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拯救单身汪03(现代魔法AU,逗比系甜饼,传说中的哈士桃)

前文

01

02


03

 

距离我的身体被一位奇怪的女士强制转换成第二形态,也就是一条看上去英俊聪明又十分和善的红棕色哈士奇,已经有将近10个小时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肯定跟她没仇,甚至在今天以前,从来没见过她。按她的说法,大概因为她喝了一杯我买单的咖啡,她打算帮助我“获得幸福”,可是作为一个凡人,一个高级哑炮,我真的无法领悟饥寒交迫、夹着尾巴在大街上躲躲藏藏的“幸福感”。

现在情况有一点点改善,凭借能中头彩的好运气和超乎常人的机智,我总算解决了安全问题,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靠谱的监护人——我亲爱的同事、美国队长最可靠的伙伴、我的冬日战士,Sebastian Stan把我带回了他的家。

相信我,一路上我并没有只顾着“把Seb绊个跟头”,那太幼稚了,我在考虑更严肃的问题。

首要的问题当然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人类状态。可惜这件事完全听天由命,而且我不得不相当悲观地承认,看起来巫师女士的幸福观可能和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类有很大差异,也许她认为做一条无忧无虑的哈士奇,靠卖萌打滚过日子,每天吃吃睡睡才是人生赢家。对此我无法苟同却毫无办法,我几乎不可能找到她,用呜呜呜的狼嚎把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灌输给她,让她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除不人道的、违背自由精神和个人意志的变形魔法。

我的第二条路是靠自己的力量打破黑魔法的禁锢,这也正是过去十个小时我一直在努力的,然而,正如你们知道的,我耗尽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卡路里却毫无进展,我想我得吃一顿好的,比如一大盘新鲜的三文鱼甜虾刺身或者两根油腻腻的烤小羊腿才能有力气继续挑战极限。

最后一条路,也是现阶段我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一件,就是跟着Seb,最好让他爱上我,完全的、彻底的、离开我不行、像中了邪一样的那种绝对的爱,像Bucky爱Cap一样,就算洗脑也不能抹去的爱……你们懂的,我可不想被送到寄养中心跟一大群吵吵闹闹的泰迪、吉娃娃或者凶巴巴的斗牛狗共度余生。

如果一定要跟某个人过一辈子……我蹭了蹭Seb柔软而温暖的手指,凝视着他那双美丽的蓝眼睛想,就是他吧。

不过老实说,我对此毫无把握,因为我对如何做一只讨人喜欢的宠物毫无经验,甚至在今天以前,我还从来没有以二哈的形态呆过这么长时间呢!

事已至此,我决定化身Ethan Hunt,挑战名为“让Seb爱上我”的Mission Impossible。这不容易,但是相信我,没什么事能难倒美国队长。

Sebastian好像没有什么收养流浪动物的经验,或者是我英俊的外表和得体的举止让他过于放心了,总之,他没有把我带去恐怖的宠物诊所,而是直接回到了他在纽约的寓所。这让我也松了一口气——我可不想被诊所的护士从耳朵蹂躏到尾巴,简直想一下都要让我焦虑症发作了。

但我没想到,该来的总会来。

当时我端端正正地坐在Seb的擦脚垫上,他让我等一下,然后自己跑进了卫生间,我猜他不想让我占满泥水的爪子弄脏锃亮的实木地板。这很正常,我的老伙计East还在的时候,我每次带它散步回来,也会在擦脚垫上给它洗干净爪子,再放它进屋乱跑。

然而……我可不会直接把自己也脱光了!

Sebastian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脏兮兮的神父长袍、硬领,紧巴巴带铆钉的裤子和半透明的丝质上衣都不见了,我知道我应该扭过头甚至用爪子遮住眼睛,可是……管他呢,二哈可没必要要谨守同事之间的安全线!

他的身材超赞,虽然很多人觉得我的身体也很完美,尤其是穿美国队长的紧身衣的时候,女孩子们都会为我尖叫。但那不一样,真的,至少我照镜子的时候不会心砰砰乱跳,耳朵和爪子都像着了火。我舔了舔鼻尖,睁大眼睛,理直气壮地欣赏我同事美好的肉体——高挑匀称,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流畅,而且他的皮肤真的很好很好,细腻光滑,闻起来香香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他把我整个抱起来扛进卫生间的时候,我摸过了,手感哦不应该是爪感超级好。

他的卫生间不大,也没有配浴缸。Seb花了好几分钟纠结是给我用牛奶味的沐浴露还是橘子味的洗发水——拜托,我只是有一小块毛脏了,难道不能找块湿毛巾擦擦就算了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被揉了一身橘子味的泡沫的时候,豆豆眉都要皱成一团了。

他像哄小朋友一样给了我一只粉色的硅胶小鸭子,我毫不犹豫地把它咬破了,然后就听到他的惨叫:“那是Florentijn Hofman的限量版,很贵的!”

哦,那只愚蠢的大黄鸭。

我花了好几分钟才想起那红了好几年的玩意,号称现代艺术或者当代艺术什么的,可是伙计,随手把很贵的艺术品交给一条二哈咬着玩,你是认真的?我甚至可以确凿地告诉你们,那玩意的口感远不如超市里1.99刀的惨叫鸡。

惨叫鸡真的不错。

可是……

没人能在Seb那种小鹿般湿漉漉、带着一点点谴责和很多不开心的眼神下存活一分钟以上,负罪感像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在我的心里拱来拱去,弄得我不由自主地用沾满泡沫的耳朵蹭了蹭Sebastian的光裸的小腿,发出一些可怜巴巴的呜呜声来向他道歉。

在自动忽略了Seb那些佯装严厉的警告之后,我们顺利和好了,他大概非常满意于我安安静静地蹲在角落等他洗完的态度,许诺说等下会弄点“好吃的”跟我分享。

我一面暗搓搓欣赏同事沐浴时美好肉体,一面十分期待地舔了舔鼻子。

我想在吃饱喝足以后,他应该不会介意跟我共享毛毯,在这个飘雪的夜里,贴着他的胸口美美地睡到阳光灿烂的早上,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我仰起头,他恰好背对着我,一小坨牛奶味儿的泡沫从脖子后面滑落他线条分明的肩胛骨之间,顺着流畅的腰线一路向下,暧昧地贴着细腻白皙的肌肤,莲蓬头猛然打开,大量晶莹的水珠争先恐后地从上方倾泻而下,那一点点不情不愿的泡沫,终究抵不过,顺着脊骨没入挺翘的臀部之间,再也瞧不见了。

我不得不把因为兴奋和期待开始发烫的爪垫按在冰凉的瓷砖上——我怕吓到他。

有没有谁能给我一品脱冰牛奶,我需要冷静一下。


偷偷贴个图↓



评论(61)
热度(430)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