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美队三影评】我站Bucky,我站TeamCap(有剧透)

*我们崇拜美国队长那样近乎完美的英雄,羡慕钢铁侠那样的人生赢家,而事实上,我们最有可能成为的人却是Bucky,被飞来横祸夺取平凡平静的生活,被利用,被构陷,被夺去一切,却无处伸冤


美国队长是个完美的骑士,真正的英雄,他代表的始终是自由和平等,他尊重每一个人,不偏见不盲从,永远做正确的事,百死不悔,就算只有他一个人,就算他面对的是压倒性的力量,他也不会退。从他还是布鲁克林一个穷困瘦弱的年轻人的1940年,到他具有人类巅峰身体的2016年,这一点从未改变。

美国队长被人敬仰,然而人们更希望成为的是钢铁侠那样的人生赢家。

人人都爱钢铁侠,为什么不呢?

托尼·斯塔克高智商能力强,他在山洞里就能造出钢铁侠初代机,反派的科学家们在实验室研究了几个月却一无所获;他有钱,名车豪宅不算什么,托尼炸掉一座大楼之前淡定地把它买了简直酷炫得只想让人大喊壕我友。他有很多朋友,辣椒、罗迪、没了的贾维斯和仍然带有一点点老贾意味的幻视,他在政府里很有关系,在社会上很有资源,他是个一呼百应的霸道总裁,还是孩子们的偶像,无数人整天坐在附近的咖啡厅,只为了看钢铁侠飞进大楼。

托尼·斯塔克其实远比史蒂夫·罗杰斯好相处,美国队长是个说一不二的英雄,他的世界里黑白分明,没有交换,没有妥协,而托尼不一样,他在成为钢铁侠之前,首先是个霸道总裁,他是个商人,所以懂得变通处事,懂得交换,懂得用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利益,懂得最大限度的利用手里的资源和人脉,达成自己的目标,这不是坏事,更不是贬义,多数时候,你或者我,做决策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所以钢铁侠赞成并且积极推动索科威亚协议,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合同,首先,不签的话,“他们会逼我们这么干”,其次,“消除负面影响以后,条款可以更改”。换句话说,他签字并不代表认同协议,只是迫于形势,决定交换,这种代价还是暂时性的。

而队长不一样,在电影中,他是所有超英中唯一认真翻阅了协议的人(那么厚一本,几乎快看完了,呃,我买房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细读我的合同),然后他认真地提出了他的异议,他质疑做决策的人会有私心,怕那些人的动机会变,怕超英行动的时候被被掣肘,怕同伴们受到伤害,怕民众们得不到正义,在他拿起笔考虑签约的时候,还问钢铁侠的是“有应急预案吗?”对于队长这样的英雄来说,签约等于承诺,一诺千金,他签了,就会遵守承诺,不会玩文字游戏,不会钻协议的空子,他就是这么一个老派的家伙,70年从未改变。

我赞同导演的观点,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在协议的问题上,都没有错,他们针对的是不同的方面,采取的是不同的手段,动机都没有错,只是理念不合,考虑的方向不一样而已。

英雄和霸道总裁的世界很迷人,但很遗憾,绝大多数人永远也成不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但却随时可能会变成下一个Bucky,下一个冬日战士。

他不是美国队长那样天生的英雄,不是穿国旗的领袖,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怀着最单纯的理念成为了一名二战士兵,他战斗,他被俘,被伤害,被改造,被剥夺了人类最基本的权力,被惨无人道地洗脑、当做工具使用,终于他逃脱了,流浪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住在简陋的小公寓里,会为了几个新鲜的水果微笑的时候,飞来横祸,再一次被诬陷,被泼脏水,被夺取一切,失去了一只手,不得不选择重新回到冰冻的梦里,就像死了一样,无知无觉地等待不知道会不会有的第二次机会。

生活在和平年代,远离战争,很高兴我们的世界没有九头蛇,没有外星人和超能力者,可是面对更强势的力量时,我们的地位与Bucky有什么区别?

你有没有被构陷过?有没有被迫背黑锅、为直属上司甚至有办法有门路的同事犯下的错误埋单?

有的单很小,你我都可以轻松刷卡,比如被更上层的领导骂一顿,被扣点工资奖金,或者更简单,付出半天的时间加班,弥补损失,重做文件就可以过关。而有的时候,这单却很大,可能会让你倾家荡产,可能会让你付出前途甚至丢了性命。日剧《半泽直树》就是这样的故事,还有那些冤假错案的受害者,他们中的很多人,终于等到正义的时候,坟前早已草青青,而另一些人,甚至消失得无声无息,永远等不到属于他们的正义。

昨天,Bucky是“咆哮突击队唯一为国捐躯的烈士”,今天,他变成了“九头蛇臭名昭著的特工”

昨天,也许你是“前途无量重点培养的新人员工”,今天,你就变成了“能力不足建议劝退”甚至“涉嫌XX移送司法机关”

这就是现实。

我希望我永远不会是下一个Bucky,下一个冬日战士,我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下一个Bucky,下一个冬日战士。

我知道这不可能,所以我转而希望,在我或者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被构陷,被迫成为下一个Bucky的时候,能有像美国队长那样的英雄,坚定地站在我们这一边。


评论(21)
热度(433)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