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y Captain01-02(男友力本,甜的,短篇)

My Captain


*男友力本的第二篇,第一篇是《默契》      

*像甜包一样软的科幻,又名在太空也要谈恋爱,别被开头骗了 


01

 

Sebastian离开地球的那天下午,纽约飘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新闻里说,这是两百年来雪量最大、降雪范围最广的一场雪,从魁北克到南加州,整个北美大陆都将被冰雪覆盖,气温也跟着急剧下降,市民们要注意防寒保暖,照顾好老人和小朋友。这很罕见,不过本世纪以来,寒潮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人们应该早就习惯了。

他在接驳船上给家里拨了个电话,但他妈妈没有接听,智能管家说她在医院,陪他的继父做恢复性治疗,他只能不疼不痒地留了条口信,希望他们好好照顾自己,等他回家。

飞船离开大气层的时候,Sebastian睡着了。这不符合安全规定,可是别怪他,他真的努力过想要保持清醒,还跟同事们一起在舷窗边围观了耀眼的太阳、渐渐远去的地球,甚至还发了张自拍。可是一回到舱房,他就撑不住了。过去的一个多月,确切的说是37天,Sebastian没睡过一个完整踏实的觉,几乎每天晚上都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偶尔会陷入噩梦连连的半睡半醒,每天起来都觉得腰酸背痛,脑子里一坨浆糊,还不如叫上Charles,在夜店鬼混一晚上。

说起来相当很丢脸,他把自己搞得惨兮兮都是因为一个男人,37天前,他失恋了。

也许因为采用曲率加速器的飞船平稳安全,也许因为船上安装了最新型号的智能管家,舱房里的温度适宜,床很舒服,新床单有阳光的味道……总之,Sebastian居然觉得这里比他在亚特兰大的军官宿舍舒服得多,头一沾枕头,就陷入了久违的梦乡。

飞船起飞了,几周之内就会离开太阳系,至少七年之后才能返航,按照计划,他们这艘科考船会一一前往散落在银河系各处的二十多个安装了观测器的星球,回收旧的和坏掉的设备,换上新的。顺利的话,他差不多十年以后就能回到地球,那时候物是人非,他肯定他绝对想不起陈年过期的小情小爱了。

但老实说,这个任务真的很无聊。Sebastian觉得官方肯定只能召集到刚刚从军校毕业、脑子里都是“星辰大海”的愣头青或者仕途无望只求多赚点津贴的老油条——他们的收入按照太空航行作业时间累进计算,这种超长途的任务能让绝大多数船员后半辈子都不愁吃喝。对于Sebastian来说,光是第一笔准备金和预支津贴已经够他继父在最好的私人康复机构住几年了,他很高兴能让他妈妈松口气。

不过,说老实话,Sebastian在这艘船上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跟爱了十年的男朋友分手了,急着逃离那个有太多回忆的亚特兰大,至于为什么选择了这个无聊的任务……他只是按照“任务时长”排序了一下军队招募系统里的可选任务,然后顺手申请了任务时长最长、起飞时间最近的那个,至于任务内容什么的,他真的不太在乎。

很幸运或者很不幸,他在开船前的最后一刻被选中了。

“斯达奇号”阴差阳错地拥有了整个航天部队最优秀的队医和植物专家。Sebastian则天真地相信,他可以逃到几十万光年以外的地方,慢慢疗愈,小心康复。

他舒适的睡眠只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甚至还来不及开始一个治愈系的美梦,他在睡梦中听到了舱房门轻轻地滑开,嗅到淡淡的橘子味儿,味道和声音激发了某种熟悉的条件反射,让他像个梦到被狼叼住脖子的兔子一样弹了起来,额头还撞上了床栏——感谢军方没有偷工减料,床栏上面包裹了足够的减震材料,他非常专业地确定自己没有脑震荡,甚至脑袋都没被撞出个包,可是……为什么他居然出现了幻觉?

“嗨,Seb。”Chris Evans,Sebastian Stan交往了十年、分手了37天、应该被他抛在几十万光年以外、却明晃晃地出现在他面前不到两英尺的地方的前男友,不要钱似的向他抛洒着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

“你……怎么……这不可能……不可能……”Sebastian像个老式电脑一样陷入了无法自救的冗余死循环,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前男友十分娴熟地使用嘴唇和牙齿帮他重新启动,Chris·不知羞耻·Evans先生单膝跪在他的床前,搂着他的肩膀吻他:“我不能等十年。” 

 

02

 

十八岁的时候,Sebastian就跟Chris Evans“同居”了。联邦军校非常传统地安排一年级的学生给三年级的学生当侍从——不是每个人,只有成绩最好的一小撮高年级学生能够获得这种“特权”,据专家说,这有助于让“有天赋”的学生提前实习如何跟长官或者下属相处。虽然很多人觉得这种规定连医科生也要包含在内相当不可理喻,然而在Sebastian读军校的时候,这项传统还没来得及因为准军官太多、宿舍太少被迫取消,所以他很不幸地被Chris选中了。

联邦军校里有很多关于高年级生如何虐待侍从生的恐怖传说,其中一大部分可能是真的,因为很多军校生都亲眼见过可怜的一年级侍从们因为惹怒了“长官”而被罚在大雪纷飞的夜里绕着操场跑上十几圈。Sebastian拎着自己的行李搬进Chris的双人宿舍的时候,他未来的“长官”正站在门口跟另一位四年级学生聊天,那位非常愉悦地吹着口哨说:“相信我,皮带比任何单词都能让这些小家伙了解规矩和命令。”Sebastian确定自己被吓到了,可能还不争气地咬了嘴唇,他记得Chris只是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但目光肯定饶有兴致地在Sebastian的细腰长腿之间停留了一秒钟,而且非常得意于那句话造成的惊悚效果,以至于“我真的会用皮带揍你屁股的,Seb!”成为了未来十几年Chris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Sebastian觉得如果他愿意花时间好好回忆一下他们在一起的这些年,进行科学、认真的统计,也许会发现这句话的适用场合多半等于“我会吻你的。”或者“我爱你。”

顺便说,Chris的皮带——无论是他最喜欢的那条有棒球队标志的限量款还是那条黑色的硬邦邦的野战标准款——始终没机会亲吻Sebastian挺翘优美的屁股,一次也没有。

军校生活乏善可陈,反正在Chris毕业之前,他们俩已经滚进一条床单里了,等到Sebastian也终于熬到毕业,他立刻迫不及待地搬进了Chris在亚特兰大的军官宿舍,虽然因为他们总是有很多很多的任务,聚少离多,可是感情也算稳定,事实上,可能比大多数夫妻更为亲密融洽。

 

“但是我们已经分手了。”Sebastian花了至少30秒才艰难地让大脑重新运转起来,他试图推开Chris,该死的,这家伙硬邦邦的胸肌跟记忆中一模一样,为了避免没出息地、习惯性地再摸两把,他不得不悻悻地收手,使劲往床的更里面缩了缩,同时抹了一把被吻得湿漉漉的嘴唇,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说:“我肯定是在做梦吧?”

Chris挑了一下眉毛,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Sebastian:“我真的会用皮带揍你屁股的,Seb!你参加了一个超长期的任务,在起飞之后依然不知道你的舰长的名字?”

Sebastian彻底被吓醒了,他的后背贴紧了舱房冷冰冰的墙壁,脑子里飞快地划过无数信息,几秒钟之后,他终于在被酒精和不开心搞得像灾害现场一样混乱的短期记忆里扒拉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名字:“Tomas……Tomas G.Williams?肯定不是你,这不可能……没有C更没有E,我看过了。”

“所以你肯定没有注意到有两艘飞船会同时出发,执行几乎一模一样的任务?”Chris在对面的床上坐下,从电脑里调出本次任务的招募计划递给Sebastian:“我在Tomas的船上看到了你的名字,所以申请跟他对调了队医,我以为你会注意到你被接驳船送上了‘斯达奇号’而不是‘神圣守护号’。”

“这不符合规定。”Sebastian吞了一下口水,不得不承认他真的不记得自己申请的是“神圣守护号”还是“斯达奇”号了,不过他知道两条船都是搭载了顶尖地球科技的高端探险船,然而Chris……他们分手的时候他肯定只是中校而不是现在的上校,而且,这家伙分明已经调入华盛顿总部仕途无可限量,为什么会跑到这么一个提前养老的任务里当舰长?

“特殊任务,舰长可以有点小特权。”Chris看着他迷惘的委屈脸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他似乎比37天以前瘦了一些,乱蓬蓬的络腮胡子并没有被好好修剪梳理过,让他看起来十分憔悴,然而Sebastian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堪称温柔的眼睛吸引了,他在Chris的眼里看到自己,看到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的这样那样的痕迹,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摸一下Chris眉间那道隐隐约约的竖纹。

“但是我们已经分手了。”Sebastian终于还是挪开目光,艰难地坐直了身子:“我必须请你……好吧,请Captain离开我的舱房。”

Chris·不要脸·Evans先生用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回应了Sebastian毫不客气的逐客令,并且反手敲了敲他坐的那张床床头的钢制名牌。

Sebastian在看到一个大写的“C”和一个大写的“E”的时候,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他生无可恋地勾了勾嘴角:“没想到军部已经穷到连舰长都只能住双人间了。”

“特殊任务,舰长可以有点小特权。”Chris还是那句话,笑着带着点熟悉的调侃,可是跟他在同一条床单里滚了十年的Sebastian马上就发现了有什么不对,蓝眼睛里的迷惘变成了警惕,可是他没问,理智上他从不打听超乎自己保密权限的事,感情上……他觉得他应该跟Chris保持距离,虽然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重新沦陷明显只是时间问题。

“这不符合规定,在任务存续期间任何人不得发展超出……”Sebastian深呼吸,坐直身子,专注地盯着床头柜上的一小片光斑,机械地念着军部考核内容,好像他或者Chris什么时候像乖宝宝一样遵守过这些规定一样,事实上整个军部并没有谁真的care这种规定。

“特殊任务,那条不适用。”Chris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肆无忌惮地蹭了好几下。

Sebastian好不容易躲开了对方的“蹂躏”——这真的不容易,Chris的搏击水准从军校时期开始就能吊打他这种可以被归类成文职的小军医,而且从感情上……Sebastian的耳朵尖都红了,他狼狈地缩进了床的最里面,用被子严严实实地裹紧了自己,才觉得安全了一些:“我们已经分手了,Chris。”

“但我没想到你会……”Chris微妙地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我可以解释。”

“不。”Sebastian的声音忽然拔高了,眼神也变得尖锐起来:“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家门口的咖啡厅里吻Scarlett,顺便说我没信,她是个有脑子的漂亮姑娘,我知道她不可能看上你。”

Chris被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差别攻击噎了一下,他眨巴眨巴眼睛:“Seb,你应该知道,你很漂亮,也很有脑子……”

“我当然是。”Sebastian生锈了37天的脑子仿佛被Chris的那个吻给彻底激活了,他难得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我们分手不是因为你愚蠢地给我看不存在的‘出轨’,你一向都能把事情搞得非常戏剧化,好吧,我有时候也会,我的表现大概有点失控了……不过,问题的关键始终在我们两个之间,Chris,承认吧,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这么说对你不公平我知道,因为你不信任的不仅仅是我,简直是整个世界。在你眼里RedFord上将密谋勾结外星人出卖地球,Jackson司令官对舰队里的腐化一无所知,科研部门每天都在贪污公款,医疗部门……医疗部门还凑合,只不过一点用处也没有,你甚至不相信你自己是全美国最好的远航舰长……总之,Chris,没人比我更了解你,每个人都觉得你英俊热情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整个舰队,但是我知道,Chris,你完全不相信我们之间会有未来。”

他舔了舔嘴唇,斩钉截铁气势如虹地宣布:“所以我不会跟你复合的,绝对不会。”

他的论点清晰,论据充足,只是结论十分匪夷所思,有那么五秒钟,CE很想梳理一下他的逻辑逐条表示他很抱歉他以后会改正,然而第六秒钟CE狠狠抱住Sebastian:“好的,甜心,我们不复合。”

Chris结实的胸肌差点让Sebastian窒息,这个人只是看起来瘦了,力量和体格依然是压倒性的。

这个认知理性,中立,符合客观实际,所以队医先生心安理得地没浪费力气挣脱Chris的拥抱,只是皱皱眉讲道理:“你不能叫同事‘甜心’。”

Chris毛茸茸的胡子蹭了一下Sebastian红红的耳朵尖:“我当然能,我正在重新追求你。”

Sebastian被这个赤裸裸的不要脸的宣言给震了一下,他很想呸过去表示想也不要想,可是他裹在被子里的手却自顾自地想要去拥抱对方,折中的,他叹了口气,用一种调侃的口气说:“那我得说,你看起来不怎么太诱人。”

Chris非常委屈地放开了他,眨巴眨巴他那双迷倒了无数少女的蓝眼睛,肆无忌惮地扯掉了在Sebastian看来品味堪舆的蓝色夹克和宽松的格子衬衫,紧身T恤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饱满的胸肌和线条优美的腹肌,Sebastian没出息地拥紧了被子,假装没有下意识地舔他的嘴唇。

笔挺的军装衬衫一定得罪了Chris,这家伙永远懒得解开所有的纽扣,穿衬衫和穿T恤一样是套头再穿袖子,他两下套上了衬衫和一样从来不解开的领带,猝不及防地凑近了Sebastian,后者下意识地伸手帮他扣上了胸前到领口的三颗纽扣,推上领带还整理了一下领子——十几岁当侍从时养成的习惯经过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已经变成了本能一般的条件反射。Chris·不要脸·Evans先生并不掩饰他的得意,他挑眉一笑,侧头吻上Sebastian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手指:“看来我们有个很不错的开始,甜心。”

Sebastian不知道应该先羞愧地咬舌自尽,还是先给他未来十年的上司一巴掌。

Chris在他做出决定以前抽身而退,飞快地套上了军裤和制服上衣,指尖转着他的帽子,用万恶的长官腔一本正经地说:“我去舰桥看看,你的工作说明应该在邮箱里了,如果有任何问题,我随时都在。”


评论(33)
热度(321)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