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The Winter Dragon/冬日之龙22上(现代魔法U,龙和战士,HE,糖拌玻璃碴)

前文戳这里

(基本上搜“冬日之龙”tag就OK啦)

以及,时隔多日,终于要开虐了……HE请放心。

22

 上

隔着七十年的时光,“未来博览会”上那些五光十色的热闹或许已经落伍,并不比现代科技更神奇,然而旧梦重现,依然令人有种莫名的激动。史蒂夫的目光在霍华德·斯塔克和那辆会飞的汽车上停留了片刻,他的老战友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儿子托尼·斯塔克已经将“穿着盔甲在天上飞来飞去”做成了事业的一部分。

冬兵没有这些多愁善感,虽然他的记忆回来了,但他依然觉得,往事仍然在透明玻璃墙的另一边,看得见,摸不着,对于眼下的热闹和曾经的自己,他更多的是无法抑制的好奇,如果不是在危机四伏的幻境里,他多半要偷偷摸过去,尝尝巴恩斯手里那袋五颜六色的糖。

“所以……我们怎么办?”冬兵用他银光闪闪的左手戳了一下史蒂夫:“我并不觉得我和……‘我’越来越接近。”他说着,舔了一下嘴角——不远处的巴恩斯正用同样的动作,舔掉嘴角的糖沫。“我没觉得甜。”冬兵认真地舔了一次,又一次,然后十分遗憾地把结果告诉他的伴侣。

史蒂夫忍不住笑了,他凝视冬兵的眼神温柔而专注:“我猜是你的记忆,我那时候……太多愤怒太多不由自主,我甚至不记得你弄到了一袋糖——战争时期,那很珍贵,你一定花了很多心思才……”

冬兵觉得更遗憾了,不过他还是像个大人一样抱了一下他的伴侣:“那不是你的错。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两盒巧克力,有脆脆的榛仁和黏糊糊的太妃糖……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我不知道,情况很奇怪。”史蒂夫随手用一根手指在空气中画了一个简单的探查法阵,空气中立刻有金色的力量浮现出来,回应着他的力量,龙先生本能地察觉到,这甚至比之前在复仇者大厦的时候还要强大。

“幻觉?”冬兵疑惑地盯着如同实时能量监控般不断扩张变得越来越清晰的法阵:“有人困住了我们,却让你变得更强?他图什么?”

“我不知道。”史蒂夫重复了一遍,语气里罕见地带了一点点不确定:“我只能推测,有人用你的记忆,构筑了一个幻境,而且正在不断地聚集能量,奇怪的是,它虽然困住了我们,但是看起来并没有针对你和我的恶意,我们甚至可以动用这种力量。”

冬兵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透过史蒂夫的肩膀,他看见巴恩斯和他的史蒂夫在一个彩票站似的征兵处门口告别。在他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他应该从未注意过几步以外的厄斯金博士,可是莫名其妙的,他察觉了对方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他们的视线——甚至不是记忆里那一对,厄斯金博士正注视着他和他的史蒂夫。

“喂……”冬兵保持拥抱的动作,右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史蒂夫,几乎贴着他的耳边轻声问:“如果幻境里出现了不存在的人,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出去?”

“理论上是的……”史蒂夫并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个地方的运行原理,不过所有精神系的法术都大同小异,一旦陷入其中的人找到里面的破绽,就能够破除幻境。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给他的龙普及法术基本知识,龙先生已经随手抄起了美国队长无坚不摧的盾牌,简单粗暴地扔了出去。

有星星的盾牌打着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了正在拥抱告别的史蒂夫和巴恩斯——他们都是真实的幻影,美好的记忆的一部分,看得见,摸得着,却不存在,只是执念般自顾自地重现着不可追的往事。史蒂夫或许下不了手,可是冬兵不会犹豫,他已经习惯了做正确的事,不管感情上是否难过。

盾牌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穿过一切,在撞上厄斯金博士的前一秒,对方露出了一个他们两个人都觉得似曾相识的微笑,然后左手竖起一挡,盾牌撞上了某种看不见的墙或者结界,迸发出耀眼刺目的光芒,史蒂夫下意识地侧了侧身,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的龙。

等他们再次能睁开眼睛,五光十色的未来博览会,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超短裙的辣妹、正要告别的史蒂夫和巴恩斯甚至那个神神秘秘的、绝对不是真正的厄斯金博士的博士都消失了,史蒂夫和冬兵身处一个破败的杂货店里,身边顶天立地的货架上堆满了生锈的黄铜咖啡磨,到处都是尘土和蛛网,在他们眼前,是一扇虚掩的门。

“这又是什么剧本?”冬兵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在他乱七八糟的记忆里胡乱翻了一通,却没找到答案。

“战略科学军团驻地。”史蒂夫伸手握住了门把手:“七十年前,他们给我新的身体的地方。而且……这并非幻境。”

冬兵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走了进去,在关上门的前一刻,他瞥了一眼脏兮兮的玻璃窗外,二十一世纪的街道阴森漆黑,没有星月,没有路灯和闪闪发光的LED广告牌,没有一个人。

他们穿过一条长而晦暗的通道,穿过了好几道厚重的铁门,最后一扇门打开的瞬间,史蒂夫停顿了一下,伸手握住了冬兵的手,他急着拯救世界,却不绝对想再次把他的伴侣弄丢了。

几十盏老式的白炽灯啪啪地亮了起来,笨重的风扇呜呜地转动着,空旷的大厅里环绕着无数巨大的机器,幽幽的蓝色光柱里,站着一个秃顶的男人。

“史蒂夫·罗杰斯,很久不见。”那个带着一点点微妙外国口音的声音,是佐拉。


评论(19)
热度(246)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