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10(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公平的说,哈士奇救助站比动物收容所强多了,他们的车里暖洋洋的,还有干净的垫子和清洁的饮用水,工作人员多半是志愿者,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妹子,非常温柔,所以我很配合地给称了体重,还让兽医检查了我的牙齿和尾巴——我雪白锋利的牙齿收获了一吨好评,她们一致认为我一定有一个很耐心很细致很负责任的主人,所以发出了一些诸如“天哪这可怜的小狗狗一定是跑丢了”之类的一点也不符合客观现实的感叹。

哎,女士们,你们难道看不出我是一条多么稳重、成熟、耐心而且富有智慧的二哈吗?我从不乱跑,好吧,就算过去的一年我从Sebastian身边跑开,也不全是我的错,至少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离开他的。

我很想他,非常非常地想他。

基础的身体检查之后,他们把我放进了一个宽敞舒适的大笼子里,经历过收容站那个我都站不起来的笼子以后,我居然觉得这地方很不错了,舒适的温度,青苹果味儿的消毒水,狗骨头形状的食盆里有加热过的营养罐头,闻起来还挺诱人的,虽然我不打算吃它,但是必须承认,救助站干得不错,等我回到人类世界,我得给他们捐点钱,匿名的,小额多次的,别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五分钟以后我意识到我已经想得太远了,真的没必要现在就开始思考用哪张卡付账或者要不要借用我妈我姐的账户,鉴于我目前的状况,我能做的就是趴在干净的垫子上,舔几口饮用水,然后无聊地开始跟隔壁那只白色的哈士奇学习摇尾巴。

这真的很困难,就跟发音系统不太支持汪汪叫一样,二哈的尾巴也很难操控,说来你们也许很难相信,绝大多数汪星人出生就会的摇尾巴,对于二哈来说特别困难。我真羡慕我的老伙计East,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尾巴摇得像风车,竖起来摇,水平摇或者垂着摇,用任何角度摇,还能根据心情的迫切程度调整速率,而哈士奇么……反正经过我至少半个小时细致地观察隔壁那只看起来很会摇尾巴的白色哈士奇,以及同样努力的练习与模仿,我的尾巴只能拖在地上,随便地、相当缓慢地摇摆几下。

看起来一点也不热情欢脱,甚至,有点敷衍了事的意思。

算了,我们都不缺扫地机。

哎,我也觉得我太过悠闲了,感觉有点不求上进不够稳重。是的,我必须承认,但这不怪我,毕竟我经历了昨天一整天的奔波(除了一杯咖啡就一直饿着)、大半夜的脑力和情感活动(只吃了一罐字母饼干)、一早晨的焦虑(蛋白粉麦片不能算食物,哪怕是Seb亲手泡的,也不能算),以及今天在收容所花了大半天担惊受怕(我已经饿得两眼发绿,快要变成狼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再来两块煎牛排,一大盒三文鱼。

这取决于Sebastian什么时候能来把我领走。

他之前干得很不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办法检查了整条街上所有的监控,或者有什么神秘的消息渠道,居然可以在半天之内就找到了正确的收容所,按理说从收容所找到这家救助站很容易,只要查查纪录就好,但是……他肯定不会跑过去吼那些凶巴巴的收容站管理人员“喂,你们早上抓走的那只红棕色的哈士奇在哪儿,老子要带他回家”,这不符合他软萌文艺的性格设定,要是让我猜,他多半会从那个胖乎乎看起来很好说话的登记员开始,表示他想领养一只狗,然后非常小心地去领养区观察那些被关在狭小笼子里的可怜的家伙们,充满同情心地关注它们的生存状况(也许还会捐钱),在看完了所有能够领养的狗又没找到我以后,他肯定要崩溃了,必须得发挥出他精湛出色的演技才能假装镇静地问工作人员有没有哈士奇,他也许还会编个感人的小故事,比如他九岁的时候,曾经有过一只红棕色的哈士奇,可是他和妈妈不得不离开祖国,他把他的狗托付给心爱的青梅竹马,可惜他们再也没机会见面,他希望一只一模一样的lucky dog能帮助他找到心爱的人……那位登记员阿姨看起来是这种八点档故事的爱好者,而且没人能拒绝Sebastian那种小鹿般看着你带着一点求恳的可怜巴巴的眼神,她会告诉他今天下午所有的哈士奇都被一家私人救助机构领走了,其中恰好有一条非常英俊健康的红棕色哈士奇,建议他过去碰碰运气,她甚至会充满感情地把电话和地址抄在小纸片上递给他……接下来,我只要等一个小时,我的男朋友就会来接我回家啦!

我迷迷糊糊地舔舔了自己的爪垫,打算等他来了,我就扑上去,把他扑倒,然后用我刚刚学会的那招摇尾巴来蹭他的大腿根,他肯定会紧张地开始舔嘴唇,害羞得耳朵尖都红了。

真是想一想就让我激动得爪垫发烫了。

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我就知道。

事情永远不会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完美,所有的“计划”都只是用来衬托那些虐主角的“变化”,巫师女士成功地误导了我,原来我拿到的剧本不是哈利波特,是某本古代东方的神秘小说,男主角为了寻求真理之书经历了千难万险,真的,我觉得我比那本书的男主角还倒霉,至少他身边还有一个超酷的动物队友团,而我……哎,我就是动物。

简单的说,有人试图领养我,对,不是Sebastian,他还没到,可能堵车了吧,我猜肯定是因为收容所的人太难缠或者纽约的交通状况令人抓狂,绝对不是Sebastian的错,他肯定急疯了。

我也不知道工作日的下午为什么会有一对看起来像律师或者会计师的夫妻俩来救助中心领养哈士奇,据说是要用来陪伴他们年方五岁的儿子——通常情况下,金毛猎狗才是儿童之友,哈士奇么……二哈是用来自拍和耍帅的,相信我,如果你没有雪橇要拉的话,二哈最大的价值就是长得好看了,金毛猎狗或者拉布拉多犬才是能陪小孩玩,会捡拖鞋,会叼报纸,能辅助残障人士生活的伴侣动物,导盲犬培训中心作证。

反正那个穿着美国队长衣服的小男生一眼就看上我了,我猜这是因为纯洁的心灵让人类拥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太奇妙了,他居然跳过了对面那只看起来不超过三个月、毛茸茸萌得人心都会融化的幼崽哈士奇,看也没看我隔壁那只优雅温柔的白色哈士奇,不顾我皱起鼻子露出牙齿用很凶的表情吓唬他,依然非常认真地、断然地告诉他的父母,他就要我了,他甚至起好了名字,就叫“CAP”,真的,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是孩子,你是个天才,拥有超能力。

他的父母很不满意,他们看起来更想要那只活泼软萌的幼崽,或者隔壁那位优雅的哈士奇小姐,它的尾巴摇得很不错,而且还很殷勤地凑了过去,用鼻子碰了碰那位夫人的手指。

但是小朋友总有办法让父母遵从自己的意愿,比如抓着我的笼子不松手,比如像个小男子汉一样宣布他一定会自己照顾小狗(拜托,就算是我的灵魂动物,也能直接把他叼走,puppy真的太过了),保证他会给小狗梳毛,清洗食盆,带小狗出去玩飞盘……他的父母大概被这些奶声奶气的豪言壮语和那可怜巴巴快要哭了、像小狗一样的眼神打动了,他们居然同意了!

天哪,你们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我很熊的,真的,嗨起来特别疯的那种,我甚至不会汪汪叫,连尾巴都不会摇。

然而纯洁的心灵看来并没有接收到我严肃的抗议,总之,几分钟以后,救助站的人打开了笼子,试图用言语、网球和牛肉干把我引诱出来。必须声明,这些东西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我一点也不想被Sebastian以外的人带走,但是我还是走出去了,因为……哎,被一个穿美国队长制服的小男生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的时候,我心软了,你们知道,让小朋友失望和难过从来都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之一。我打算让他摸摸我的毛,在他父母办手续的时候,我也许可以劝说他放弃这个念头,用心灵感应或者别的什么超能力,总之,我觉得他应该领养那只幼崽,真的,他们可以一起成长,彼此了解,建立独一无二的深厚的羁绊,而我呢,我总得变回去,那时候他会伤心的。

美国队长怎么能伤害一个孩子纯洁的心灵呢,对吧?

 

PS

今天的糖太甜了,甜得在天上飞啊!美好的宣传期!!!


(图源网,侵删。

以及,这只其实应该是阿拉斯加,但是表情太欢脱,就放它吧,意会意会)


评论(52)
热度(30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