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The Winter Dragon/冬日之龙22下(现代魔法U,龙和战士,HE,糖拌玻璃碴)

22

*今天有点虐


几十盏老式的白炽灯啪啪地亮了起来,笨重的风扇呜呜地转动着,空旷的大厅里环绕着无数巨大的机器,幽幽的蓝色光柱里,站着一个秃顶的男人。

“史蒂夫·罗杰斯,很久不见。”那个带着一点点微妙外国口音的声音,是佐拉。

史蒂夫把盾牌横在身前,自从他在记忆中看到过佐拉对冬兵做过的那些事,他就毫不犹豫地给这个男人贴上了“敌人”的标签,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对于特赦了佐拉、并且跟海德拉龙舍有很多合作的神盾局都开始心存戒备。

“别这么紧张,队长。”佐拉咯咯地笑起来,他一挥手,遍布整个空间里的蓝色法阵都隐去了光芒:“我并没有恶意,如果我们可以合作,就能拯救这个世界,让人类变得更好……”

“放屁!”从来不说脏话的美国队长简洁有力地打断了对方的滔滔不绝,他的目光飞快地扫视着那些嗡嗡作响的机器——他猜想外面那个吞噬天地的法阵的“核”一定藏在这里,只要能毁了它,就不会有大批的牺牲者,世界会重新回归正常。

可惜佐拉的脸皮真的很厚,他毫不在意地接着说了下去:“互联网时代一切都不一样了,队长。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我确实使用了‘献祭’,但它并不是无差别地收割所有的生命和灵魂,我的算法……”他转了个身,指向那些嗡嗡作响的机器:“……通过消费习惯、学历、工作、人际关系和行为方式,我可以挑选出那些心中藏有暗黑能量的人类,嫉妒、贪婪、狂妄、自私自利或者别的什么,他们被标记然后成为祭品,这是他们应得的,真正高尚的人应该感谢我净化了人类,不是么?”

“没有人是真正高尚的,应该被惩罚的是错的行为而不是不好的想法。”史蒂夫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悄悄放出了探查法阵,然而这个地方似乎已经被佐拉完全控制,除了对方自己的法阵,一切其他能量都无法流动。

佐拉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世界需要秩序,人们需要恐惧,自由只会让人类变坏,每个人都应该被戴上项圈,就像龙,那些不劳而获的小东西。”他敲了个响指,远处角落的灯也亮了起来,那大片的阴影里有一只很大的铁笼子,里面关着至少三十条龙,戴项圈的少男少女一丝不挂地成排跪着,驯顺而麻木。

“你从来不懂龙,更不懂人类。”史蒂夫下意识地攥紧了冬兵的手,后者在见到佐拉的一瞬间就有些僵硬,他几乎动用了全部自制力才没有用尾巴卷住史蒂夫的脚腕。

佐拉再次爆发出那种讨厌的咯咯笑:“不,队长,你错了,你的感情影响了你的判断,龙和大多数人类一样,永远是奴隶,他们最适合的位置就是跪在你的脚边。”

他说着一挥手,一道淡蓝色的光集中了旁边某个机器,下一秒冬兵就双手背后,像那些笼子里的龙一样,跪在了史蒂夫脚边,银色的翅膀撕裂结实的战斗服,半拢着凹出了一个展示性很强却不怎么舒服的姿势,赤裸的后背上都是冷汗,呼吸也变得非常粗重,显然在忍受着某种可怕的疼痛,整个身体僵硬颤抖地贴紧了史蒂夫的小腿。

“植入式控制装置,直接刺激他的脊柱神经,比普通的外置式项圈美观方便,而且力度更强。顺便说,海德拉龙舍所有的龙都知道每一下电流代表着什么,我可以让他立刻脱掉裤子,吻你的鞋。”佐拉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朗姆洛把他们教得很好,每一条都是。别动,队长,相信我,在你找到我之前,我就可以启动自毁程序,杀了他。”

“这不可能。”史蒂夫表面上非常冷静,悄无声息地打开了精神链接,开始在冬兵身体内部勾画隔绝能量流动的法阵:“龙的生命远比人类强悍,电流没法杀死他们。”

“是的,而且排异性非常强,说老实话,大多数实验品都死于感染或者过度干扰,只有他活了下来,冬日战士从来不让我失望,他是最特别的,无论是战场还是实验室。”佐拉眼睛里闪着狂热的光:“你没法想象他有多珍贵,他跟海德拉所有的龙都不一样,真的,罗杰斯队长,我必须要感谢你,把他带回我的身边,他几乎是整个计划成功的唯一希望。”

“你已经死了,你做这些事,真正想要的复活,对么?”史蒂夫发现,即使通过精神链接,为冬兵勾画隔离法阵依然非常困难,而且他还必须小心翼翼,不能惊动佐拉放在冬兵体内的那个什么控制装置:“七年前那次失败的实验杀死了你,但是通过某种方式,你开始使用赫茨尔的躯壳,直到上个月,你再次被失控的献祭吞噬,不得不承认,你仍然能保有残缺的灵魂已经是奇迹了。”

“你猜对了绝大多数事,队长。”佐拉十分没有诚意地播放了拍两下手的声音,“但我不需要一个躯壳,我曾经是个死灵法师,操控赫茨尔的躯壳很简单,只要给他垂死的身体注入一点点龙的生命力,就可以保持尸体的活性,我就可以像操控木偶一样,控制他完成绝大多数事。”

“之前,神盾局发现的死于献祭的龙和人类,也是你实验的一部分?”史蒂夫能推断出结果,却想不出佐拉既然不需要一个新的躯壳,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冒险使用献祭来研究龙和人类之间的能量转移。

“那些实验都是失败的。”佐拉着迷地盯着冬兵和史蒂夫:“但你们成功了,罗杰斯队长,你难道没想过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牺牲会奏效,为什么一个结合让你重新找回了力量,甚至让你们两个都更强大?别告诉我你真的相信都是因为爱情神奇的力量,不,这不科学,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龙有什么特殊之处么?”

史蒂夫挑眉:“每一条龙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当然很特别,他是我的伴侣,被我深深爱着的那个人,那条龙。”

佐拉咯咯地笑起来:“亲爱的队长,我简直想要把你的话用花体字抄写在曼哈顿最高的那栋楼上,太感人了,我都要哭了。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不,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一点也不了解龙,更不了解海德拉。”

史蒂夫感觉到冬兵整个身子变得滚烫,作为一条寒系龙,冬兵只有在身体极其虚弱、不舒服或者某些特别的时刻,才会变得热乎乎的,史蒂夫有些担心地蹲下身子,跟他的龙贴了贴额头,空气中金色的力量开始回应他的召唤,自顾自地开始勾画隔绝法阵,他瞥了一眼佐拉:“然而海德拉也从未真正了解过这种生物。”

佐拉意外地沉默了,那些电子屏幕里快速闪烁着混乱的色块,昭示了这个幽灵的状态极不稳定,片刻以后,他竟然叹息了:“是,我误信了……以为可以用克隆和祭祀来繁殖龙,所有海德拉的龙都不是真正的龙,它们缺少力量,没有灵魂。”

“而冬日战士……他是特别的。”佐拉毫不掩饰他的着迷:“亲爱的队长,你认识他的父母?”

史蒂夫并不想回答佐拉的任何问题,可是他的龙分明地抖了一下,翅膀不自然地向下弯折,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大颗的冷汗在他的脊背上结成冰霜。

“巴恩斯先生和太太都是很好的人,他们在军队任职,都是魔法师,确切地说,伪装成魔法师的龙。”史蒂夫说得很慢,他的法阵敏锐地捕捉到了控制装置发生变化的一瞬间,只要再给他几分钟,他就可以搞定。

“不,你错了。”佐拉又笑起来,“巴恩斯太太是人类,百之百的,人类。”

史蒂夫微微皱眉,这不可能,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师,他可以根据力量的流动判断出很多事,他很确定,他的伴侣是一条百分之百的龙,而且,生物学家不是早就证明了人类和龙无法通婚繁殖吗?

“力量和情感。”佐拉的声音里甚至有一丝叹息,“智慧生物永恒的追求,龙和他们的伴侣结合的时候,只有感情足够强烈,双方的力量才会发生结合与传承。换句话说,这种生物的生命和力量都必须源于虚无缥缈的爱,怪不得真正的龙数量极其稀少,近百年来,大概只有他这么一条了。”

史蒂夫本能地不相信佐拉说的任何一个字,但事实上,人类确实从来没有搞清楚过龙到底从哪里来,又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无数个世纪以来,人类对这种神奇的充满力量的魔法生物惧怕又向往,骑士们通过杀死龙来获得荣耀,魔法师们捕捉龙作为坐骑和炼制魔法药剂的材料,近百年来,龙更是成为了人类的奴隶和宠物,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成了人类社会无数商品中的一种——如何制造出来的并不重要,只要能够消费就好了。

“你的龙更特别一些。”佐拉说着,地面上腾起了淡紫色的烟雾,开始勾画出一个非常庞大而复杂的法阵,邪恶的力量汩汩流动,争先恐后地吸食着献祭攫取的力量:“他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和一条更强大的上古龙的龙崽,融合了人类和龙的力量,他是真正的绝妙的不可或缺的媒介,这一次你没法阻止我,亲爱的队长。”

史蒂夫不露声色地完成了法阵的最后一笔,他用盾牌护住他的龙,扬眉一笑:“是么,我可不这么看。”

 


====一点闲话的分割线=====


Evanstan的本子《他和他的秘密生活》大概最近就能印好啦,印场表示拖期都是杭州论坛的锅~【够……



====无关的分割线======


我在格瓦拉发了篇《寒战2》的影片,有账号的小伙伴给我点个赞吧么么哒~

点赞戳这里

评论(24)
热度(240)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