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13(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美国是一个讲究程序正义的国家,至少明面上,任何人都得按规矩来,大到总统选举,小到领养一只狗,都有很多条条框框。记得吗,我夸过这家救助站很规范,他们确实是的,所有的领养人都得填写复杂的表格,包括年龄收入家庭条件等等,然后由救助站按照他们的标准进行综合评分,达到一定分数的家庭才有资格领养这里的哈士奇,而如果有两个家庭同时看上了同一只,分数高的那个家庭可以签约,严肃如同申请大学、申请移民或者要求巨额贷款。

幸好我聪明可爱英俊非凡的男朋友是读过大学的,而且他读的那所大学据说非常知名、学术排名很高,我相信他一点也不怕考试,或者申请什么的。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棒球帽摘了,自然而然地捋了捋头发,对在场的所有人,无论男人女人,大叔还是小朋友,无差别的露出了他那种甜蜜而又闪闪发光的笑容。

我不确定是不是一开始就应该放大招,不过楼道里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好像立刻就缓和了,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保洁大叔耸耸肩走掉了,带着他的扫帚,看来是十分相信这里的状况已经得到控制,他还有别的事要忙。

“嗨,大家……下午好。”Sebastian用他那种软萌的柔柔的声音跟兽医先生、领养人还有刚刚赶过来的前台妹子打了个招呼。不得不说,这个救助站的大家真的很专业,兽医先生点了点头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我的身上,于是我赶紧躲去了Sebastian身后,鼻子蹭了蹭他膝盖的后侧——这表示加油吧哥们,我的安危都靠你了。

我发誓我不知道那里其实是Sebastian的敏感带,他的心跳狂飙了五秒钟,耳朵尖都红了,嘿嘿,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写进我的备忘录里,挨着记录阿尼马格斯论坛的那条,我不会忘了设置密码的,嘿嘿嘿嘿。

“抱歉,先生,我们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前台妹子走近了我们,尽管哈士奇敏锐的听觉告诉我她的心跳比刚刚快11%,血压也上升了,她的语调至少听起来还十分自然平静,妹子你是人才,真的,我和他一起走红毯的时候,数以百计的妹子和汉子都为他呼吸过速尖叫到精疲力竭,哎,没办法,谁让我男朋友那么可爱,那么好看。

我又蹭了蹭他膝盖后面,呃,我不是故意的。

“呃……”Sebastian腿一软,干脆蹲下了,他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揉了揉我耳朵之间那一撮毛:“我恐怕这是我的哈士奇,我能带他走吗?”

妹子愣了一下,她回头看向兽医,那个领养人的妻子也牵着小朋友的手走了过来,哎,小朋友看着我的那种充满爱意的眼神真让人难以承受,我赶紧鸵鸟地把头扎进Sebastian的胸前,不看不听。

“是我们先选中它的。”那位领养人非常专业地指出:“这只狗没有芯片或者证书,你不能证明它曾经是你的,而且……我得说,伙计,你看起来不够负责才会让它跑了。”

这不是我男朋友的错!我从Sebastian的肩窝里露出头,向领养人皱起鼻子,龇了龇牙。

“抱歉。”Sebastian真诚地看着他们,眼圈都红了:“我找了他一整天,从市收容所找到这里,幸好楼下那家便利店给我看了监控,对不起,我真的吓坏了,但是……我想他就是我的,我爱他。”

我按在他胸口的爪子肯定红得发烫,天哪,我是听到了表白吗??就是表白!Sebastian说他爱我!噢天哪他爱我!!!

深呼吸,我得控制自己,绝对、绝对不能在这里变成人!

这真的、真的不容易,我甚至不得不蹭着他的脖子,发出几声短促的狼嚎来舒缓压力。

噢,好了,我镇静一点了,我也爱你,特别特别特别爱你。

领养人夫妻有点犹豫了,他们侧头看向自己的儿子,这很正常,任何人被Seb用那种小动物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的时候,放弃原则只是时间问题,我甚至听说连他的健身教练都没法坚持原则,放任他在健身房喝咖啡,多半还是有糖和牛奶的那种!

小男孩终于把目光从我身上挪到了Sebastian身上,他盯着他看了至少一分钟,然后笃定地叫起来:“Bucky!”

嘿,没错,小朋友总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哪怕现在的Sebastian没有金属手臂和酷炫的面具,笑起来还软软的,依然被认了出来。

“嘿,是我,你好吗,Little Cap?”Sebastian非常和善地看着小朋友,温柔地说。

哎,小朋友有特权,上次我对他说“Bucky?”的时候,他说什么来着?

Who the hell is Bucky?

谁他妈是Bucky!

我嫉妒了,不骗你们,等我们回家了,我一定要把他按在那张可爱的蓝色水床上,抵着他的鼻子尖,再问一次这个问题,如果他回答的不够好……嘿嘿嘿嘿嘿,我就升级我们的成人游戏,嘿嘿嘿嘿嘿,我用尾巴蹭了蹭他膝盖的侧面,这次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Sebastian有没有接收到我这些少儿不宜的念头,反正他把我抱得更紧了,另一只手灵巧地解开了我脖子上那根国旗色的牵引绳,递还给小朋友:“我很抱歉,可是……”

“可是你需要Cap?”小朋友没有接,盯着我们说。

“是的,我需要他,本能的,超出一切的,他是我的未来。”我也不知道Sebastian是神奇地领悟了“Cap”是小男孩给我的新名字,还是入戏太深,从Bucky的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从他搂着我的手臂,从他怦怦乱跳的心,我知道,这些话字字句句,每一个单词都发自内心,他爱我,就像我爱他那么深。

我后悔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兜兜转转,后悔没有抓紧分分秒秒吻他,后悔我花了太多的精神去害怕那些最疯狂的梦,而不是坦陈心意,跟他在一起。

我舔了舔鼻子,哼唧着贴紧了他,我爱死他了。

小朋友也被他感动了,他接过了那根国旗牵引绳,然后郑重地再次把它交给了Sebastian:“你得好好照顾Cap,你得发誓。”

Sebastian郑重地接了过来,认真地举起手:“我发誓……”

千万别说后面那段,什么永远尊重他,爱他,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那段,亲爱的,我们还没吃法式大餐呢,还没有约会19次呢,不能在这儿结婚,坚决不能!

“我发誓……”Sebastian轻声说:“我会好好照顾他,保护他,用我的一切。”

小男孩满意了,他蹬蹬蹬地跑回父母的身边,表示他们也可以领养那只灰色的幼崽,同时把那只白色的哈士奇带走也不错,它们都会爱他的。

Sebastian严肃地拒绝了兽医先生关于绝育手术的建议:“我会对他负责的,先生,等到恰当的时候。”这里我得给你们翻译一下,通常情况下,当一个人说“有空就……”往往就是“永远都不”的意思,别惦记了,干得好,我男朋友真帅!

我趾高气扬地跟着他,去前台登记签约,前台妹子把表格递给他的时候,手都在抖,哎呀,真的,不用明星光环,Sebastian的好看程度也能让妹子们神魂颠倒,也许还包括一部分汉子,比如我,当然我是不一样的,Sebastian是我的人,我最可爱的男朋友。

我的男朋友体贴地笑了,他一面填写那些冗长的表格一面不要钱似的播撒他好看的笑容,痛快地跟前台妹子以及闻讯而来的其他工作人员合影,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好几张照片都是抱着我拍的,亲爱的妹子们,你们赚大了,漫展上跟我俩合影的票超级超级难抢,还很贵,啧啧,你们省了一大笔钱,每人好几百刀。

但他抱着我,脸贴着我脖子侧面笑得特别甜蜜的样子真的超可爱,回家我要再拍一组……呃,给他个毛绒玩具抱着,我只负责拍照片,还有,专心致志地看他,有机会就亲他。

狠狠的,轻轻的,霸道的,温柔的,用尽全力的,亲他。

 

我们终于获准离开救助站的时候,已是傍晚。雪后的纽约暮霭沉沉,璀璨的灯火还没有亮起来,救助站外面的那条小路又窄又长,我不得不贴着他的小腿走路,才能保证自己不踩到那些堆在路边的积雪。他不说话,只是沉默地拎着好几十页纸的合同还有妹子们友情赠送的罐头零食和玩具,直到快到街口,他在一棵高大的山毛榉树下停了下来,我以为他是要叫出租车,但是他没有,他给自己点了支烟——据我所知他戒烟很久了,我闻得出,他那半盒烟不知道放了多久。

他站在寒风刺骨的纽约街头,抽完了那支烟,然后他俯下身子,用力地抱紧我,手指插进我脖子上的毛里,我感觉到他冰冷的指尖,依然在颤抖。

别怕,我很想告诉Sebastian,没事了,我们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

他能听懂我的狼嚎吗?我猜可以,因为他抱着我,抵着我的额头,微笑了。

五十分钟以后,我们回到了他的小公寓,我们一起洗了热水澡——就跟他第一天带我回家的时候一样,考虑到他的卫生间,我觉得如果变回人类的样子,我们脸贴脸一起洗澡,一定会搞出一些黏糊糊的事情,虽然我相当期待他害羞的样子,但是还是那句话,在我们吃法式大餐之前,我绝对,绝对不想吓到他。

我在他企图再次拿出那个吹风机给我吹毛之前变回了Chris Evans,然后,我裹着他的浴衣,跟他一起点了外卖披萨,法式烟熏培根口味的,最大号的披萨,还要了一大块好吃的提拉米苏。

又下雪了,我给他吹干了头发,他给我俩开了瓶红酒,我们就窝在他的沙发上,完成了我们之间的第零次约会(再次强调,第一次约会必须得是有法式大餐的那种)。

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但是我还是亲了他的嘴唇。

和我想象的一样,他很软,很甜,他是这世界上最甜的小孩。

PS,我终于吃到了三文鱼和甜虾,Seb早晨买的,哟吼,我告诉过你们了,我们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语言就能沟通,我男朋友是个天才!



评论(59)
热度(383)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