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12下(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下  12上



12



Sebastian蜷在被子里,尾巴从两腿之间卷上来,耳朵在枕头里颤动:他根本舍不得抛弃他的私有财产,这标签存在太久了,久到你不想移动它,久到就算你都忘记了为什么它会存在,你仍然不想移动它。Chris赖在他的小金库里不肯走,事实上他也不希望他走开,他甩开冰冷的大门让他go away,却忍不住竖起尾巴蹲在门口等他出来。等他出来的瞬间,他就扑住他,毛茸茸地抱住他,紧紧地抱住他。没错,就是这样,他才不会羞于承认自己输给了自己的欲擒故纵,可他害怕面对Chris承认这件事。

天哪,那太可耻了,他疑心Chris会用鬃毛的浴室刷子敲打他,疑心他会用牙齿咬住他永远无法舔到湿润的嘴唇,他疑心好多不确定的事情,却也清楚知道,他是爱他的,这太确定了,这是真理——Sebastian不想复述真理,Chris就是他的真理,他们明天还要参加发布会,他的真理就坐在他旁边的旁边——他根本无法拒绝。

疯的,一切都是疯的,心跳和干燥的嘴唇是假的,Chris的答案是假的,他们的感情是不真切的,Sebastian想,如果他还是一个有志于在星光大道上留下名字的演员的话,他应该识相地去拍文艺片,和大导演合作,蓄起胡子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戏里戏外身心俱疲,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演超级英雄的男人谈恋爱——甚至不是恋爱,经纪公司和东家都理智地希望他们分开,可他们居然在犹豫!是疯的,他们两个人都是,从后台到现在,惺惺相惜地疯着,为了一点点过分的心跳的刺激就这样忘却了一切工作和未来,愚蠢地徘徊在当下。

他们也许会后悔,也许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他们会互相通一个用词颠三倒四的电话,傻笑着回忆起后台的疯和酒店阳台上的风,那时候的Sebastian可能再也无法放置自己的尾巴了,他奶油色的尾巴干枯稀疏,电话那头的Chris的胸肌也松弛下来了,他们瘫坐在沙发里说到今天晚上的时候,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当过去浓烈的刺激、心跳、悔恨和愤怒、期待都在漫长的时间渲染下变得微不足道的时候,他不确定他是否还能记起Chris标签下的味道,是薄荷还是西柚,是混着特效化妆品的一点点汗水味,还是胡茬深处甜腻的冰淇淋味?他不会记得了,他甚至没有办法立刻站起来去重新标记Chris的味道,纵然他有耳朵和尾巴,他们也无法像三十岁的时候一样蓬勃,像紫藤缠住墙壁,快乐地向上爬着,像那些细软的、无关紧要的蔓隔着栅栏若即若离地勾住彼此,像他们在后台休息室的手,可以紧紧钳住,也可以宽心地放开。

他们也许会后悔。会后悔的,Sebastian想,会的,他们会后悔的。

所以他不能犯这个傻。

第二天的发布会上,Chris越过身边的Scarlett和Sanmuel望着Sebastian,Sebastian也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Chris忽然抓起笔写了什么,纸条很快就传了过来,Sebastian不确定摄像机有没有拍到这一刻,反正Scarlett非常淡定,两指夹着那只折了一下的纸条,还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纸上画了两个尖尖的三角形,下面有一行字:“Hi,Seb。”

Sebastian用腿垫着写:“Hi,Mr.Evans。”笔尖在他的大腿肌肉上酥酥麻麻地戳了一遍,他飞快地把纸条塞了回去。

Sanmuel无视并默许了小朋友们的在聚光灯下幼稚的举动,Scarlett却中途拦住了纸条,飞快地补了一行字,它重新回到Sebastian手里的时候,Chris写的是:“柑橘味,邀你一起品尝。”

Scarlett的字迹硕大:“你们两个白痴。”

Sebastian回复:“全世界都在看。”

Chris这次把纸条放在桌上写,毫不避讳,低着头,专注地写着,像个正在认真筹备论文的大学生。

“他们看不见。”

Sebastian不知道要回复什么才好,于是在一排字迹后面画了一条弯曲两下的尾巴状的弧线。纸条经过Sanmuel胸前,经过Scarlett的指尖,到达Chris手里,Sebastian侧头望着他,看见Chris把纸条放在腿上打开,然后迅速合拢。他们平行线般的目光终于挣脱魔咒短暂交汇,Chris把纸条放进口袋里,勾了勾左边的嘴角。

Chris着急飞回美国参加慈善活动,Sebastian还要多留一天,他们在后台简短地交换了行程表之后,Chris突然就冲进了Sebastian的更衣室。

奶油色的尾巴瞬间弹了出来,温温柔柔地扇在Chris的胡茬上,Chris一把握住它,咬住了尾巴尖,Sebastian发出细微的呼喊,毫无诚意地挣扎后退了半步。他们对视了片刻,鼻尖顶着鼻尖,最终是Sebastian低下头,让他奶油色的耳朵从脑后滑动出来,愉快地弹动着。Chris轻而快地呼唤,Seb,Seb,Sebastian抱住他,把下巴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就这么不施一丝力气地放着,让他耳根的绒毛蹭着Chris的面颊。

“我要我们在一起。”Chris覆在猫耳上轻声说。

在MEOW星人听来,那简直是呐喊。Sebastian缩了缩身体,忽然伸腿勾了Chris的脚,试图把他撞倒在旁边的沙发上,Chris愉快地笑出了声——他根本不费力气就保持住了平衡,硬邦邦的核心肌群通力协作,立刻将Sebastian翻了个面顶在墙壁上,高高地捉住了他的手。奶油色的长尾巴竖起来,一下一下敲着Chris的下腹部,十分不老实,Chris捉起它,顺着腰盘向Sebastian胸前,把尾巴尖举到他的嘴边,挠了挠他的嘴角。Sebastian侧过头来含住了,又看Chris的眼睛。

Chris顺着尾巴根一路吻上来,终于舔到Sebastian的嘴角:“不要看我。”

“为什么?”Sebastian含含糊糊地说。

“我会忍不住告诉全世界我们在一起。”Chris说:“互相占有,排他。”

Sebastian昂起头,让他的耳背贴在Chris胸口:“你是疯的。”

“是的,我是疯的。”

“我也是。”Sebastian调整了一下身体姿势,他准备好了:“我喜欢你的疯,Chris。”

“我就不一样。我喜欢你。”Chris再次捋了一下那条尾巴。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Sebastian设想过很多次,如果有一天,他们能试着做爱的话,他们会选在哪里。两个漫威的演员无法去豪华度假村和顶级酒店里开房,他们只能假装在某个海边邂逅,趁半夜的时候溜进对方的房间里。或者,他们可以在某次剧组集体活动的时候双双喝醉,提前离场,又或者,他们可以扔下所有的工作,关掉电话电脑,抛开助理和经纪人,去某个深山老林的小木屋里点一个温暖的火炉,裹一张扎人的毛毯。他从未想过更衣室的场景,从未想过他的同事会冲过来把他顶在墙角还让他咬住自己的尾巴。然而Chris没有说谎,今天的他,确实是柑橘味,微甜,这让Sebastian觉得自己的尾巴是一个堆得又高又大的甜筒冰淇淋,他甚至想要伸出舌头多舔一点,从下往上。

Chris靠近过来,Sebastian也调整了身体的位置,然而,今天的剧本里没有写出来的路人甲忽然开始敲门,是会场的工作人员,在找Chris出去给海报墙签名拍照。

“门没锁。”Chris低声在Sebastian耳边说。

Sebastian疯狂地挣扎了一下,却被Chris捂住了嘴,柑橘味的尾巴在舌尖上跳动着。

工作人员礼貌地站在门外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在海报墙那边等你,Chris,媒体也在。

Chris抬高音调,用美国队长的声音回答:“我这就来,谢谢你。”

Sebastian已经成功放置了自己的耳朵,工作人员离开了。

Chris耸肩,目光在Sebastian的身上游走一遍:“别急,我还有机会。”

Sebastian一件一件把勉强挂在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挂好:“Go away。”

Chris忽然冲过去把他撞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压了上去,并且在他肩头轻轻咬了一口:“你等着。”说完,他蹦起来,在穿衣镜旁边花了30秒钟打理自己,若无其事地走出了Sebastian的更衣室。

若无其事,Sebastian想,若无,实际上也没有。

但他们还有机会。

最糟糕的是,那天晚上,他明明洗了澡,还闻到尾巴尖上的柑橘味,他开始疯狂地期待这样一个机会了。彼时彼刻,他觉得此前的犹疑和不安令自己尴尬,尴尬又变成了焦灼,焦灼散化成热度,他把Chris的气味从记忆的标签瓶里倒出来,贪婪地吸吮着。

他们一定要有机会。

 

PS,传纸条那天,桃巨巨真的画了三角哦~

评论(30)
热度(350)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