一次洪水之后,村里的长者请了高人来改造附近的水利灌溉,那个水坑就被填平了,现在巴基只能趁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稻田或者水井里游几圈。

稻田其实也不错,他冲凉的时候,总能顺便抓几只鳝鱼螃蟹或者青蛙当夜宵。

嗯,巴基是条龙,虽然没什么出息,也没什么见识,连法术都稀松平常,但确实是一条血统纯正的南海龙,根据他鳞片上的纹路,他猜想自己已经有九百多岁了。

跟绝大多数同类不一样,巴基对于修炼十分不上心,他小时候喜欢五湖四海地到处玩耍,后来就常年盘踞在牛腰村,水池子被填平了以后,他甚至干脆搬进了村口的黄大仙庙——那里原本享受村民香火的老黄鼠狼遭雷劫死了,巴基便理直气壮地占了那家伙的地盘,替村民们解决一些孤魂野鬼狐狸蛇甚至老鼠的小问题,换取他们供奉的瓜果点心,偶尔还有猪头羊肉之类的,日子过得也算很不错。

作为一条真正的南海龙,却装成个黄鼠狼混吃混喝,真没出息。

这话是交叉骨说的,这家伙原本只是两条无名尸骸的大腿骨,受了日精月华,修炼成了一个白骨精,不过他运气好得很,几百年前,他无意中寻到一块前朝神威武皇帝的骨骸,靠着帝王真骨庇佑,竟然渡过了两次极其凶险的雷劫,脱籍成仙了,现在替九头蛇管着方圆一千里的精怪们,包括巴基。他们俩关系还算不错,有时候交叉骨会带一些新鲜的果子,来蹭巴基弄到的腊肉或者卤鸡,但他从来不带酒。

“修炼有屁用。”巴基十分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毫无形象可言地挠了挠头上的龙角,每隔三百年,龙角都会长出一个新的分叉,新生的龙角没有鳞片,软软地带着一层绒毛,类似鹿茸,时不时就会痒得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别当我不知道,龙么,还有凤凰,听着挺神气,其实不过是神仙们散养在各地的菜,不定哪天就被拖去爆炒‘龙肝凤髓’了,我才懒得搞什么‘修炼’提升自身口感呢,像这样多好,及时行乐,就算明天被你抓去宰了,也不亏。”

他说的没错,作为九头蛇的小头目,交叉骨偷看过天庭神仙们的记录本,数千年来,真正能成仙的龙族,除了四海龙王以外,也就那条驮着唐僧去取经的小白龙了,少数龙因为修行认真,相貌美好,就能成为神仙豢养的坐骑和宠物,但巴基宁可被做龙肉火锅爆炒龙肝清炖龙爪,也不想做谁的宠物,被谁骑着。所以他跟绝大部分龙一样,属于神仙们散养的食材,在天庭那些大神仙看来,招待远来的道友、人间的帝王,炖只凤凰,炒个龙肝再摆个蟠桃果盘是必须的。

九头蛇就是干这个的散仙组织,他们登记每一条龙的品种、性别、年龄和修炼情况,方便上层的神仙们根据偏好挑选,随订随抓,送货上门,还可以提供代客宰杀的服务,所以,巴基说的也没错,交叉骨甚至觉得,要不是这家伙每年修炼评估的水准实在不太上得了台面,就凭这些年神仙们对一千岁以下嫩龙的偏好,他可能早就被抓去炒了。

话虽如此,交叉骨环视了一下这个只有三两间东倒西歪小草房子的破庙,庙外的水井和稻田,还是觉得这条龙的日子跟“及时行乐”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小心点,别让人知道你在长角。”交叉骨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他:“龙茸是还魂的圣品,只要还剩把骨头,人就能活过来,你想想,多少修仙的人想要,你再想想,被人剁了角,你还能活嘛。”

巴基龙才不管这些呢,他像张龙皮一样,四仰八叉地瘫在供桌上,竖起肚皮上的每一块鳞片,享受着炎热夏日里偶尔会吹过的一点小穿堂风。

 

02

 

那口锅是在天快擦黑的时候被村里的长者带着一大群人,敲锣打鼓地送过来的。据说这玩意是村民甲从外地带回来的古董,本来想放在村子那头气派的宗祠里,煮贡品做年夜饭用,没想到,这口锅十分邪门,无论用多少木柴炭火,都烧不热,而且锅里的食材甚至会越来越冷,盛夏时节,底下用火烧着,还能煮出一锅冰块。

村民试图把这邪门的锅扔了,可是不行,无论扔多远,这口锅总会回到祠堂里,端端正正地镇在一大堆祖宗牌位前面,顺便冰冻所有的贡品,瓜果点心腊肉咸鱼,全都难逃变成冰坨的结局。村里的长者对此毫无办法,后来一合计,就把这口锅送到黄大仙庙里了,附送一只猪头,两盘瓜果,吹吹打打,又烧了几柱好香,看来准备让黄鼠狼出面,以暴制暴。

巴基龙不用听他们文绉绉地胡说八道,那口锅一进来,他就感觉到了嗖嗖的寒意从锅底刻的那颗星星里,不断地发散出来。等村民们走了,巴基立刻从稻草胡乱扎的神像里钻出来,化为人形,拍了拍那只锅:“出来呗,以后咱俩就得一起住了。”

那只锅发出乳白色的光,盈盈地盛满了一锅底,就像是上好的奶酪,巴基龙只有在龙崽的时候,尝过来自西域的奶酪,用冰镇着,配着甜丝丝的葡萄干和香喷喷的芝麻,几百年后,他还记得那种美味,此刻触景生情,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吞下一大口口水。

奶酪里端坐着一个小少年,细胳膊细腿的,金褐色的头发,眼睛是蓝色的,巴基龙根据本能断定,这是一只鬼,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厉鬼。

虽然他没嗅到血气。

鉴于巴基龙已经把道修基础知识和鬼道初级完全还给了他的启蒙老师,他完全没怀疑怎么会有孤魂野鬼没沾血气就变成一个厉鬼了,他甚至一厢情愿地觉得这个少年很可爱,愉快而慷慨地跟他分享了长者送来的猪头——村长老婆的厨艺超级好,卤得十分入味,一般只有过年过节或者有大事的时候才会拿来贿赂他这只“老黄鼠狼”。

作为回报,小鬼同意巴基龙变小以后,窝在他冰凉的锅里解暑,在这个热得龙都快要被烤化了的季节,他的锅简直是西方极乐世界。

巴基觉得窝在锅里,抱着凉飕飕的小鬼,给他个神仙也不换。

这个小家伙真的很可爱,我们可能在哪儿见过。

有点熟悉,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

 

03

 

细胳膊细腿的小鬼叫史蒂夫,除了一个名字,他几乎记不得他生前的事了,也不记得他到底是怎么变成了鬼,又为什么没有去好好投胎,以至于变成了厉鬼——他甚至连什么是厉鬼也不知道。龙也忘光了那些陈年的知识,他当时忙着啃一个又大又甜的李子,含含糊糊地回答说:“厉鬼嘛,就是超级厉害的鬼。”

史蒂夫看起来对这个答案挺满意的,他随便巴基用他的锅冰镇李子、西瓜、鲜鱼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某些月明星稀的夜里,他还愿意跟龙聊聊以前的事,他觉得认识龙以后,好像渐渐能想起某些前世片段了。

比如,“我觉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好像很厉害。”

比如,“我好像很年轻就死了,还有什么事没来得及完成,又或者是……我因为要做这件事,才急着去死?”

比如,“我觉得我弄丢了一样重要的东西,或者是一个人,我必须得找到他。”

又比如,“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巴基很少回答他,龙是一种很贪睡的灵兽,尤其是吃饱了,窝在凉快的地方,龙茸又没有痒得他抓心挠肺的时候,他总是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史蒂夫坐在锅沿上,看着他毫无心机的睡颜,总会忍不住摸摸他嘴角甜蜜的弧度,或者,小心翼翼地,摸摸他头顶还未完全成型的龙角。

我认识他,我活着的时候就认识他。

史蒂夫断定。

 

04

 

交叉骨是在立秋之后的第三天来的。

那是半夜,稻子还没成熟,稻田里整夜整夜都是青蛙叫,巴基去游了一圈,带回来三只螃蟹:“这叫‘六月黄’。”龙轻车熟路地钻去村长家弄来了葱姜、盐醋和豆油,准备点火炒蟹:“中秋以后螃蟹肥美,但现在更香更……”他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看到交叉骨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带着酒,于是咬着嘴唇笑了一下:“……更香更甜。”

天亮之前,他们三个分掉了螃蟹,喝光了交叉骨带来的酒。

 

“好啦,我要出个远门,你帮我看着这地盘,别让老黄鼠狼的徒子徒孙抢回去。”巴基龙搂着史蒂夫的肩膀说,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都是醉意,脸色酡红,不笑的时候也微微上翘的嘴唇润润的,让人忍不住想尝。

史蒂夫是喝不醉的,他下意识地抓住了龙的手:“你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巴基低头笑起来,他捏了一下史蒂夫的肩膀:“你就藏在那个破神像里就行了,上面有我画的符咒,就算白天,太阳也照不坏你,反正这村里没什么大事,无非是谁家猫丢了,谁家狗跑了,谁家闹老鼠,偶尔有乱来的小狐狸精或者黄鼠狼,你吓唬一下,它们自然就不敢在这里胡闹。”

史蒂夫抬头看向他:“你去哪儿,你什么时候回来?”

巴基仗着身高优势在他的头上揉了一把:“在我回来之前别犯傻,螃蟹给我留着。”

他说着,轻轻抱了一下史蒂夫,便站起身,对交叉骨微微点头,然后跟着他向外走了。

 

05

 

史蒂夫堵在庙门口,抱着他的锅,锅里炒螃蟹的汤水甚至还在滴滴答答地流,不过他那双蓝眼睛,却锐利如刀。

交叉骨看了一眼龙,龙无可奈何地咬紧了嘴唇,他还没想好怎么撒谎,史蒂夫就开口了,对交叉骨说的:“你不能带他走,谁也不能。”

交叉骨毕竟是一个已经渡过两次天劫的神仙,一个抱着锅的小鬼,哪怕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一个厉鬼,对他来说,跟只小龙虾没两样,他和颜悦色不想动手,只是因为巴基真是条很可爱很懂事的龙,这么多年,从未给他找过麻烦,他虽然给九头蛇干活,却也算是良心未泯,只要有可能,他愿意尽力让每条龙都能完成心愿,走得平静从容。

但史蒂夫先发动了进攻,他的锅稳准狠地砸向了交叉骨的脸,后者躲了一下,还是被甩了一脸姜末。

“史蒂夫!”巴基有些焦虑地喊了一句,他难得有一个投缘的朋友,考虑到鬼这个物种和白骨精一样,并没有什么食用价值,如果史蒂夫低调修行,鬼仙一道虽然艰难,却也不是不能修成正果的,而若是螳臂当车,跟交叉骨动手,他几乎一定会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他可能已经死了好几百年。

“让开。”交叉骨十分好脾气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姜汁,好言好语地讲道理:“不然我就送你去投胎。”

史蒂夫的锅在空中转了个流畅的弯儿,又回到了他的手里,他扬起下巴,挑衅地哼了一声:“我能跟你耗几百年。”

交叉骨皱了皱眉,他可耗不起,上面的神仙还等着嫩龙待客呢,所以他伸手抽出了骨剑。

还没等刺向那个小鬼,巴基龙就从后面扑倒了他,然后大声地吼叫他的小鬼:“快跑,你这个笨蛋,快跑!”

交叉骨的身上冒出青色的光,光芒化作铁索,如有生命般捆住了龙的手脚,巴基被迫化为龙形,就像一条待宰的鱼一样,只能在地上扑腾两下,动弹不得。

史蒂夫站着没动,他最恐惧的猜想已经成真,所以甚至冷静下来,他向前一步,摆出了寸步不让的架势。

交叉骨终于发动的进攻,骨剑携着青光,直刺史蒂夫。不停挣扎的龙已经被越来越多的铁索捆得结结实实,甚至连龙嘴都像捆鸡鸭一样扎紧了,四肢和躯干的铁索甚至已经勒进鳞片,他又痛又急,灰绿色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出来,他想他的朋友完了,史蒂夫栖身的锅会被骨剑插成几块,他本人会魂飞魄散,从此天地之间,再没有史蒂夫。

交叉骨也是这么想的,他甚至在骨剑刺中锅底的一刻,就冷笑着勾起了嘴角。

断裂的声音确实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却不是那只锅。

交叉骨发出一声惊叫,嵌在骨剑护手上的那块神威武皇帝的遗骨不知为什么,竟然凭空而起,挡在了骨剑和史蒂夫用那只傻乎乎的圆底锅之间。

帝王真骨发出金色的光芒,那口锅上的锈迹、炭灰和油渍飞快地消失了,它重新变成了耀眼的亮银色,中间那颗星星发出幽蓝的光,交叉骨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执着半截断剑,难以置信地喃喃道:“这是罗杰斯的神盾!”

前朝神威武皇帝罗杰斯,也就是这口锅,以及那块庇护了交叉骨两次的遗骨真正的主人。

史蒂夫弯腰捡起了那块遗骨,再站起来的时候,少年细弱的胳膊腿都在一片金光中长高长壮了,威风凛凛的铠甲重新出现,在朝霞里闪闪发光。

“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他轻声说,不知道是对他的盾,他的骨头,还是躺在那里的,他的巴基。

 

06

 

交叉骨走了。

他不可能跟史蒂夫动手,他的修行功果全赖神威武皇帝庇佑,若是恩将仇报,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末流的散仙,就算是大罗金仙,西方罗汉,也会瞬时招来天雷,死无葬身之地。

那可不太划算。

史蒂夫花了好半天才解开巴基身上那些锁链,伤痕累累的龙只能变回半人,头上还有龙角,屁股后面还有尾巴,他下意识地把几颗眼泪凝成的龙珠扫到屁股底下藏起来,他觉得哭鼻子超级丢脸,却只能眼圈红红地看着史蒂夫。

漫长的岁月匆匆而过,龙现在想起来了,他还是只龙崽的时候,就跟那一世的罗杰斯认识了。

“我在海边差点淹死,幸亏有你。”史蒂夫轻抚他的脸颊,低头亲了他一口。

巴基曾经跟着神威武皇帝去过很多地方,打过很多次仗,在某一场至关重要的战斗里,龙和敌方的法师一起被卷进了法阵之中,龙设法回来的时候,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记忆,听说书人唱起英年早逝的神威武皇帝,他莫名觉得心脏绞痛。

沧海桑田。

龙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史蒂夫依然是那个执拗的小傻瓜,做鬼也做得如此超凡脱俗,依然是这么厉害的鬼。

“只是现在……心愿已了。”史蒂夫并不掩饰他的难过,他搂紧了他的龙,恨不得把巴基按进自己身体里,却觉得力不从心,他是个栖身在自己前生武器里的魂魄厉鬼,心愿已了,所有的魂魄都要去投胎转世,他正渐渐失去实体,他的盾摔在地上,咣的一声。

像是砸在龙的心里。

巴基反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不,你不能走,我很笨的,我肯定找不到你……”

“我来找你。”史蒂夫跟他贴了贴额头,“别怕,等我十八年,我来找你。“

“放屁!”巴基骂道,他平时就是这么条不讲究的龙,此刻更是顾不得什么礼仪什么文绉绉,他另一只手也握住史蒂夫的手,如果不是史蒂夫的下半身已经开始虚化,他一定会把脚和尾巴也缠上去:“你,立刻,吃我的角,快!”

他说着,不等史蒂夫反应过来,手指化作龙爪,直接把头上那段龙茸给切下来了,血淋淋地往史蒂夫嘴里塞。

龙茸是还魂的圣品,只要还剩把骨头,人就能活过来。

龙角血滴在那块经历过两次雷劫的骨头上,它就从墨玉般的纯黑变成了骨白,被血浸透,在金色的光芒簇拥下,飘进了史蒂夫半透明的魂魄之中,他在朝霞里变得越来越清晰,最后,他有了影子。

他活过来了,做人的诸般善果,做厉鬼的数百年修行,渡过雷劫的骨头,再加上龙茸,让他本身就有了半仙之体,只要再吃一副龙肝,一定可以原地飞升。龙觉得很放心了,他把头埋进对方温暖的怀里,贴着他结实的胸肌,隔了近千年,再次听到了对方有力的心跳,他都想起来了,他们还在一起的日子,他们亲吻的味道。

断了角的龙,就活不成了,巴基希望史蒂夫不要浪费。

他觉得他这辈子很值,毕竟,能有几条龙能被自己最心爱的人、而不是那些又讨厌又虚伪的神仙吃掉呢。

“大火快炒,别加香菜。”龙轻声说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07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润余成岁,律吕调阳。

又过了好几年,九头蛇发现天庭最有权势的大仙神威盾武神罗杰斯竟然从未订购过任何龙凤食材,生怕是自己的服务不够好,或者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神,于是,倒霉的交叉骨被派去调查客户体验。

看到神威盾武神的仙府竟然还在牛腰村黄大仙庙,交叉骨就觉得胃里被灌了三斤水银,简直让他脑袋发麻,两腿发软。

底层散仙不能对工作挑三拣四,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故地重游。

牛腰村,黄大仙庙,竟然已经被有心人修葺一新,东倒西歪的破草房变成了气派的青砖大瓦房,墙上爬着丝瓜和葫芦,房前种着桃树李树,正是暮春,沉甸甸的果子正要成熟,院子里弥漫着甜丝丝的果香。

正殿那只稻草扎的黄鼠狼雕像已经不知所踪,三条腿的供桌也换成了气派的酸枝木条案,供桌后面挂着一张巴基人形的画像,丰神俊朗,旁边龙飞凤舞地题了三个大字:“龙神图。”

然而巴基龙却没什么长进,他还是像张龙皮一样摊在供桌上,眯着眼睛啃着刚成熟的李子,罗大仙那只连天庭的神仙见了都要抖一抖的神盾就倒放在他手边,里面装满了碎冰碴,镇着李子,还有仙桃和甜杏。

他依旧经常忍不住挠他的龙角——这才过了几年,断掉的龙角竟然重新开始生长,又是茸茸的,特别痒。

巴基龙向来觉得他和交叉骨并没什么私人恩怨,十分殷勤地留他吃饭,带着东海的对虾、西域的葡萄酒匆匆赶回来的罗大仙似乎也对此没什么意见,他甚至还从后院的芝圃里拔了几根品种奇异,清香扑鼻的灵芝,蘑菇似的炒了一盘,算作款待客人。

对于交叉骨疑惑的私人问题——“断角的龙为什么不仅没死,甚至修为无损,看起来还有点精进?”以及他的来意——“为什么罗大仙从来不订购我们价廉物美的新鲜龙凤外卖?”罗大仙的回答很是简洁,他当着交叉骨的面,毫不避讳地把巴基拽过来,强行给他喂了一大口灵芝,后者显然对蘑菇非常不感兴趣,虽然贪恋罗大仙的吻,还是在完事以后,第一时间灌了一大口葡萄酒,还要愤愤地骂上一句:“呸呸。”

“灵芝对你身体有好处。”罗大仙毫不掩饰他的宠溺,一面轻抚巴基的背,一面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交叉骨:“听说过‘双修’吗?”

作为一只千年白骨精,走南闯北天上地下都有门路的交叉骨才发现自己有点没见识,他当然听说过双修,所谓双修,必定是阴阳采补,然而……你们两个,好像都是男的吧?

千年白骨精并不是个棒槌,所以他绝对不会继续问下去,反正,大仙终归是大仙,他和他的龙,显然已经双修成功,琴瑟和谐,用不着旁人指手画脚。

令交叉骨没想到的是,他的这次拜访可能提醒了罗大仙,不过两三年后,天庭就通过了《智慧灵兽保护法》,包括龙在内的多种有灵智的动物,都获得了和人类一样的地位,任何地仙散仙甚至天仙都不能随意猎杀食用他们,九头蛇因此土崩瓦解,不过交叉骨觉得这不是坏事,他早厌倦了抓龙杀龙的日子,不如就此放下,四处游历。

没准,哪天也能遇到一位白骨精小姐,从此双修,快乐赛神仙呢。

 

==========The End============

最近一定要一鼓作气把龙唧更完,重温美国队长和他的龙,戳这里:

http://www.lofter.com/tag/冬日之龙?from=tagsearch

 

评论(38)
热度(605)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