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12上(RPS!伪AU!猫耳!)

12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下



Sebastian不是什么恋爱高手或者熟练工人,事实上他也只谈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恋爱,并且显而易见地,以分手或者感情变淡而告终。对于年轻的好莱坞演员来说,现如今,传绯闻非但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反而是公关或者炒作的必备工具,有时候,男孩们会为了即将上映的影片约姑娘们吃饭,有时候,姑娘们吻过来的原因仅仅是街对面狗仔队的镜头——就连狗仔队都可能设计好的,谁知道呢,这可是好莱坞,是真真假假一切都是说不定的地方,也是一个人和人相处的过程里完全没有爱与信任的地方。Sebastian并不是特别喜欢好莱坞,尽管只要是个演员,都希望在星光大道上留下自己的手印,但Sebastian从内心深处觉得,喜欢表演和喜欢好莱坞是区别明显的两件事,就好像喜欢Chris和喜欢一个男人那样,如果说Chris是一种果汁的话,Sebastian则觉得,他并不是喜欢吃水果,只是喜欢从一货架的瓶装饮料里选择这一种而已。

这种饮料有好看的包装和奇特的口味,充满了二氧化碳,喝起来让人觉得兴奋,打个气嗝之后又有特别的愉悦,只可惜这不是什么充满营养的东西,Sebastian觉得,如果有必要,他应该戒掉他。

他们在红毯区友好地拥抱,Chris在他耳边低声急促地叫他:“Seb,Seb。”Sebastian露出大大的微笑:“Hi,Chris。”Chris很受伤,几乎是被美国队长的盾顶出去那样,后退了半步才能站稳,他必须回以同样的微笑才不会被媒体看出破绽,他们揽着对方的腰站在摄影区,Sebastian的手心被Chris的体温烫到,他们迅速完成了任务又迅速分开,直到晚上,Sebastian才在酒店里接到内线电话,住在他楼下的Chris说:“我可以上来吗?”

“不能。”Sebastian明确表示。

“我是个疯狂的笨蛋,”Chris说,“我不应该在那种情况下,提出一个自己都没有想通答案的问题。”

Sebastian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事实如此,尽管,他知道他可能是想太多了——他如何不想多?他的秘密太多了,是一簇一簇敏感又致命的绒毛,你喜欢它们的触感,软而香,可你绝对不会想要它们软到你的心里去,它们会紧紧依附着血管壁,让你呼吸困难,最终哭出声来。这令人讨厌的过程,这令人讨厌的结果: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会让你哭出声来,这是世界的法则,Sebastian抗拒不了,于是他放肆地伸出自己的尾巴,一下一下重重敲着床垫,嘭嘭,嘭。

“现在我有答案了,”Chris说,“你还想让我发邮件到你公司吗?”

“并不想,”Sebastian说,“可我开始犹豫了。Chris,你要拍第三部美国队长,还要拍第三部复仇者联盟,漫威在让你退休之前,你永远是美国队长——他不该爱上一个MEOW星基因携带者,他的男同事。”

“你在说傻话,Seb,非常傻。你永远不会和美国队长谈恋爱的,Cap是Bucky的,你是我的。”

“我不是。”

“我们吻过了。”

“所以呢?”

“MEOW星基因携带者从来不会因为性或者一时冲动而选择伴侣,我知道,我偷偷看过了那些研究资料,你们总是试探,从无限地试探里找到真理,一旦找到之后,你们会自然而然地给它们打上标签,于是,标签下的所有味道都是你们的私人财产——我是你的财产,Seb,如果你要我go away,你要正式宣布抛弃我才行。我无法主动抛弃你,你知道,你分明知道。”

Sebastian舔了舔嘴唇,然后挂掉了电话。

他的耳朵竖得高高的,冰凉、硬挺,他的尾巴已经炸成了一根毛茸茸的长条,燥热、蓬松:这是听到了真理的反应。

Chris没再打过来。他们不是五岁了,不会通过哭闹索求关心,他们也不是十五岁,不会用极端的方式处理感情问题,一切的缘由,都是该死的爱情。爱情让他们时而五岁时而十五岁,根本没有真实的自我。一度,他们站在幕布后面候场的时候,Chris会忽然怂恿Sebastian把尾巴伸出来,就在要上台之前几分钟,他俩站在角落里,Sebastian把尾巴从腰间揪出来,递给Chris摸一下然后再迅速放回去。那可是后台,无数工作人员走来走去、随时随地都有媒体探头的后台,他们刺激地玩着自我暴露的游戏,像两个随时准备好退出演艺圈的疯子,一面狂欢着从未被任何人看到,一面落寞地知道这举动完全不正常。他们惺惺相惜地疯着,听着外面山呼海啸的尖叫和掌声,Sebastian会摸Chris的胡子,硬而浓密,Chris会竖起手指在唇上碰一下,再碰Sebastian。“今天我会一直尝到这个味道吗?。”Sebastian上台前问道。

助理们看着他俩,匆匆忙忙地帮他们整理着衣服和发型,揣测这话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最终,听起来他们只是在讨论瓶装饮料。

“西柚味,好像。”Chris说:“我忘了看瓶子上写的是什么。”

Sebastian舔舔嘴唇,走向舞台。

那真是毫无破绽。


评论(28)
热度(296)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