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y Captain03(男友力本,甜的,短篇)

前文

01-02


03

 

Sebastian惊悚地发现Chris果然在重新追求他,认真的。他们在船上重逢之后的不到三个小时,Chris就刮掉了心爱的络腮胡子——第二天晨会之前,他一只手把军服外套搭在肩上,靠在舷窗边跟Sebastian说“早上好”的时候,Sebastian一瞬间就被某种时光倒流的魔法给击中了,跟十几年前一样,Chris刚刚开始追他的时候,总会这样看似随意其实非常认真地在教室、操场、餐厅或者宿舍门口等他,第六次或者第七次的时候,Chris就会牵他的手了……停,Sebastian强行停止那些回忆和随之而来的心痒难耐,暗搓搓地唾弃自己心里那只到处乱撞的小鹿,嘿,伙计,你今年三十二岁了,他警告着自己,目不斜视地走过Chris,中规中矩地回答:“早,Captain。”他其实能感觉到Chris意味深长的目光顺着他僵硬的肩膀向下滑了至少一英尺,还黏糊糊地追着他走进了会议室,不过他挺住了,至少外表淡定地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甚至微笑着跟他们的美女通讯官打了招呼。

Chris走进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他招牌式的、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长官式的微笑,他跟机械师Anthony Mackie击了一下掌,恭维了在座的几位女士,路过Sebastian的时候,他捏了前男友的肩膀,中指刻意在锁骨上面的敏感带上用了一点点力气,以至于可敬的队医先生忙于掩饰发红的耳朵尖和怦怦乱跳的心,根本没听见晨会前两分钟的任何内容。

这还没完,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早晨,Sebastian都能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找到一个新鲜的苹果。在跟Dr.Stan谈恋爱的十年里,Chris从来不吃苹果,因为“An apple a day,keep your doctor away”,不过他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看Sebastian小口地享受包括苹果在内的各种新鲜水果——这些年来,地球越来越冷,水果产量持续下降,价格也节节上涨,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苹果都变成了奢侈品,太空任务甚至干脆用维生素片代替了本来就很难吃的冻干苹果片,所以苹果肯定是作为Chris的私人物品带上船的,为了谁简直不言而喻。Sebastian嗅到那种清新的果香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个柔软的角落,狠狠地被甜了一下。

酸酸甜甜,类似初恋。

不过,三十二岁的Dr.Stan并没有像十八岁的军校生Sebastian那样,简简单单稀里糊涂没做任何挣扎就扑进Chris的怀抱。至少飞船没离开太阳系的时候,他和Chris依然保持着纯洁的上下级室友关系,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他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工作,熟悉船员们的健康报告,处理心理和生理方面的任何医疗预约,以及,照顾船上那个非常庞大复杂的绿色植物生态园。

自从人类掌握了曲率加速和跃迁技术,绝大多数太空任务都缩短到了一年以内,在极少数的超长期任务里,船员也完全可以靠循环设备解决生存必需品,尤其是空气和水。所以Sebastian发现这条号称集成了最新科技技术的船上居然有一个完整的植物生态园用于“氧气循环”的时候,他对“特殊任务”的疑心又加重了几分,结合他对整条船的观察,尤其是在发现底舱有数个他没有权限进入的“医疗舱”的时候,Sebastian几乎可以确定,“斯达奇号”并不是像他想象的、或者给他看的任务简报里写的那样,只是被派遣执行一次时间特别长内容特别单调枯燥的科考任务。

Sebastian考虑过直接去问Chris,不过马上就自己否决了。他了解他同床共枕十多年的前男友——双子座的舰长先生看起来风趣幽默富有人格魅力,跟他聊过三分钟以上的人都会有种跟这家伙做了一辈子无话不谈好朋友的错觉。只有极少数人,比如具有一双慧眼、能够拨开迷雾、透过现象看本质的Dr.Stan了解Chris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作为舰长,Chris所有的决策都关系到任务的成败,甚至整个团队的生命安全,而且为了让团员们安心,他永远必须戴着淡定从容、永远理性和充满智慧的面具,隐藏他内心的不安全感和正常的焦虑,这不怪他,在远离地球孤立无助的太空,焦虑和恐惧比瘟疫更能摧毁一个团队。正因如此,Chris变得非常擅长保守秘密,尤其是那些消极的、不好的、让他会隐约有些不安的部分,如果有心存疑虑的人问起,哪怕位高权重如联邦舰队的总指挥官Redford上将或者亲密如前男友的Sebastian,他依然可以用十二分真诚的态度,看着对方的眼睛,面不改色地忽悠过去。

在飞船准备在木星附近做第一次跃迁的那天晚上,冷静理智、深思熟虑的Dr.Stan在餐厅堵到了Chris多年的死党、本船机械师兼出舱任务专家Anthony,后者被他意味深长的凝视搞得毛毛的,叉子上的烤牛排都掉了。

“小心点伙计,这批是真正的牛肉,不是淀粉和蛋白质粉做的山寨货。”Anthony十分庆幸他身手敏捷地抢救了那一大块肉,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警告Sebastian:“我翻过后勤的配料表了。”

Sebastian故作镇静地戳着他盘子里的番茄焗豆子:“真的?Chris总抱怨军部越来越小气,合成奶酪,维生素片或者蛋白质粉什么的,我还以为我很快就会忘了真正的肉味。”

“特殊任务,总得给点小甜头……”Anthony切开烤得刚刚好的牛排,对丰富的肉汁和幼嫩的质感非常满意,看起来丝毫没意识到Sebastian并不是来跟他讨论后勤供给问题的:“你不尝一块吗,真的很不错。”

Sebastian从善如流地用他的客户端下了订单,然后继续戳他的番茄焗豆子:“特殊任务?呃,你知道,我是中途才加入的,所以……你知道,我担心超长期的任务会影响船员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是啊,虽然我们都签了那见鬼的协议,但……谁知道呢,人总是会变的。”Anthony耸耸肩,把面包掰成小块放进浓厚的汤汁里,又撒了些黑胡椒:“比如,你和Chris……伙计,我得承认,你突然出现在船上吓了我一跳。”

Sebastian努力回忆了一下他上船之前签过的工作协议——通常都有几百页,充斥着各种拐弯抹角的法律术语,关于薪酬,关于保险和工作中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他知道自己当时有些心神不宁,但是,他觉得以他一贯的谨慎,他应该没错过任何关键部分。但是,为什么好像人人都知道“特殊任务”,而他还蒙在鼓里?

Anthony大概是误会了他迷惘的态度,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么多年,我们只能赌你们能不能吵架,吵架之后会花一天还是三天重新和好,这次……我得说,幸好我只赌了50块。”

“你赌我们不会和好?”Sebastian完全没意识到他的重点已经无可救药地歪到外太空了,他又气又笑地瞪着Anthony:“我以为你跟Chris是一伙儿的。”

“别误会伙计,看到你真的放弃一切,跟我们干这个,我都感动了。”Anthony赶紧举手投降:“我只是赌你们没法在‘大船’发射之前和好。相信我,我虽然完全理解Chris为什么要跟你分手,但是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觉得他做的不对,他不能因为我们要去……”

Sebastian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因为他的客户端恰巧响了一下,太空船内用来传送物品的悬浮轨道出现在餐桌侧面,送来了他刚刚点的那份热气腾腾的牛排,一同出现的,还有端着另一份番茄焗豆子的舰长先生。Chris扫了Anthony一眼,后者立刻找了个理由,5秒钟内就带着他吃了一半的牛排消失了。

Chris就像在他们家的餐厅里一样,从容地拉开椅子,坐到了Sebastian的对面,十分不要脸地把他的长腿从桌子底下伸过来,膝盖顶着Sebastian的膝盖,非常暧昧地蹭了两下他右边膝盖的内侧——那里真的很敏感,隔着厚厚的制服长裤,依然成功地让队医先生的餐刀不受控制地撞上骨瓷的碟子,那清脆的声音简直刺耳。

Dr.Stan没有拿起脚来走人完全是因为他的脚腕子被勾住了,他不想在餐厅里跟舰长扭打,那太难看了,而且几乎一定打不赢。他深呼吸,然后看着Chris的眼睛问:“是军方……涉及军事机密?”

Chris从他盘子里叉走一块切得很好看、均匀地沾满了肉汁的烤牛肉:“当然,暂时没人开除我们的军籍,至于任务……你知道,按照新修订的保密条例,执行任务中的舰长和船员的名字都算是军事机密。”

意料之中的、典型的Chris式的回答,避重就轻,全部是真话却全部都是废话,Sebastian恶狠狠地叉走了Chris盘子里那块涂了奶酪的烤土豆泄愤:“哦,但我没签过任何补充协议,也瞧不出那些每次任务之前都会签的通用协议里有什么特殊条款。”

Chris垂下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阻隔了眼中所有的情绪,他声音听起来依然带着笑意:“没什么好担心的,Seb。”

Sebastian更担心了,他压低声音:“底舱医用级别的储备舱里放了什么?为什么所有船员都是单身,甚至绝大多数,连父母都已经不在?而且每一个人,无论技术经验或者资历,用来执行一次无聊的科考任务,都太过了。”

Chris再次把叉子伸进了Sebastian的盘子里,这次弄走了几粒甜玉米:“可能是巧合,你知道,我父母身体很好,而且,两个月前,我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我们还是同居伴侣关系。”

又一次避重就轻,说着正确的、真实的废话!Sebastian生气地叉走了Chris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起酥蓝莓卷,那是Chris的最爱。“你可能不知道,恰好就是上这条船的前一天,我的高级心理干预师资格通过了审核。”Sebastian用Dr.Stan那种冷静、客观、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公事公办的语调说。

“恭喜,Seb。”Chris看起来马上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了,然而Sebastian接着说:“这意味着,我有权要求整个团队中的任何人,包括你,舰长先生,参加强制性的心理状态评估,进行意识投影或者潜意识投影,如果你不配合,我甚至有权使用几种药物和针剂。”

Chris看着他的前男友笑了,他伸手摘掉Sebastian嘴角的一小块酥皮,自然而然地自己吃了,还不要脸地舔了舔手指,然后轻轻握了一下Sebastian的手:“可以,明天,明天下午两点,我会到你的办公室,强制性心理评估,或者,谈谈?”

Dr.Stan下意识地咬了还沾着蓝莓味儿的嘴唇,不确定性和隐约的不安让他的心一时轻飘飘要飞走,一时又沉甸甸地像要坠入无底深渊,他本能地回握了Chris,似乎在这茫茫宇宙,漫漫时光之中,在许许多多不确定许许多多意外的世界里,只有Chris温暖的手,是他唯一确定唯一能握住的真实。

Chris还是拥抱了他:“别担心,Seb。”


评论(25)
热度(244)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