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11下(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上


11


可是当Sebastian在后台质问他还吻过多少不太甜的孩子的时候,Chris笑得像个刚偷到小母鸡的狐狸那样狡猾,弄得Scarlett颇为疑心地要来插两句话——Sebastian是有点儿怕Scarlett的,那种不安的、让人心虚的怕,因为她漂亮、性感、大方,还是Chris多年的朋友,聪明得能看穿圈子里的一切,Scarlett说话的时候总是目不转睛地瞧着Sebastian,弄得他总是要后退半步才能感到自己的尾巴老实了一些。在一个Chris被分散了注意力的瞬间,Scarlett对Sebastian说:“你到底是什么变的?”

Sebastian没懂。

“我是说,Chris简直爱死你了,你知不知道他如此喜欢的另一个——对,另一个,是什么?”

“不是你吗?”

Scarlett开心地笑起来,捏了Sebastian的面颊:“我真希望你长出两只耳朵,最好还有一条尾巴。”Sebastian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不过Scarlett马上用手指在Sebastian脑袋上画出了无形圆弧:“还有尖鼻子,这样你就可以击败米老鼠,成为Chris永久的爱人。”

单恋着米老鼠的Chris在发布会上与Sebastian、Scarlett、Sanmuel站在一起拍照,通常,他们都会刻意闲聊几句,方便摄影师取到更自然的面部表情,可是Chris却毫无由头地忽然跨越中间两人,低声招呼:“嘿,Seb。”

Sebastian侧过头。

Chris学着他的样子舔了舔上唇。

Sebastian忽然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媒体最喜欢的灿烂的笑。Chris得意地看着镜头,Scarlett在他们中间小声地说“My,my”,Sanmuel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暂时没有人把他们射杀在舞台上,于是Sebastian还可以穿着漂亮的西装,在闪光灯里寻找任何他可以放下目光凝视一会儿的地方,却总忍不住要再看看旁边的人,就仿佛是有幸从台下被选上来做游戏的粉丝那样虔诚。他把手抄在口袋里,在嘈杂的环境里竖起正在体内耸动的耳朵,数着Chris的心跳,这种计数让他燥热冲动,总也无法将上嘴唇舔到湿润,于是他喝了两口水,继续侧头看——Chris很少回看,或者说Sebastian很少发现对方回看,有时他收回目光的瞬间就知道Chris扭头了,可当他也扭过去的时候,Chris还是好端端地对着记者席。也不知道是他出了幻觉还是Chris施了魔法,他们总是这样像平行线般固执地错过、平稳地向前滑动,运行到那个叫“后台”的终点才能说上几句话,半躺在沙发里,感慨炽热的灯光和粉丝的尖叫。

只有那么一次,唯一一次,他们做了一点点身体接触,就在休息室里,Sebastian说他要坚持不住了,时差把他折腾得头痛,马上就可以睡着。他的脖子放在沙发靠背上,双臂打开,刚闭上眼睛就感觉Chris把自己的手指强行塞了过来,用指关节狠狠钳了钳Sebastian的手指。“嗷喵。”Sebastian有气无力又虚情假意地嚎叫了一声,Chris愣住了,他们睁开眼睛互相对视,发现对方几乎用同样的姿势赖在沙发里,于是他们扣在一起的手友好地晃了晃又迅速分开:随时可能有工作人员走进来,谁也不想尴尬。

“我们像是在敬老院里。”Chris说。

“还好没有流口水之类的表演项目,”Sebastian没有动,“然而我真的需要一张轮椅。”

“床垫,我要一张床垫。”Chris敲了个响指:“豌豆公主那种。”

“那是很多张床垫。”

“好床垫一张就够了。”Chris在沙发里扭动了一会儿:“软的,暖的,甜的,奶油色的。”

Sebastian望着他,Chris也望着他。他舔了舔嘴唇,Chris打了个哈欠,忽然露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悲伤:“他们有找你聊聊……我们吗?”

Sebastian坐直了一些:“不,不不,不可能有人知道——”

“放心,Seb,”Chris把手肘放在膝盖上,“没人知道你是MEOW星基因携带者。我说的是,我们。”

Sebastian不安地捋了头发几次:“他们不知道。”

Chris点头:“他们知道。”

“我们怎么了?”

“在恋爱。”

“没有。”

“没有吗?”

Sebastian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Chris,别说出来。”

他们都把手肘放在膝盖上,沉默地坐着。Sebastian忽然想起来,他在美国队长第一部片场杀青那天,停车场灯光里的Chris脸上,就是这样的悲伤。那天的Chris拍完了小酒馆的戏,对美国队长来说,Bucky没了,对Sebastian来说,Bucky也没了,对Chris来说,他们要分开了。Sebastian完全不确定那个时候的Chris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但此时此刻,他们共享了同一种悲伤的情绪,毫无征兆地涌起来,就像他们在片场里那样,随时随地,当你需要悲伤的时候,你立刻就开始悲伤,一秒都不能等,不能。

“我想知道——”

“别说出来,真的,别说。Chris,”Sebastian捏着杯子的边缘:“你不该这时候说这个。”

Chris叹了一口气:“他们在筹备第三部了。”

Sebastian耸了耸肩:“那是你的工作。”你的,美国队长的,不是Bucky的,也不是我的。

“Seb!”Chris难以置信地呵斥了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提起来。我们不是十五岁,不需要铁的纪律,理智足够判断所有的事。”

“你的理智怎么说?”

“像一个刚刚被世界上最好的朋友背叛的少女一样尖叫着。”

“你说得对,Seb,我不应该这时候提起来,我应该想清楚再告诉你。”

“哦?就像Steve决定去参加实验那样,写信告诉Bucky吗——Chris你真的懂Steve,你只做决定,为你的决定负责,证明你是正确的。这很棒,我是说真的很棒,Chris,你跟你的理智商议出结果,发一份邮件到我经纪公司好了。”

Chris意识到他说错了话:“我的理智正在墙角哭泣。”

“我的也是。”Sebastian站起来理好了衣服:“我真的会困死在这里,我要出去买杯咖啡。”

“我也要。”Chris做了最后的挽留。

Sebastian点点头:“特浓?”

“不加糖。”

Sebastian一个人下楼去买咖啡。街角就有一家星巴克,Chris从窗口看见他走进去又走出来,端着两杯咖啡。可惜Sebastian没有上来,咖啡是助理带来的,无糖特浓,烫得下不去嘴。Chris习惯性地掀开盖子,里面用巧克力酱写着两个字。

“Go away” 。


*闹别扭的两个笨蛋,没有分手,没有分手,绝对没有分手

评论(30)
热度(28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