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11(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我有点不安地站在卫生间的水箱上面,警惕地支着耳朵,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声音。

是的,我从救助站的领养厅逃出来了,躲在厕所里,没受伤,除了脖子上多了一根牵引绳,嗯,国旗主题的,那孩子真是美国队长的超级粉丝,他甚至还带了一个盾牌图案的飞盘(我绝对不会叼它的,太蠢了,真的太蠢了)。在我逃出来的过程中,造成了一点点物质损失——我踹翻了至少三个笼子,撞倒了放罐头和零食的架子,翻滚的罐头和零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让整个房间的哈士奇情绪都变得不太稳定,狼嚎此起彼伏,还有两三只从掉落的笼子里跑出来了,左冲右突,哇,野性的呼唤。

以及,呃,那个孩子会伤心的,真抱歉,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他的,我打算给他寄美国队长的签名照当补偿,只要等我变回去。

必须承认,我从来没打算跟那家人走,毕竟我已经决定跟Sebastian共度一生了,我可不是那种朝三暮四、朝令夕改的哈士奇,绝对不是,小朋友当然很可爱,但是……我的Seb更可爱,对我来说,没人比他更可爱了。

所以,从我走出笼子,我就在观察地形,等待时机,不过,正如你们知道的,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必须承认,我行动的时候,时机其实不怎么好。

当时Sebastian还没出现,除了暂时还是哈士奇的我,房间里有四个成年人,包括男孩的父母,救助站的一个作文书工作的金发妹子,她正在登记那对夫妻的家庭信息,还有救助站的兽医。我离门口至少有七八米远,而且从这个房间到救助站的大门还需要穿过长长的走廊,以及一道通常是锁着的、只有刷卡才能进出的铁门。最重要的是,就算跑出去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回Sebastian的公寓,万一再次被收容所套走了,那可大事不妙。

可是我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我听到那位父亲很认真地向兽医咨询绝育手术的事,看起来马上就要打电话预约时间了……呃,不要笑,这真的很恐怖好吗!

就这样,为了我和Sebastian一生的性福,我残忍地挣脱了小朋友的怀抱,一路狂奔,逃出了领养室。

这真的不全是我的错,对吧?

有很多人在追我,跑在最前面的是抄着扫帚的保洁大叔,他身后是那位能做绝育手术的兽医和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登记妹子,接着是男孩的父亲,男孩的母亲抱着伤心的小男孩安慰他,真是抱歉,那只温顺的白色哈士奇或者灰色的幼崽不错的,你会爱上的它们,相信我。

这是一场异常惊险刺激的楼道追逐戏,真的,我也算是见过无数大场面、拍过很多动作戏的演员了,但是,这回比我拍过的任何一场追逐戏更刺激,全程心跳过速,肾上腺素狂飙,因为不能重来,没人喊CUT,我要是被抓到了,就会被……呃,做掉。

幸好我兼具人类智商和哈士奇的敏捷与速度,一路左冲右突,至少坚持了十分钟,并且非常准确地扑到了门口。

很幸运,前台的妹子不在(就是那个登记资料的妹子,她跟其他人一起被我甩到了两个拐角以外),不幸的是,铁门锁着,我不知道怎么打开它,袭击门卫不是个好主意,我不想咬人,也不确定能打赢,毕竟我现在没有盾牌了,那位壮汉看起来孔武有力,还穿了双有钉子的皮靴。

我听见身后急促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想最多半分钟以后,保洁大叔、兽医和领养人就要到达现场了,

我的爪子上开始冒汗,感觉像是被困在了有定时炸弹的房间里,进退两难,生死一瞬。

叮。

铁门竟然奇迹般地打开了。

一个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他十分焦虑地攥着手机,却没忘跟给他开门的门卫大叔道谢,真是太甜太有礼貌了。没错,那就是我的男朋友,独一无二的、最可爱的Bucky,亲爱的Sebastian!

我迫不及待地想扑上去,舔他的脖子,把我红棕色的毛蹭他一身!他会很高兴的,他看起来打算蹲下身子,接受我热情的拥抱!

可惜没抱成。

毕竟这是个动作片,任何追逐戏都是大战的预热,而接吻必须放在终场之前,如果追逐戏结束之后主角们就只顾谈恋爱,观众一定会很不开心,真的,所有动作电影都是这个套路,我可熟悉了。

跟所有电影中的反派们一样,本片中的反派们,也就是保洁大叔和兽医先生跑得超级快,他们的叫嚷和脚步声转眼就近在咫尺,我必须得先甩掉他们!

Sebastian也听到了,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哎,这真的很难解释,哪怕我们还有一罐字母饼干,估计也得花十分钟才能了解清楚彼此的意思,但是我并不太担心,毕竟,他是我的Seb,Bucky永远都会支持他的队长的,我尽力用豆豆眉和新学会的摇尾巴飞快地说,嘿伙计,你得掩护我,我不能让他们瞧见。

然后,我就嗖地掠过他,钻进前台的办公桌和盆栽之间的角落里,尽力蜷起身子,藏在花盆后面。

必须承认,我也不知道Sebastian在哪儿学习了读豆豆眉语的技能,或者是我们之间那种微妙的化学反应又开始起作用了,总之,他准确地接受到了我的意思,非常非常自然淡定地倚着前台的办公桌,跟冲过来的保洁大叔打了个招呼。

大叔、兽医和领养人问他有没有看到一只红棕色的哈士奇跑过去,这个世界上最甜的小男生,一脸真诚地、惊讶地说:“啊,我进来的时候,好像是有只狗……”然后还十分认真地,指了个瞎道儿:“……大概是往西边跑了。”

他的演技自然不做作,简直可以竞争明年的小金人。大叔们一点也没怀疑,没人会怀疑Sebastian,尤其是他用那双好看的蓝眼睛真诚地看着你的时候,你的心都要被他融化了,理性判断或者合理怀疑什么的也就不存在了。

男人们吵吵嚷嚷地跑出去了,我刚探出一个爪子,前台妹子就到了,她跑得脸色微红,看到Sebastian就停下脚步,问:“我能帮您做点什么吗,先生?”

大概是我的爪子碰到了花盆,妹子似乎有点疑惑,她试图瞟一眼这边,然而Sebastian比她要高不少,他十分有技巧地侧了侧身,抬手摘掉了他的棒球帽,撩了撩头发,用那种好听的、软软的、妹子们都无法抗拒的酥酥的语调说:“呃,我在考虑领养一只哈士奇,我要先填个申请表什么的吗?”

前台妹子丝毫没怀疑,我告诉过你们了,没人能拒绝Sebastian,真的没有,他一只手支在前台的办公桌上,笑眯眯地看着妹子翻翻找找,另一只手悄悄背到身后,对我摇了几下,比了WC的手势。

我明白他的意思,躲在花盆后面不是长久之计,被骗走了的男人们随时会回来,我最好换个更稳妥的地方藏起来,比如卫生间就是个不错的选择,等他再想想办法。

我用一种匍匐前进的姿势,小心翼翼地挪出角落。感谢上帝,哈士奇是一种轻盈敏捷的狗,爪子上不仅有柔软的肉垫,脚趾之间还有一层柔软的厚毛,我可以像猫一样小步跑,不发出一点声音,有惊无险地,我拐进了侧翼的楼道,人立起来,用爪子和牙齿合力扭开了卫生间的门,藏进了最里面的隔间里。

嗯,现在,正如你们看到的,我就站在水箱上,等着Sebastian跟我汇合。

他很快就来了,还非常谨慎地反锁了卫生间的门。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他,如果你也跟一个人合作过两部有很多扭打的动作戏,你也一定能听出他独特的脚步声,甚至不需要有阿尼马格斯的听觉都没问题,我低低地哼了一声,他就走了过来,轻轻地敲了一下隔间的门:“我能进来吗?”

当然,我虽然没穿衣服,但是我现在有手感超级好的红棕色皮毛,以及超萌的豆豆眉,不太会摇的尾巴,就算我把你按在卫生间的隔间门上蹭来蹭去,依然是全年龄向的家庭剧,甚至达不到PG13。

所以他一进来,我就扑了过去,把他按在隔间的墙上,前爪搭着他的肩膀,头抵着他的脖子,整个狗挂在他身上,尾巴随便摇一摇,像我打算的那样,蹭着他的大腿。

他的耳朵尖果然红了,一只手托着我的后腿,另一只手揉着我的耳朵,他看着我,露出一个温柔又甜蜜的微笑,他笑的时候眼睛会发光,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柔软,充满了正能量,我贴紧了他,隔着我的皮毛和他的衬衫,我听到他的心怦怦乱跳,却又因为如释重负而渐渐趋于平稳,他抱着我的手甚至有一点点颤抖,他把鼻尖埋在我颈间浓密的毛里,我甚至能听见他吸鼻子竭力忍住眼泪的声音。

我想我是把他吓坏了,真是抱歉,亲爱的Seb,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从你身边逃开,我想,以后也再也不会。

我沉浸在这种柔软的温柔中,甚至没有注意到某种熟悉的热度在我的身体里爆炸了,就在我试图跟Seb碰个鼻子表示友好的时候,Chris的身体,回来了。

嗯,全裸的,除了脖子上那根国旗绳。

没有手感超级好的红棕色皮毛,没有超萌的豆豆眉,也没有不太会摇的尾巴和软软的有肉垫的爪子了。

只有毫无征兆突然增加的体重,猝不及防地压倒了Sebastian。

我,全裸的,压着他。

在不可抗拒的惯性作用下,我们还是碰了鼻尖。

嘴唇也碰了,差点就黏在一起分不开了。

感谢伟大的物理法则,感谢地心引力,嘿嘿。


评论(65)
热度(381)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