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9上(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本章略高能


9


如果一定要Sebastian说出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他可能会选择拍下水捞美国队长那场戏的时候的遭遇。

其实他可能有更多选择,毕竟,他的生命才刚刚度过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时间里,他作为一个MEOW星基因携带者,可能会遭遇更多难堪。他曾经想过,如果他活到九十岁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心智衰弱到无法放置耳朵和尾巴的话,岂不是每天都要拖着一根软弱无力又几乎掉光了毛的秃肉条在家里走来走去?这个噩梦曾经把他从睡梦里吓醒,醒来之后反复摸了自己的尾巴数次才能重新躺下,躺下之后又在思索,耳朵呢?老了的他,耳朵还会是奶油色的吗?还是这样软而薄的吗?现在那一排粗而密的、长在耳道入口处遮挡灰尘杂物的毛会掉光吗?到时候他是不是还得常常带着棉签,忍着把毛衣抓烂的难受劲儿,自己给自己清理猫耳?

也许吧。Sebastian想着,也许那时候的地球上已经布满了MEOW星基因携带者,他们成为了大多数,没有尾巴和耳朵的人类变成了稀有的型号,也许到时候一切都没变,但是无论如何,他仍然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比拍摄冬兵下水捞美国队长更羞耻的事情了。

绝对没有。

往往,被记忆冠以“最”字的事情,都有一个极端普通的开头,那天也不例外,Sebastian提前拿到了通告单,看到了明天的戏份,并且和特技组确定了一切细节才回宾馆休息。这是一场非常容易的戏,他甚至不需要潜水和游泳,只需要伸手抓一下Chris的胳膊,再拍摄一条奋力把美国队长拖上岸的镜头就可以收工回家了。就算导演想要冬兵入水捞人的镜头,Sebastian也有一个绝赞的替身可以代劳:并不是因为他懒,而是替身比他灵活太多,片场的空气里每一分钟能闻到美金在燃烧的味道,谁也不想耽误时间。就这样,Sebastian正常地起床,正常地洗漱,正常地来到片场,正常地和许多爱他的工作人员问好、开玩笑,然后正常而痛苦地穿上了他的铁胳膊和全套服装。

Chris已经把自己弄湿了,正和替身们试验被拖出水面的角度,场工在河岸边清理着树叶石块,有人一遍一遍走着Chris和Sebastian马上要走的路线,供摄像调整机位。

“Chris,早。”Sebastian对河里的人挥了挥手。

“水很凉。”Chris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伤妆,看起来格外可怜:“要是下午拍就好了。”

从来没有这么如意的事情,永远也不会有,就像那天,第一条明明拍的特别顺利,Sebastian以为再补一条就能休息的时候,发生了一点事情。很小、很细微、几乎是哈哈一笑就能带过的事情,片场里每天都发生无数次,然而这次却格外不一样。

在拖着Chris上岸的时候,Sebastian要爬上一个小小的斜坡,他踩空了——这没关系,本身剧本也是写着,冬兵应该奋力而蹒跚地拖着身后的人——踩空之后他又滑了一下,整个身体失去了控制,他不但松开了正在水里憋着气表演“如同一条死狗”的Chris,自己也死狗一样啃着斜坡滚进了水里。

河水真的很凉,迅速从他那三节金属手臂的缝隙里灌了进去,沉重的Danner陆战靴把他拽向河底,假发糊了一脸,呛进嘴里的除了半口水以外还有泥沙和水草。他试图调整身体的姿势,站起来,团身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尾巴胀满了他紧身的作战裤。Chris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右手紧紧箍在他的下腹部,贴着他的身体站了起来。

整个过程很快,他们半个身子露出水面的时候,摄像机还没停。导演总是会给演员一点儿补救机会的,如果拍摄到冬兵跌倒又把美国队长从水里拉起来的镜头似乎也不错,可惜,Chris也站起来了,显然,这不是Sebastian的现场发挥,他是真的摔倒了。

Chris紧紧地搂着Sebastian,紧到Sebastian要回头看他。

“别动。”Chris小声说着,又冲远处的工作人员招手:“嗨,Mel,能给我和Seb一张毯子吗?”

Sebastian不想上岸。他的裤子里堆着一团湿哒哒的尾巴,猫耳也正在紧贴着头皮的地方往上窜,所有人都在看他,他没有办法侧过身去或者冷静下来说服他身体上多余的两个部分缩回去。

Chris一直站在他身后,紧紧贴着他,Mel抱着毯子站在岸边,Chris就像推车一样撅着屁股把Sebastian推了上去,还唱着歌。Mel也在看湿漉漉的美国队长,没人注意到Sebastian的衣服和头发,他用毯子把自己盖了起来,Chris也照做了,他们像两个被霍格沃茨开除的双差生一样站在岸边等了一会儿,直到导演说就用第一条,剩下的部分让替身来做。

Sebastian一直沉默。他什么也不想说,一步也不想走,他希望身边的树都立刻卧倒,好让太阳光把他晒干,他永远也不想放下这张毯子,也永远不想让那个总是笑得很可爱的女助理帮他脱掉该死的服装和胳膊。

“要不要去我的拖车里?”Chris用毯子擦了擦头发,凑近了一点儿:“我有一个大功率的吹风机,可以立刻把毛吹干。”

Sebastian的猫耳立刻伸直了。他拼命往下拽着毯子,想把它们压平。

“你的衣服我知道怎么脱,”他说,“不过你得付我助理费。我可是来当电影海报主角的。”

毛。Sebastian喉间吞咽了一下:他说,把毛吹干。Chris搭着他的肩膀往拖车那边走,Sebastian几乎是被推过去的。

“Seb,Seb,嘿。”Chris戳他的腰,Sebastian停下来,披着毯子看着他。多云天气,漂亮的小云彩在Chris标准的sunshine脸上营造了温柔的阴影,伤妆已经彻底花了,油彩淅淅沥沥地流在面颊上,他看着他的眼睛:“别紧张,我早就知道了。”

“呃……”Sebastian舔了舔嘴唇:“嗯……知道什么?”

“天哪,你演技太棒了。”Chris哼笑,忿忿的目光在远处停留片刻又绕回Sebastian的脸上:“你的裤子鼓起来了,嗯?”

“对啊,你偶尔也会。”

“可那是前面!”Chris用咆哮的姿势和无声的口型怒吼着:“你的是后面!很大一块!”

Sebastian一直在跟自己的嘴唇较劲,舔上面,舔下面,又舔上面,嘴唇干燥紧绷,让他不舒服。

“天,我真恨你这样。”Chris说着,拉开拖车的门:“2011年我就知道了,Seb,你是个奶油色的MEOW星基因携带者。”

Sebastian放弃了抵抗。如果一个人能够隔着这么厚的衣服准确地说出他的花色,那么,他在对方眼中,跟没穿内裤并没有任何区别,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般无辜、无助。他选择上车,就算Chris真的会用那把鬃毛的刷子打他,他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这不可能。”Sebastian在关门之后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2011年——你不可能知道,你不可能看见,那时候我还没——”他想说“我还是个有自控能力的演员,我还跟你不熟,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于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镜头”,可是他说不出来。这太羞耻了,他放置耳朵和尾巴的水平开始退化,甚至没有等到他八九十岁,现在他才三十岁出头,就已经有这么一个烦人的家伙,让他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或者,按照罗素教授的说法,“本能”。


评论(66)
热度(401)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