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06(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我花了五分钟才把Sebastian从床上弄起来,然而把他弄到客厅茶几旁边的时候,居然已经八点二十了。别误会,这并不是说他的公寓有足球场那么大,从卧室走到客厅要20分钟,而是他坚持要先去卫生间,还把我反锁在门外,等他出来的时候,度秒如年的我已经快把卫生间门口的擦脚垫挠烂咬碎了。

不过Sebastian一出来,我就惊呆了,甚至忘了放开正在撕咬的尼龙纤维。他换了一件软软的蓝色格子衬衫,一条米色的休闲裤,没有闪闪发光的铆钉或者古怪的小装饰,但合体的裁剪衬托出了他细腰长腿的好身材,这家伙甚至还穿了袜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胡茬也刮掉了,显得干净而年轻,他跟着我走到茶几旁边,盘膝坐在地毯上,跟我视线相平,神情专注而认真,不到一分钟就舔了三次嘴唇,就像第一次参加试镜的小演员或者刚转到新学校的插班生。

……

别紧张,我不咬人,真的。

以及,我男朋友真好看,我舔了一下鼻子,觉得更饿了。 

经历了大概五分钟魔性“我来比划你来猜”,他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过拿起我的手机的时候,我确定他的手还是有点哆嗦……喂,我们一起拍过两部电影,明年还会有第三部,长达几个月的拍摄期里我们每天有十几个小时泡在一起,甚至昨天晚上还躺了同一条床单一起睡过了,你到底在紧张什么?

如果我还是原来的Chris Evans,我肯定不敢迈过同事之间的安全线,假装玩笑的试探可以有,但一旦他露出戒备,一旦他不露声色地退开,我也会赶紧退到更远,假装那些突然而然又自然而然的怦然心动全是错觉全是意外,免得被有心人捕捉到,掀起一场足以颠覆我们职业生涯的大地震,可是现在……哎,有皮毛和尾巴的生物都具有天然的物种优势,我没羞没臊地凑过去,用鼻子蹭了蹭他的手背,低下头,强迫他从我的脑门撸到脖子,他柔韧修长的手指抚弄我耳朵中间那一小块毛的时候,简直爽翻了。

我舒服得哼哼唧唧,决定等我变回正常的Chris Evans,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压在那个有自动加热功能的水床上好好地……呃,我是说,我会好好“感谢”他的,你们懂的。

“呃……”Sebastian给我揉毛的手指微妙地停顿了一下,他有些紧张局促地看着我:“我可以翻翻之前的短信记录吗,呃……我并不是故意要……你知道……我得知道你的用词习惯免得……”他的另一只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好像这样就能抹掉那一脸纠结似的。

唉,别这样,我艰难地用二哈的发音系统叹了口气。亲爱的Seb,相信我,我是非常传统的波士顿男人、十分有责任心乐于传播正能量的好演员,除了偶尔会变成哈士奇以外,真的没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了。除了……嗯,我相信他不会翻我的相册,就算不小心翻到了,也很难在一大堆我妈我爸我姐我弟我自己魔性的自拍照里,精确定位到那几张他的照片,嗯……我得承认其中有几张是粉丝用修图软件做的。

不要笑得这么内涵,我已经注意到你们了,你们比我们俩更懂,我承认。

我把一只前爪递给Seb握着,另一只前爪和大半个身子一起搭在Sebastian的大腿上,头贴着他的胸,毛茸茸的尾巴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这个动作表示你人都是我的了,我的手机拿去随便看,这没什么。我只希望你赶紧把这件事搞定,然后弄点吃的,我饿了,非常饿,我得吃饱了才有力气考虑怎么吃掉你。

我都等不及了。

什么,你们说这个动作很难懂?呵呵,反正我的Seb是懂了,他揉着我的毛,飞快地浏览了一下我和助理的日常信息沟通,然后就写好短信,还给我念了一遍,客观地说,语气措辞真挺像我的。

羡慕吗,我男朋友就是这么聪明又贴心,可爱又能干。

我聪明贴心可爱能干的男朋友艰难地把他的扣子从我嘴里拯救出来,别误会,我没饿到想嚼贝壳纽扣,只是想试试能不能用牙齿和舌头解开它,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嘿,我得给你找点吃的。”Sebastian这么说着,一只手继续揉着我的头,一只手抓过了他自己的手机,飞快地输入着什么:“你……需要符合现在状况的……特殊食品吗?”

特殊食品……谁说他语死早,统统去面壁好吗,你们看,他多会说话!

我侧头瞥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上面全是字和图表,没有狗罐头或者狗粮,真是谢天谢地,阿尼马格斯即使在灵魂动物的状态也依旧是人类,吃那种半生不熟、腥乎乎一点味道也没有的罐头会消化不良上吐下泻好几天,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那么……跟平时一样?我是说,你那个……正常的时候,你知道。”Sebastian紧张地开始舔嘴唇了,等我变回人类,我必须得跟他科普一下我们阿尼马格斯的基本常识,这真的不是小女生的生理期之类的玩意,他不用害羞得耳朵都红了,哎,他真是太可爱了。

我舔了舔他的手指表示这个可以有,他的耳朵更红了,勾起嘴角笑得十分温柔:“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我下意识地舔了舔鼻子,十分期待地看着他。

不到五分钟以后,我就后悔了。

他有一整套鲜红色的、造型优雅的瓷器餐具,十分贴心地给我准备了一只深而厚重的有荷叶边的大盘子,根据我的经验,二哈肯定能轻松使用,不会因为吃点东西就把胸前的毛都弄脏了,但是……

谁能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弄一盘牛奶泡麦片啊?就算他放了一大把黑色浆果和什锦坚果也不能让我的心情变好一点,更别提我还嗅到了蛋白粉的味道!天哪,这不就是我的健身教练设计的、倒霉的健身食谱吗!为什么Sebastian会想要给一只哈士奇吃这种东西!我算知道他刚刚在互联网上搜什么了——“美国队长Chris Evans的健身食谱和训练计划”,流传超级广,很多人都相信那是真的。怎么说呢,确实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我没法保证你跟着练几年也能变成美国队长,毕竟我是体质特殊的阿尼马格斯。剧组的人都恨我,因为我仍然可以是小熊软糖的超级粉丝,偶尔还会放飞自我,啃点垃圾食品……等等,这家伙不会吃完饭还想带我去健身房推杠铃吧?

我担心得尾巴上的毛都炸了,为了让他断绝这种可怕的念头,我不得不按捺住舔两口牛奶解解渴的冲动,落荒而逃,一口气冲进了他的卧室,还用后腿狠狠地踹上了门,表示我的态度很坚决——我要吃金灿灿的煎蛋饼和油腻腻的炸培根,最好浇上厚厚的蛋黄酱和照烧酱,不要生菜……我绝对绝对不要用二哈的身体,吃什么健身早餐!

我可能踢得太用力了,门后衣钩上的一件蓝色夹克掉下来糊了我一身,同时倒霉的还有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它砸了我的鼻子尖,那味道有点熟悉,哎,帽子上那朵小花也很眼熟……

跟我有段时间总是戴着的那顶一模一样,但味道属于Sebastian,他弄了一顶同款,这代表什么呢?嘿嘿,我像个傻乎乎的单身狗一样立刻忘记了倒霉的牛奶麦片,心花怒放地叼起小花帽,跳上床,把帽子按在爪子底下,等他过来跟我谈判。

他就在门口,我听见他的深呼吸了。

别怕,我不咬人,就算你给我吃麦片浆果核桃牛奶蛋白粉,我也绝对不会咬你的,毕竟,被那个健身食谱骗的人也不止你一个。

他敲了两下门,小心翼翼地问:“我能进来吗?”

这是你的卧室,亲爱的,我也不是真的很生气,他软软的声音绝对有魔力,让我几乎立刻马上就违背了自己刚刚磨着牙琢磨的那些念头,我甚至没来得及用我的豆豆眉思考一下是不是要真的接受蛋白粉麦片,我的爪子已经自顾自地把我弄下床,送到了门口。

他扭开门把手的一瞬间,我就被我没出息的后腿弹射出去,鼻子差点撞上他的膝盖。

他蹲下身子,亮晶晶的蓝眼睛就那么看着我,带着一点点笑意一点点不安一点点不好意思一点点不知所措,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湿漉漉的小鹿似的眼神,我仓促地挪开目光,把下巴放在他的膝盖上,好吧,我叹了口气,认命地闭上眼睛,麦片就麦片吧,他就算给我一盘没有一点酱汁的生菜叶子,我也能看着他的眼睛把草嚼了,毫无难度,甚至可以愉悦地像只兔子。

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色令智昏,真丢脸,二哈的豆豆眉都要被我丢光了。

我这么想着,下意识地想用一只前爪遮住脸,没想到爪子却被Sebastian握住了,他凑得很近,几乎贴着我的耳朵说:“我……可不可以试试……那种……你知道……就是很多动画片里的……那个……”

我耳朵里的绒毛被他的呼吸撩得全炸起来了,作为一个迪斯尼的脑残粉,我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真爱之吻,尤其是公主的吻,绝对是解除诅咒的万能法宝,比如有个公主吻活了妹妹,比如有个女巫吻活了教女,还有些公主吻过野兽和青蛙之类更重口味的东西……我当然很期待,但问题是,我身上这个好像不是真正的诅咒。

我没法用二哈的身体跟他解释复杂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而且,拒绝喜欢的人主动送来的吻?拜托,我又不是那种注定孤独一生的单身汪。

就在我还心存疑虑的时候,他居然就闭上了眼睛,低下头,轻轻的,却那么认真地,吻上了我的额头。

他柔软的嘴唇落在了尖耳朵中间那一小块揉起来会让我爽翻天的毛上,带着他的热度和味道,近乎虔诚的认真的吻。

熟悉的会让我变身的热度顺着这个美好的吻燃烧起来,在我的身体里乱窜,我觉得我的毛都要被点燃了,心脏怦怦乱跳,如果不是爪子太短了,我一定要抱住他,咬住他润润的嘴唇,跟他来一次真正的法式亲吻,然后……我们身后就有张床,我很喜欢他的精梳棉床单和软绵绵的羽绒被子。

那灼热的力量就要冲破极限,我觉得我就要到了,呃,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就要变回去了。

然而并没有。


评论(64)
热度(399)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