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04上(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04


一个小意外让我期待已久的夜宵落空了。Seb从浴室出去的时候,不幸踩到了刚刚他随手从我脖子上解下来、扔在地板上的那团东西——你们也许还记得,就是我那件裹了手机和钱夹的T恤,他弯腰把它捡起来,坐在沙发上,一面用一条又大又柔软的毛巾给我擦毛,一面翻开了我的钱夹。

这太尴尬了,真的,我下意识地把头埋进了Seb的胸前,不敢看他的表情。

通常情况下,人类在喝了点小酒、刚洗完澡的深夜,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本该是闲适而放松的,然而Sebastian在翻开我钱夹的一瞬间,他规律放松的心跳就开始狂飙,隔着毛巾,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僵硬了一秒钟,然后难以置信地有点发抖,我的驾照掉在地上,他低头捡了起来,有那么几秒钟他的呼吸有些粗重,一张一张地把钱夹里的信用卡抽出来在茶几上排成一排——他应该不会认错我的签名,就在几个月前,美国队长2的宣传期里,我们名字挨着名字,签了很多张海报。

Sebastian深呼吸了两次,然后平静了一些——这也不能怪他,如果你在大街上随便捡了条狗,却在狗的身上发现了某位合作过的、好莱坞新星、准一线大咖的驾照和信用卡,一定也会觉得惊悚和不可思议。他修长柔软的手指顺着我的豆豆眉捋到耳朵根,用一种迟疑的、更像自言自语地语调低声问:“所以……你是Chris的狗?”

他的表情十分迷惘,因为这不合常理。首先,他肯定知道East不在了以后,我并没有养新的狗,从来没有一只红棕色的哈士奇出现在我或者任何跟我有交集的朋友的推特上,也没有狗仔抓到过我在遛狗(说真的,也许我应该养一只真正的红棕色的哈士奇来混淆视听)。其次,Chris Evans以前住在波士顿,后来在LA买了一栋很不错的小房子,如果他出现在纽约,多半是为了工作,好吧,就算他心血来潮突然偷偷养了一只哈士奇并且任性地把狗也带来一起工作,他也不会愚蠢到让狗替他拿钱包……我有点发愁地蹭了蹭Seb的胸口,觉得就算我能不惊动任何人的脱身,要给这件事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也不容易,毕竟,我又不能像电影里那些坏人一样给他洗脑……我偷偷伸出一只前爪摸了摸Seb胸口富有弹性的皮肤,不得不承认我爱死那个镜头了。

他没注意到我的小动作,而是忙着研究我的那件皱巴巴的T恤,他把它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甚至还凑近闻了闻——出门前我喷了一点Gucci,我代言的那款,他一定察觉了,眉头皱得更紧。

几秒种后,他果断站起来,抓起他的手机,趁我不注意,先给我拍了张照片,然后开始划拉他的通讯录,他有我的号码——在某个气氛十分好的下午,在Frank的拖车里,我假装自己的手机找不到了,借他的手机给自己拨了个电话,并且在把手机还给他以前,点了保存联系人。可惜他好像对我不怎么太感兴趣,从宣传期结束以后,一次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哎,说真的,我很伤心,我的心都碎了。

他用右手操作手机,目光在我的名字上停留了几秒钟,左手始终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我的豆豆眉,我看着他的目光在我的名字上停留了几秒钟,然后果断向上滑——他给Anthony发了条带我照片的彩信,假装不经意地说,他捡了条看上去有点眼熟的哈士奇。

啧,说瞎话不脸红嘛,今天之前,他见过我的这个样子才怪。

Anthony回复得很快,他也发了张照片——粉丝们做的,我和一只表情十分逗比的灰色二哈,Seb和一只表情十分不高兴的猫:“你肯定是捡到了染了毛的Chris Evans,他讨厌蔬菜沙拉和白煮鸡胸,你可以试试金枪鱼罐头或者肯德基。”

他成功地把Seb逗乐了。我的世界观却有点不太好了,你们知道,Anthony和我很熟,我们合作过好几部电影,随时随地都能把任何话题变成让观众笑得停不下来的脱口秀,然而……我竟然不知道他是个懂预言的巫师,下次见面,我一定要翻翻他的牛仔裤口袋里有没有藏着水晶球。

Sebastian显然没信,他站起来,去厨房给自己拿了罐冰啤酒,一口闷了大半,他今天晚上已经喝过不少了,现在喝酒的唯一原因大概就是……酗酒壮胆。他划开手机,再次找到了我的名字,深呼吸,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按下了拨通。

唉,别这样,亲爱的,我不咬人,无论是人类形态还是二哈,我都不咬人的,最起码……我瞥了一眼被他自己舔得润润的诱人的嘴唇,默默修正了一下这句话——就算咬你,我也不会把你咬疼了。

我胡思乱想的这几秒钟内,电话接通了,因为有锁所以被忽略在一边的、我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Sebastian几乎是跳起来抓过来看了一眼,硕大的“My Sweetest Kid”出现在屏幕上,分组还是“特别”,我仰头只看了一眼Seb懵圈的脸,就尴尬地把鼻子埋进了他有薰衣草香味的沙发垫里——被暗恋对象当场抓包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我觉得我的不好意思和隐约的期待变成了令人期待的兴奋,热得快把二哈厚厚的皮毛都烧着了。

我最靠谱的冬日战士、亲爱的Sebastian盯着我的手机、T恤和信用卡看了十几秒钟,短暂的震惊之后,他变得十分焦虑,眉头紧锁,他捋着我的尖耳朵,非常认真地看着我,正当我以为他过去十几年建立的牢固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已经被动摇了、开始严肃地考虑Anthony歪打正着的脑洞时,他担心的语调告诉我,魔幻现实主义不是他的菜,他的脑内估计在拍现实向的刑侦犯罪片:“Chris是出事了吗?你能找到他吗?等等,我应该先报警还是先联系他的经纪人?”

好吧,这位罗马尼亚少先队员的唯物主义世界观还是很牢固的,伟大的马克思!

但我绝对不能让他联络我的经纪人或者报警——上娱乐版的头条很不错,上社会版的头条就不好了,漫威会杀了我,他还会给自己招惹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这可能会毁了他正在上升期的演艺生涯。所以我抢先一步跳上了茶几,伸出前爪解锁了我的手机。嘿,别这么看着我,我当然要为“特殊情况”做些准备,把爪垫纹存为授权指纹花了我好几个钟头的时间,瞧,现在不是用上了吗。

我试图用爪子给他发条信息,然而不得不说,手机的屏幕太小了,对爪子很不友好,在第二次接收到一堆乱码之后,Sebastian的表情变得很凝重,他试探着问:“你听得懂我说什么?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

当然,我郑重地坐直了,严肃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点了一下头。

也许因为这是一个冰天雪地的深夜,也许变成灵魂动物让我变得有些冲动,也许就像那个女巫说的,在失去了Chris Evans那些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的大咖光环之后,我能够更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心意,在那一刻我忽然决定把我小心翼翼地藏了十多年、甚至连我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交给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全也不够理智,可是我就是决定了,我信任他,我喜欢他,我希望跟他没有任何秘密。


↓偷偷贴神似图,你们懂的(图源网侵删)



评论(76)
热度(414)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