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9下(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本章略高能


9


Sebastian放弃了抵抗。如果一个人能够隔着这么厚的衣服准确地说出他的花色,那么,他在对方眼中,跟没穿内裤并没有任何区别,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般无辜、无助。他选择上车,就算Chris真的会用那把鬃毛的刷子打他,他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这不可能。”Sebastian在关门之后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2011年——你不可能知道,你不可能看见,那时候我还没——”他想说“我还是个有自控能力的演员,我还跟你不熟,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于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镜头”,可是他说不出来。这太羞耻了,他放置耳朵和尾巴的水平开始退化,甚至没有等到他八九十岁,现在他才三十岁出头,就已经有这么一个烦人的家伙,让他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或者,按照罗素教授的说法,“本能”。

Chris开始解Sebastian身后那些复杂的搭扣和拉链:“我当然知道。那天你用了我的浴巾,上面有奶油色的猫毛。”

“就不能是头发或者胸毛吗?”

Chris使劲一拽,Sebastian的上衣剥落。Chris跳到他面前,在他胸乱抓了一把:“又不是没见过!分明是深色的!”

确实没有什么反驳的,Sebastian苦笑了一下,皱起眉头。

“你这样子,像是马上会哭。”Chris拽出他超级功率的吹风机:“我建议你赶紧把裤子脱掉,如果你不想让服装组的女士们问你这东西是怎么破的。”

Sebastian看着他,手指画了个圈。

Chris两手交叉,两腿叉开,站出了一副打不倒的样子:“不。”

“简直难以置信,你是个恶魔。”Sebastian愤怒地抽出腰带扔在桌上。

这个过程比想象中的羞耻感多一点儿,他的内裤已经被尾巴破坏了,湿漉漉的尾巴吸饱了河水,他拧着身体擦了半天,Chris坐在旁边,Sebastian偷偷看他,却发现他并没有盯着自己的尾巴。吹干的过程更加可笑了,Sebastian从来没有试过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转着圈吹自己的毛,大功率的热风会烫到屁股,角度不对又会吹走Chris化妆台上的小物件,最后,他关掉了那东西,再次拿起毛巾——如果能忍着被搓掉一些毛的刺痛,他可以考虑把自己搓干。

“可以吗?”Chris半跪在Sebastian旁边举着吹风机:“我是说,我来。”

他们互相看了地老天荒的一小会儿,Chris挪开目光,打开吹风机,托起了Sebastian的尾巴。

这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事了,Sebastian捂着自己的脑袋想。一个好莱坞的演员毁掉了一条戏之后,光着屁股站在同事的拖车里被人吹干自己的尾巴,上帝一定是看他不顺眼才安排他经历这样的一天。机器轰鸣声让他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整个人像是被吸在地板上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差不多半分钟后,Chris关掉机器说:“你的花纹真好看。”

“罗马尼亚特征。”Sebastian说:“我的意思是……对,狸花纹。”

“所以……”Chris认真地皱起眉头,当他确实要做什么严肃决定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罗马尼亚的叫法,和美国的叫法,有区别吗?”

“叫法?你说,‘狸花纹’的叫法。”

“不,我说‘叫’法。”

“叫什么?”

“叫起来,喵喵叫。”

Sebastian愣了一下:“我们不叫——不喵喵叫,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我们说人类的语言——美国的MEOW星人要叫出来吗?”

“我不知道。”Chris看起来十分迷茫。

“你居然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

“你会叫出来吗?”

“当然不会——为什么会?我为什么会叫出来?”

Sebastian隐隐体会到了哪里不对:“你问我罗马尼亚的MEOW星人叫法和你们是不是一样,所以我以为你们是会叫的。”

Chris一根手指戳着自己的胸肌,戳得简直太用力,Sebastian都看到另一个美丽的凹陷:“我‘们’?”他的手又在自己和Sebastian之间比划了两下:“我们?”

Sebastian舔了舔嘴唇。他觉得他的嘴唇紧绷得要裂开了,永远舔不湿润。

Chris张大嘴巴,恍然大悟:“哦!哦……哦哦!‘我们’……”他念叨着:“‘我们’……不,不,Seb,我不是……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天哪。Sebastian觉得上帝不止是恨他。

他们在拖车里沉默了一会儿。

“我是说——”“我想——”

Chris捂住嘴,示意Sebastian先说。

“呃……我是说……”Sebastian笑出来:“这没什么不好,你看,我以为你是美短还是……算了……我的意思,既然你没有尾巴,你也许会想——不想也没关系,我知道这是很奇怪的——你可以摸一摸它。”

“可以吗?”Chris兴奋地搓着手:“我可以拽一下吗?轻轻的。”

Sebastian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

他的尾巴上的每一根毛都知道Chris的手伸过来了,它们现在蓬松柔软,带着奶油色的光泽,温暖从容地立着。Chris的指腹拂每一根毛的尖端,那敏感的、极细的、像探针一样知晓一切的尖端,他把它们压下去,它们愉悦地弹了起来,摇摆,轻轻地摇摆。他把尾巴放在手心里,上上下下地滑动着,直到每一根没有排列整齐的毛发都妥帖地肩并肩站好,他的两根手指模仿脚步从尾巴尖开始踩着骨节一步一步向上走,Sebastian浑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电流般的微寒从腰部蹿到头顶,他的耳朵抽动了两下,让他打了个愉悦的寒战。

Chris的手背在他的屁股上蹭了一下,Sebastian呵斥:“这个不在范围内,Cap。”

“当赠品不行吗?”Chris收手之前又摸了他的腰,还冠以堂皇的理由:“这块淤青是我踢的吗?”

“没有别人了。”Sebastian把半干的浴巾裹在身上,过了一会儿再打开,Chris沮丧地喟叹了一声。他把尾巴放置回去了,现在,他可以重新穿上那条湿漉漉的裤子,再出去拍一次没演好的场景。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问面前这个世界上多看一眼会烦、少看一眼又不甘心的人。“我说……”他拍拍头发,确认耳朵妥帖地在身体里:“你为什么会看那条浴巾?”

Chris举起沾满泥水的那条:“这个?”

“不,2011年那条。”

Chris望向窗外:“看,Frank今天又来了,是不是补镜头?你要不要去跟他说话?”

Sebastian揪住对方胸口的大星星:“为什么?”

Chris挑了挑眉毛:“我想……”

“在那之前你绝对不可能注意到我是MEOW星基因携带者,所以不要编理由了,Chris,为什么?”

“上面有你的味道。”Chris说:“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Seb的味道。”

Sebastian松开了他。

“猫味,”他拉开车门之前不甘心地补了一句,“现在看来的话。”

不行,Sebastian心想,他必须要揍这个人一顿,就算他打不过他,他也要去跟Frank说,补镜头的时候狠狠踹美国队长几脚,像有私人恩怨那样往死里踹。

Chris走在前面,Sebastian甩着他的铁胳膊走在后面,靴子里的水仍旧没有清理干净,指缝里都在冒泡泡,他非常不喜欢把脚弄湿的感觉,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记得当时的细节,记得脚趾在袜子里不安地动来动去,记得Chris对化妆说抱歉把你的劳动成果毁掉了,他记得太阳的位置和水流的声音,还有测焦距的尺子拉开时喀喇喀喇的响动,他几乎任何时候闭上眼睛都能完整地回到那天,重新走一下从Chris的拖车到河岸的距离。两年了,他再一次感到放心,就像青春期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尾巴和耳朵的来去那样,他放心地体会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的感觉,有点份量,有点体积,有点毛茸茸的,一下一下刺激着他的五脏六腑。

那真的是他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因为每每想起来,Sebastian都觉得不安,毛茸茸的东西马上要冲出身体那般不安。他把它当做被健身教练禁止的糖果,妥善藏好,偷偷地舔。

 

PS,感谢 @撕下来吧 配图,简直萌哭我!!!



(原图地址戳这里

评论(67)
热度(434)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