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10上(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



Sebastian觉得,在他被某一位同事看穿了真实身份之前的生活,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不懂事的时候,是妈妈保护了他不被同龄的孩子笑话,他们为此搬了两次家,从欧洲来到北美洲,有一阵子,Sebastian真的以为这只是妈妈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机会,直到在罗素教授的学校里看到了许多深陷家庭问题的MEOW星基因携带者。比起他们来说,Sebastian的生活可谓一帆风顺,尽管他也有青春期的苦恼,比如他的罗马尼亚口音,比如他当时为了方便给自己的尾巴打掩护而不得不穿的那些肥大的运动服,但是,这都是甜蜜的痛苦。他是个聪明而成熟的罗马尼亚小狸花,很快就掌握了放置尾巴和耳朵的技巧,还克服了口音问题,甚至,他想演戏,想成为好莱坞的演员,嗒哒,他也做到了。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没有。2014年的一切都很好,除了Chris。

Chris成了他的尾巴尖上永远看不清的一撮毛,成了他耳朵根部敏感的深色绒毛,成了他手心里的细汗,也是他下腹部毛绒绒的耸动和永远无法湿润起来的上嘴唇。那场戏拍完之后有几天,每当Sebastian走过Chris身边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自己是赤裸的,Chris的手似乎永远在他的屁股周围晃来晃去,弄得他后背紧绷,干什么都不自然。尤其是他们在绿幕前面抱着滚来滚去互相殴打的时候,Chris的手有时候会揽住他的腰——像那天——碰到他的屁股——像那天——就连他看着他的样子都像那天。那天的一切细微响动都成了Sebastian毛绒绒的“不能提”,他真的像一只狸花猫那样,和Chris保持了友好的距离,这距离里充斥着心知肚明的甜蜜和随时会炸出新火花的不安,Sebastian走过Chris身边,Chris说“嗨,Seb,今天还要揍你”,Sebastian的毛发都竖起来了,火花在他们之间电得他紧张,于是他假装没听见,把播放器的声音开到最大。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向Chris展示过自己的秘密之后,他们没有变得更加亲密,反而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觉开始疏离。这异动让Sebastian紧张地把舔嘴唇当成一刻都不能停下来的心理补偿,他疯狂地想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搞清楚这到底源自他的欲擒故纵还是Chris刻意的撩拨,他试着靠近Chris,咬牙忍住毛绒绒的瘙痒,靠近他,很接近了,他想他能完成一次温暖而有力的撞肩礼,可就在这时候,Chris回头看他,有时候带着可笑的伤妆,有时候则是年轻而白皙的美国队长,下巴上带一点点青色的胡茬,他总是说,嗨,Seb。

Sebastian立刻就逃跑了。并不是字面上这样逃跑,而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逃走了,这部分绝对是人类的那部分,他的耳朵正要涌出来,他的尾巴从心口绕过去死死缠着Chris的手臂,剩下的他逃走了,说不清楚哪里不对,总之,Sebastian知道他离疯掉不远了。

忙碌的纽约里有不少疯子,多他一个也不算什么,他想着,于是,他的戏结束的那天,他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行李,决定逃离这个有Chris的酒店。

他几乎还能听见Chris站在落地窗外面叫他。

“Seb。”

窗帘外面空空如也。

Chris在门口等他,穿着一身又有血迹又有灰尘的美国队长制服,妆只画了一半,Sebastian几乎可以想象出化妆师的抓狂。他像个恶霸一样叉开腿堵在门口,皱起眉头。

Sebastian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说,他没什么要说的。他要赶回纽约去当千百万疯子中的一个,也许他需要过很久才能想出一些正确地词,勉勉强强把它们组成句子,磕磕绊绊地说给Chris听。他推了Chris的胸口,没推动。再推,Chris抓住他的手腕往自己这边压。手心里传来Chris的心跳,至少有140,Sebastian想,从片场跑过来的距离不短,有时候他们累得几乎爬不回来,必须要求助理开车他们弄回去。他数着他们的心跳。

“亲我。”Chris说。

Sebastian舔了一下嘴唇。

“我说,Seb,亲我。”Chris的另一只手拽住了Sebastian的T恤,可怜的领口几乎扯到胸线以下。

Sebastian扔掉了他的旅行袋,闭上眼睛,循着Chris的味道,混合一点点片场的烟雾和汗水的气味,他用冰冷的鼻尖接触了Chris的下巴,刚刚长出几乎不到一毫米的胡茬温柔地撕开了他的感官,他用鼻尖描摹了对方的下颌骨,一路向上,碰到耳垂,蹭过耳廓——Chris的眼眶周围温热,Sebastian的鼻尖贴着眼皮的时候,能感受到眼球在颤动——他们最终鼻尖相碰,他失去了焦距,也闭上了眼睛。

他们交换了一个干燥而短暂的吻,他的上嘴唇和他的上嘴唇,他的下嘴唇和他的下嘴唇,碰在一起,Sebastian舔了一下那些干裂而起的硬皮,Chris用牙齿夹了夹Sebastian的舌尖。

他们把鼻子狠狠地顶在一起,额头贴着额头。

“我查了资料,MEOW星人喜欢这样的碰额礼。”Chris说:“我不是MEOW星人,我喜欢你。”

Sebastian的耳朵浮了出来,他抓起Chris的手指,把那带着薄薄的茧子的指腹,放在耳朵根部的深色绒毛上。Chris揉着那里,重重的,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他们互相碾压对方的额头和鼻尖,Sebastian咬住了Chris的上嘴唇,爱抚停止了,他几乎不动唇地说:“这是约会吗?”

“不是……”Chris忽然捧住Sebastian的头,把嘴唇凑到他耳边,那些话坐着滚烫的喷气机冲进Sebastian的脑袋里:“是占有,享受,还有冲动,不可思议,是爱情,Seb,我们恋爱了。”

没人知道Chris为什么突然从片场跑掉了。这是他职业生涯里第一次放了摄影化妆特效甚至导演的鸽子,像个不受控制的孩童看见了迪斯尼乐园那样跑掉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过了十分钟又跑了回来,也没人知道他这十分钟里都干了什么,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的。

酒店的套间里,有服务生为没有房客的房间换上了全新的寝具,甚至,她们卸下了窗帘,挂上了应季的新款花色。旧窗帘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可它不会说。落地玻璃把一切都藏在光影里,它悄悄对新挂上的帘子说,哥们儿,你想听点儿新鲜事吗,现在是闪闪发亮的2014年。


评论(73)
热度(43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