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07(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睁开眼睛,下意识地舔了舔鼻子,我应该是昏迷了几分钟,就在Sebastian吻了我以后,希望没有吓到他。其实这没什么,在我刚刚成为阿尼马格斯的万恶的青春期,我有时候会因为变身而陷入短暂的昏迷,论坛上的很多同类也有相似的经验,有些人甚至会失去整个变身期的短期记忆,他们真倒霉。

我躺在Sebastian舒服的大床上,被一条还残留着一点点洗涤剂香气的大毛巾妥帖地包着,我的爪子肯定被小心翼翼地擦过,十分干爽舒适,我忍不住在精梳棉的床单上打了个滚,才抖了抖毛跳下床。

Sebastian不在,他在床边给我留了个条,压在一瓶插好了吸管的乳酸饮料下面,说他必须得去一下街口的超级市场,买点食物就回来。

字迹仓促潦草,最后一个落款S却又深又长,让我能从这张纸条上嗅出他的紧张和不安。我想也是,真爱之吻没有发生作用,人类肯定会觉得尴尬而不知所措,所以他不得不用一件看起来十分急迫的事,比如买食物,逃离他自己的家,逃离我。

伙计,这不怪你,真的,迪斯尼只是买了漫威,哈利·波特依然属于华纳,这两家可是竞争对手!所以真爱之吻对JK罗琳魔法世界里的神奇物种不起作用是正常的——如果靠亲吻就能让卢平教授不再变成狼人,邓布利多就没必要请疯眼汉穆迪到霍格沃茨教黑魔法防御课了,对吧?顺便说一句,《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我可不希望它就这么没了。

我故作轻松地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饮料,没想到草莓味的凉意却随着冷饮悄悄地沉了下去,缓缓地在我胃里化成了真正的难过,是的,没法否认,就是难过。

我可以把他写给我的纸条藏进我的钱夹里,就压在我的驾照后面,可以找机会换掉那顶同款的小花帽,那不会太难,明年拍摄期我们一定又会好几个月泡在一起,混用各种小物件,甚至,只要我能变回人类,他应该不会介意被我压在深蓝色的床单上,吻他,做所有相爱的人会做的事,包括最疯狂的那些,可是,然后呢?

我焦虑地在空空荡荡的公寓里跑了好几圈,有意无意地在很多不起眼的角落留下红棕色的毛,我想要标记领地,想要把这个房子和房子里的人都据为己有,越久越好……我突然意识到,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刚刚那次变身失败了。

记得么,那位疑似巫师的女士说过,我必须勇敢面对自己,不然的话……我将错过真正的幸福。

是的,我的确在恐惧。别跟我说彩虹旗是当下的政治正确,好莱坞并无歧视,别那么天真,直男演GAY会得小金人,但制作人却会以与性向完全无关的理由,有理有据地拒绝那些真正出柜的演员。这一点我弟弟深有体会,虽然他是个很积极很努力的演员,从不跟我抱怨这种负能量,但我很清楚他的处境,相信我。

可是千万别误会,我并不是真的舍不得现在这些光鲜的头衔,老实说,过高的曝光率会让我变得十分焦虑,我觉得小成本的文艺片或者独立电影也没什么不好,甚至一直想转做导演,干幕后的工作完全可以接受。不谦虚地说,作为演员,我已经比绝大多数在好莱坞混了多年的人幸运多了,这方面我很知足。

然而我的确在恐惧,害怕爱情会掀翻我们俩的生活并且留下一地狼藉,这大概就是传说中风系星座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吧,尤其是在感情汹涌澎湃拍得人两眼一黑智商迅速跌到零的时候,这种莫名的恐惧就格外鲜明地凸显出来。我意识到有那么一刻,确切的说就是他吻我的那一刻,我竟然在害怕魔法消失,竟然有那么一点点不想变回Chris Evans……我是认真地,想赖他一辈子。

这认知让我惊慌失措,我下意识地跳上了餐桌,把他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牛奶浆果核桃麦片全吃了,连盘子都舔干净了——真的,这太可怕了,我是真心实意地觉得他放的浆果特别甜,坚果特别香,牛奶特别浓……

我一定是疯了。

彻底没救了。

我甚至忍不住站在Sebastian的原木餐桌上,昂起头,打算狼嚎几声来减减压,舒缓一下情绪。

等等。

忽然有什么声音,细碎轻柔,像是Seb的呼吸拂动我耳朵里那些软软的绒毛,我的尖耳朵警惕地竖了起来,转来转去地寻找声音的来源,下一秒客厅的落地窗就消失了,卷着雪沫的风呼呼地灌进来,我奔过去,就看到那位巫师女士站在楼下那棵光秃秃的山毛榉树下,瞪着她那双姜黄色的眼睛,对我笑着招了招手。

我站在窗边犹豫了好几秒钟,Sebastian的家温暖而安全,从刚刚的经历,也就是那个吻看来,我很有机会重新变回人形,退一万步说,就算这样跟他共度余生,我也可以欣然接受,然而恐惧也像牛奶麦片一样真实地横在我胃里——有时候人会有一种错误的幻想,以为长痛不如短痛,误以为快刀斩乱麻的结束所有的纠结对彼此都好,我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文艺青年,第一次面对这样一份深刻又纠结的情感,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发誓我没有主动跳下去(这可是七楼,我又不傻),而且我的尾巴和豆豆眉依然在认真思考和计算,为了到底怎么办在我胃里激烈争吵,我还没决定。你也知道,所有的鬼片里,追着超自然力量乱跑都没好结果,尤其是我并不确定这次事件里我仍然是永远不会死的男主角。

就在这时,一阵凭空出现的微型龙卷风把我整个卷起来,让我直接从Sebastian位于七层的公寓落到了大街上。幸好我拍了好几部动作电影,当过好几次能从几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而毫发无伤的超级英雄或者王牌特工,没有恐高症,不至于因为高空坠落而心慌意乱,虽然这次下面没有安全垫,我身上也没拴保险绳,我还是设法调整了身体的姿态,稳稳地四爪落地了。

……以上是我胡说的,别信,我能平安落地的唯一原因是女巫的魔法,普通人请勿模仿,千万别把你的猫猫狗狗从七楼扔下去,它会摔死的,答应我,别干这种残忍的事。

女巫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我警惕地跟她对峙,耳朵微微向后背着,后腿绷紧,随时打算逃跑,虽然这大概没什么用,毕竟她可是能直接把我从七楼抓下来的异能人士。哦对了,值得一提的是,我在这种危急关头还分心瞄了一眼Sebastian的窗户——巫师女士给他恢复原状了,算她有点良心,这么冰天雪地的,我可不想Seb因为缺了那么一大块玻璃而着凉冻感冒什么的。

“我觉得你……似乎依然没有理出头绪,虽然你关注着的细枝末节已经泄露了你内心真正的渴求,可是你仍然在害怕……”女巫依然用她那种轻飘飘的、鬼片里常见的异国口音说,“这可不好,很不好。”

事后想来,这句话就是危险的信号,我应该立刻拔腿就跑,虽然成功几率很低,但也不是毫无希望,可惜我当时只想说,哎,女士,我建议你明年五月一定要去看看《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奥尔森小姐演的红女巫十分自然可爱,相比之下,你的表演有点过于浮夸不太适合现在的潮流了,我认真的,如果你能帮忙解除我身上的魔法,我会送你3D蓝光碟片的,带很多幕后花絮的那种,还附送我的签名……

然而她的表情看起来大概并不想要奥创,也对,JK罗琳说霍格沃茨里不能使用任何电子设备,也没有网络,所以钢铁侠和奥创对她来说一点用也没有,那么,你要看看美国队长吗?尤其是第二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口碑超赞的,影迷们都爱它,尤其是妹子们,她们尖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嘿嘿。

女巫看起来也不太想要美国队长系列的签名蓝光碟片,相信我,我这么想不是为了攻击他们巫师界没有蓝光播放器,只是有点不理解她到底要什么而已。因为她只是看着我,再次露出了那种诡异又有那么一点点慈爱的微笑,在我心中警铃大作的时候,她伸出一根枯瘦的有弯弯长指甲的手指,轻轻一晃,人就凭空消失了。

我眨巴眨巴眼睛,有点不理解巫师界的思维方式,看来我应该到阿尼马格斯论坛上问问,看有没有人知道如何订购《预言家日报》,我真的应该深入了解一下巫师界的日常,免得在他们突然出现的时候,被这种过于跳跃的思维和过于匪夷所思的行事方式吓到,这位女巫这样出现一下说了两句话又消失,到底是要干吗?

我这么想着,刚想转身回去,走防火楼梯回Sebastian的公寓门口蹲着,看时间他其实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Fuck!

原谅我不应该爆粗口,但是,当你被人套住脖子的时候,骂人大概是唯一的宣泄途径了。

我挣扎了两下,然后被一双戴着厚厚的手套的手按住了肩胛骨,有块冰冰凉凉气味诡异的毛巾堵住了我的鼻子,几秒钟内我就觉得浑身乏力,一个壮汉毫无同情心地把我拖上了一辆铁皮车。

哔——,是纽约市流浪动物收容中心。

评论(66)
热度(300)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