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8下(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8



Sebastian和衣躺在床上看着明天的剧本,他要和Chris拍一场武戏,动作练了差不多一个月,可比起替身James,Sebastian知道他还是乖乖带着面罩坐在一边听音乐比较好。然而他必须去跟Chris打一打的,至少镜头需要看见他的脸。他知道Chris的天赋,武指新教的一段十几招的动作,Chris两遍就会了,还有富余的时间绕到Sebastian这边来偷袭他。有时候Sebastian觉得他们是在参加亚特兰大成人夏令营,每天的任务都是玩耍,片场里人人都在闷热辛苦的工作间歇里找愚蠢的小乐子,他俩当然不例外。他们乱七八糟地挥舞着胳膊互相钳制,像两头没断奶的小狮子一样滚来滚去,就差互相啃咬,Chris的肌肉硬邦邦地顶着Sebastian的手臂、胸口和大腿,像带着体温的武器。

有时候,Sebastian想,他们为什么不能开发一些更像个成熟的人类的游戏?比如深沉地交谈或者稳重地散步?后来有那么一次,他被冬兵的衣服和面罩闷得快要死过去的时候,看到Chris从他黑色的行李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电扇,和旁边的工作人员凑在一起吹那点儿可怜的凉风,不断赞叹着电池驱动下的塑料扇叶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是这样,Sebastian想,他们在做这个世界上最繁琐最倒霉最光鲜也最痛苦的工作,足够辛苦了,确实可以多来一点儿……如果一定要冠以“幼稚”以外称呼的话——“趣味”二字比较合适。

“Seb。”

Sebastian抬起头看了看门口。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却不确定这是幻觉还是猫耳带来了隔壁的隔壁的默念。有轻微的敲玻璃的声音,Sebastian爬起来拉开窗帘,以为是谁家走失的鸽子——Chris拎着一把浴室里配备的鬃毛刷子站在阳台上,倚着落地窗,颇具威胁性地用那玩意儿敲了敲手心。Sebastian的尾巴几乎撑破了睡裤,幸亏有窗帘遮挡,他才能佯装镇定地撇撇嘴,缓慢地用口型问:“你怎么过来的?”

Chris张开嘴,飞快移动着脑袋在玻璃上哈出一片一闪即逝的雾气,画了三条潦草地抛物线。

Sebastian张望了一下:剧组包了三层酒店,这几间比较大的套房的阳台之间的空隙很小,刚入住那天,他们确实和住在中间的导演站在阳台上说话来着,然而这空隙不是留给人翻越的!

Chris夸张地挥舞着他的刷子示意开窗。

Sebastian摇了摇手指,指指刷子,指指自己。“你会揍我。”他用口型说。

Chris点点头表示一定会的。

Sebastian拉好窗帘,靠在落地窗玻璃上,给Chris发短信:“走开。”

“明天我会像Frank揍我一样揍你。”Frank是叉骨的演员,当过拳击手,打人很痛,托角色的福,Sebastian是唯一一个不用担心被对方打哭的同事。

Sebastian把尾巴妥善地放置好了才回复:“那些记者要下楼了。”

“神盾局从来不谈判。”

“晚安,Chris。”

“Seeeeebby。好了,不谈判,我妥协。”

Sebastian拉开窗子,Chris迅速跑进来,从窗帘缝里,他们看到大批记者和漫威的媒体发言人走出饭店,车灯闪光灯亮成一片,没人知道美国队长十秒之前还正赤裸着上身只穿着睡裤光着脚丫站在冬日战士的套房阳台上吹风。

他们花了五分钟时间哈哈大笑和互相嘲笑,Chris说他特别想知道助理看见他翻阳台的表情,一巴掌糊在Sebastian肩膀上,Sebastian说你这个疯子,有没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Chris说有,说完就很严肃地看着Sebastian,要替他揉揉已经有一大块瘀伤又被自己狠狠捶了的肩膀。

“所以,你冒着上头条的风险爬到这儿来,准备干什么?”Sebastian说。

Chris认真地瞧着他:“观察你的反应。”

“观察到什么了?”

“你怕我。”Chris的嘴唇凑在Sebastian的耳垂上,细微的声浪让那对奶油色的猫耳在头皮下面战栗起来。Sebastian的拳头捶向对方结实的胸肌,马上被拦了下来,Chris伸手在Sebastian半干的头发上揉了两下,弯腰垫脚,拉开门跑回了自己的套间。

Sebastian攥着拳头看着被遗忘在桌上的鬃毛浴刷,一对只露出两个小尖尖的猫耳从头发间慢慢立起来,其中一只还因为听到了Chris关门的声音而抽动了两下,转向那个方向。Sebastian恨死他的耳朵了,MEOW星基因表达喜怒哀乐地方式太直接,以至于他差点儿用毛巾什么的把头蒙起来呼吸。他揪着自己冰凉的耳朵钻进被子里,听到Chris在隔壁的隔壁哼着歌。

第二天,他们都假装昨天晚上根本没有见过面,Chris用盾牌狠狠地顶了Sebastian的胸口,Sebastian趔趄一步还得做出开枪的姿势。啪啪,他默念着,子弹穿过盾牌敲进Chris的胸肌里,直达心尖。这一条过得格外容易,长发混着汗水粘在额头上,Sebastian一面捋着一面走向他扔掉的枪,Chris箭步上去替他捡了,微喘着问刚才有没有打到他的肩膀。

“没有,”Sebastian把面具掀起一半,“我知道你不敢打我。”

Chris受到了侮辱似的提起膝盖撞向他:“谁他妈这样说的?”

“Bucky他妈的这样说的。”

他们又站在那里互相嘲笑了,Sebastian觉得这简直蠢得冒烟,就像片场滚烫的地面,一定是因为太阳和制服把他们晒熟了闷疯了,还有什么冲上头顶的热浪烤坏了他们的脑仁——对,他还有一个破面具呢,每次要跟Chris斗嘴的时候,这玩意儿都会让他落下风。他愤怒地摘掉面具,才不管道具助理需要花几分钟再给他戴上,他抹掉面颊上的汗,看着对面那个被头盔闷得头发湿漉漉的人。

Chris遥遥地指他,张嘴哈气,凌空画三段连续的抛物线。

工作人员都笑着抬头看Sebastian,她们以为这两个五岁半的主演又在玩“肢体语言大轰炸”之类傻到无可救药的游戏了。

Sebastian撇了撇嘴,摇手。

Chris笑得前仰后合,除了另一头的那个人,没人懂这个游戏。

 

评论(27)
热度(365)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