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05(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我睡了个好觉。

真的,这是我第一次以灵魂动物的形态睡了一整夜,某种程度上……我用耳朵蹭了蹭那个把我当成大型抱枕勾在怀里的家伙,嘿,Seb,这是二哈Chris的“初夜”呢,我会对你负责的,我用毛茸茸的尾巴拍了拍Sebastian柔韧的腰,非常严肃地这么决定了。

我还是变不回Chris Evans原本的样子,而且二哈的发音系统十分不友好,别笑,我必须承认我没有研究过如何让二哈学会与人沟通,拜托,任何脑筋正常的阿尼马格斯都不会去研究这种问题好吗!Seb提议用“汪”来代替YES的时候,我是有点被打动了,必须声明,伙计们,这不怪我,我已经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而他那罐饼干本来也没剩几块……总之,结果不太令人满意,在经历了几分钟严肃认真的汪汪叫教学之后,新手园丁Sebastian放弃了,外面雪大风急,大半夜的,他可能觉得嗷嗷的狼嚎太瘆得慌了,我也这么想。

别问我为什么没提醒他去找纸笔来涂个字母表,科学证明人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智商几乎为零,从我俩昨晚的表现看来,科学家总是对的。

对于我来说,情况已经没那么糟糕了,虽然24小时以前我还是住在希尔顿酒店里的好莱坞一线,有专车有助理有万能的经纪人,人生中最大的麻烦大概就是体重又轻了几磅,需要更多的蛋白质和更多的健身训练。但人总得向前看,被魔法控制不能变回人类的身体当然很可怕,不过好处也显而易见,比如我现在不用担心蛋白质的事了,以及,我现在不是单身汪了,如你们所见,我男朋友很英俊很可爱,嘿嘿。

我花了至少五分钟欣赏Seb可爱的睡脸,我可以这么看一整天,不过我还是凭借过人的意志力挪开了目光,开始严肃地思考正经事。

最关键的当然还是我身上这个该死的魔法什么时候能够解除,我的经纪人需要大明星Chris Evans,我妈需要儿子,我的Seb也需要一个正常的男朋友,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当成情趣,但一直如此真的非常不方便,口味太重了不利于身心健康,对吧。

尽管有很多麻烦,但也许因为Seb的床真的很软很舒服,早上的阳光明亮而温暖,我把下巴放在他的胳膊上,看着他甜甜的睡颜就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事情也并非毫无希望,做人一定要积极,永远不要吝惜以最大的善意揣度别人,哪怕是现在这种尴尬的状况,我们依然得相信人性本善,明天会更好。我遇到的那位巫师女士虽然穿着打扮过于随便,思维模式与众不同,并不像隔壁灰姑娘片场的仙女教母那样和善可亲地给主角送服装送装备送南瓜车,但她没理由恨我,而且她说要给我幸福,所以这个魔法一定能解除。我蹭了蹭Seb胸口,他没醒,但下意识地揉了揉我脖子上的毛,这让我感受到了幸福指数的直线上升,哈哈哈,我不是单身汪了,不是了,不是了,再也不是了。

但问题依然很严峻,我没什么时间了。首先是身体方面,我从来没试过用灵魂动物的身体呆这么久,阿尼马格斯论坛上一致认为超过24小时就会变得有点危险,72小时就是极限了,正如我之前告诉过你们的,灵魂动物的身体新陈代谢速度比人类身体更快,这对女性的阿尼马格斯来说是好消息,她们永远不会被体重的问题困扰了,然而,我对自己现在的身材很满意,毕竟我没接到《费城故事》或者《达拉斯买家》之类的牛逼剧本,突然掉几十磅体重会吓坏我的经纪人和影迷的,至于更严重的身体伤害……算了,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那种事还是等我变回去以后再让医生去发愁吧。

目前最大的危机是我自找的,因为我是一个非常认真又敬业的演员,难得的72小时休假时间,我还约了健身教练。我瞄了一眼Seb墙上那个非常优美精致的古董挂钟,现在是早晨7点45分,1小时15分钟以后,我的教练就会发现我没按时到健身房,他肯定会耐心地等一会儿——人们对大咖总是比较宽容,而且我的信用不错,但是迟到超过半小时的话,他一定会给我的助理打电话,鉴于我现在没法接电话,我的助理肯定会发现我从昨天下午就没有回酒店,接下来,那个惊慌失措的小伙子就会打给我的经纪人,多方寻找无果之后,他们也许会想办法调用附近的监控,然后发现我在那个倒霉的巷子口消失了——那里也许还能找到我扔下的T恤帽子和墨镜的残骸,那么他们几乎一定会报警……我真的不想上社会版!

这个认知让我尾巴上的毛都炸了,爪垫冒汗,几秒钟内就在Seb的床单上留下了一个湿爪印,这样不行!我立刻行动起来,敏捷地跳下床,跑到客厅里去解锁我的手机,试图用一条短信来取消预约,但跟昨晚一样,手机对爪子非常不友好,我花了好几分钟,只输入了一行毫无意义的乱码,这要是发出去,就更可疑了!

万般无奈,我只好跑回卧室去叫醒Seb,这很不人道,昨晚他喝了点酒,被我撞吐了,然后世界观人生观又经历一场残酷的洗礼,现在估计正在艰难地以魔幻现实主义风格重新架构,应该让他好好休息,睡到自然醒,这是他应得的,但是伙计,你的队长需要你的拯救,你也不想美国队长系列被社会版挂标题被漫威冷藏对吧。

我腾地跳上他的胸口,低下头,准备用毛茸茸的耳朵蹭了蹭他的鼻子——这招是我的老伙计East最喜欢用的,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呃,糟糕,我忘记了斗牛犬和哈士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体型差异了。

Seb几乎是瞬间就惊恐地睁开了眼睛,表情纠结痛苦,一副马上要被我踩断气的模样。

我错了,我赶紧跳下来,讨好地舔了舔他的脸。

Sebastian花了差不多一分钟才喘匀气,他的眼神从痛苦变成了迷惘,我歪着头瞧着他,他也瞧着我,我估计昨晚的事正像荒诞电影一样掠过他的脑海,嘿哥们,你没疯,昨晚的事都是真的,我伸出前爪,在他的左胸上拍了一下。

“Chris?”他犹犹豫豫地伸出右手,好像打算摸我的毛,我凑过去,结果他居然有点畏缩,转而使劲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亲爱的,你没在做梦,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都是真的,你就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所以你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负责的,相信我。我真的不想把昨夜的过程再重复一遍了,那很累,咱们最好赶紧搞定我的健身教练,然后……我得说那些字母饼干真的不够瞧,我需要好好吃一顿才能尝试变回你熟悉的Chris,一块煎得嫩嫩的牛排就不错,再来点薯条。

Sebastian使劲搓了搓面颊,确认一样把我从耳朵尖撸到尾巴尖,然后非常夸张地仰面倒回了他的枕头上,捂着眼睛哀嚎:“告诉我我没有在做梦好吗!”

你的确没有,你这个小笨蛋,我忍住再次跳上他的胸口把他砸回现实的冲动,毕竟我不是真想砸断他两根肋骨,我怎么舍得。我轻巧地跳过他的身子,伸出右爪,在他左手上臂的肌肉上画了个星星,控制指甲的力度不容易,不过我还是完成了,虽然有点歪歪扭扭,看个意思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一点也没划破他的皮肤,只是留下了红红的印子。

他侧过头看了看他的胳膊又看向我,我无辜地歪着头瞧着他,淡定地卖了个萌。

嘿嘿,没想到吧,哥就是这样的哈士奇。


评论(60)
热度(395)
  1. Alrgh醉雨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