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可怕的好人


我中学的时候,班主任是个风风火火的女青年,教学水平够高,也很用心,常年强迫成绩不好的学生放学后留下来,免费补课,直到成绩提高到平均分以上,才许退出,在多数人眼里,她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师。
当时班上有个男生Z,是个牲口级的学霸,基本上,要甩第二名几十分,数学和理综永远都是满分,英语不短板,连作文都写得很漂亮,为什么没进实验班,是个谜。有人说是因为家境不好,名额被人挤了,也有人说,是跟年级里一些老师,有矛盾。
我怀疑两者都有,反正他开学的第一周就跟我们数学老师闹翻了,从此窝在教室后面的角落,一般不说话。但Z是个好人,做值日从不偷懒敷衍,对待同学,也是有问必答,哪怕是人人争分夺秒的高三,他也能花一整个午休的时间,给班里一个听力有障碍的男生,从头到尾,用方便对方理解的0.7倍语速,讲完了一整套卷子。
那年是考前报志愿,学校先发一张自制的表格,让学生填个意向,然后班主任会根据学生的平时情况,提供意见,帮忙决策。Z当然报了清北,当年我们学校还没没落,班里有一半的人考上清北也没啥稀奇的。
班主任偏偏把Z叫走,谈了一节课,又一节课。我们几个常年跟在后面围观Z一骑绝尘的小伙伴私下里说,Z考不上清北,我们还报什么志愿,直接复读好吗。
然而,班主任并没有,劝阻其他任何一个排名前二十的学生,报清北。
偏偏是Z,一骑绝尘,常年班级第一,年级前三的Z。
前面说过了,Z的家境不好,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也许是自己没参加过高考,并不真的了解儿子考卷上那些分数意味着什么,也不认识什么有经验的人,家长总是对班主任的话深信不疑,更何况是,三番两次打电话叫他们来面谈,语气诚恳看上去认真负责的班主任。
正式报志愿那天,学校要求双方家长到场,我们全班人都看见,Z的妈妈哭着求Z听老师的话,Z终于受不了,一个人从后门走了。Z爸爸替他填了正式的表格,不是他想疯了的清北。
高中最后一个月,Z很是消沉,每天都在看一些大部头的高等物理或者数学书,不复习,不做题。
Z的高考成绩低得史无前例,只比清北那年的分数线高40分而已。班里第二名比他低20多分,进了清北,Z最想去的专业。
我跟Z没说过几句话,他后来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再说L。
L男生,是我高三的同桌兼哥们,好有趣的家伙,随时能用一打白纸规划出一个智力游戏,让好几个人传来传去,玩好几节课。
L男生不太学习,全靠智商,对愚蠢的大人们啊,一视同仁地毫不掩饰他的鄙视。一模的时候,总分750,他考了375,然后他宣布,我要考清北。他就这么填了志愿,没人阻止他,他父母常年国外,每次家长会,包括填志愿那次,来的都是个耳背的老太太,随便他怎么搞。
我们学校,类似优秀班干之类的加分名额不少,班主任分配,但为了学校的面子,基本上,默认只分配给报了清北的学生,力求清北人头最大化。L么,二模成绩坐火箭一样过600了,我们班恰好多的那个加分名额,人人都觉得应该给他,然而,并没有。
那个名额,出乎意料地,给了一个没报清北的女生,她不用加分,就比她报的那所学校,高了30分。她委婉地拒绝过,但班主任决定了。
结果不太美好,差了1分,L跟清北失之交臂。
对了,我们学校很是土豪,每出一个考上清北的学生,班主任可以按人头领钱,还算是一笔巨款,按当年帝都的房价,如果Z和L去了清北,那笔奖金够一套郊区小房子的首付了。
所以,就算从最自私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我也很难理解班主任为什么要执着地阻止Z,为什么不把加分给L。那个时候,我才是个十几岁的学生,不理解人的动机并不总是理性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得不说服自己相信一切只是巧合。只是她对Z的判断失误了,虽然这失误就像博尔特把自己绊了个跟头一样难以理解;只是她觉得把加分给进步神速但之前成绩平庸的L不足以服众,虽然她也没让我们投个票表个态什么的。
后来,偶然听说,我们毕业后她就怀孕了,五六个月的时候,却毫无征兆的流产了,一对双胞胎,恰巧都是男孩。
对不起,我迷信了,总觉得,这是某种冥冥之中的力量,为那两个莫名其妙被毁了高考的男孩子,讨回公道。
L和Z都得罪过她,两个高智商的男孩子都中二地当众让包括她在内的大人们难堪过,但我总觉得,她不会承认自己是记仇了,要用这样的方式去惩罚两个其实不怎么懂事的少年。她一向坚决,敬业,负责任的态度,让我相信,那个时候,她很可能是真的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己没有带着情绪去完成一个高三班主任的工作。
后来我也工作了,见了越多人,经历了越多事,才渐渐明白,课本里说的“理性人”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模型,跟“光滑的平面”或者“0电阻的电线”一样,从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现实中的人,多半不会无私,却也不肯按照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去做决策。
坏人不可怕,真的,敌人会让人警惕,让人奋进,让人小心翼翼,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人做事的人,他们如果还是某一领域的专家,还是多数人眼里值得信赖的好人,那才可怕。
这些陷入情绪而自己不知道的人,越是坚决,越是敬业,就往往越可怕,因为他们的坚持,他们的“负责任”,都是最具有战斗力的,他们会为了自己认为的“正确判断”,不计成本、不计个人得失、甚至充满自我牺牲精神地,跟全世界战斗到底。
小到一个中学老师,大到一个国家元首,从二次元到三次元,从邪恶的坏人到强大的超英,都不外如是。


*商稿,商用转载请先联系

评论(60)
热度(194)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