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8上(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8



说真的,100%副标题的待遇并没有比50%的时候好太多,不过,鉴于Chris的房间这次也没有按摩浴缸,Sebastian觉得宽心多了。不是因为公平与否,而是他不会再顶着奶油色的耳朵和尾巴坐在一缸蓬勃的粉红色的泡泡里,被辣椒浴盐烫得浑身燃烧了。

拍摄过程比他想象的要艰难,除了无穷无尽的健身和每天八顿饭以外,他还得练习各种各样的小技巧,行业把这些屏幕上漂亮的小动作通通称为“花活儿”,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上真的有点儿难度。比如那把要在手里转动两圈的小刀,Sebastian必须每天带着,得空就拿出来耍一耍,然后沮丧地看着它掉到任何想象不到的地方去。最开始的时候,失败的次数总是数倍于成功的,就连他的替身James都有失手的情况嘛,Sebastian坐在车里漫不经心地转着他的道具的时候,忽然发现,他似乎掌握了技巧,好像最难的部分已经过去了。他又转了几次,基本稳稳接住,十分得意,一抬头就看见Chris手肘搭在车窗上,像个五岁孩子一样望着他:“不错呀。”Sebastian低头笑了笑:“刚学会。”“再炫一下?”Sebastian又转了一次,在热切的期待和一种令他的汗毛不断摇摆的注视之下,小刀不负众望地脱手了。Chris立刻退了三步:“不是我的错。”“不!全是你的错!”Sebastian费了半天劲才把他的道具从座位和车体的缝里掏出来,Chris仍旧站在三步以外:“再炫一次。”

“走开,别理我。”Sebastian说着,手里忍不住又试了试——见鬼了,分明能接住。“我看见你在转那把刀了!”Chris踮着脚尖跳着,仿佛Sebastian的脚下放着两亿现金一样。Sebastian把小刀掷了出去,Chris接住了,马上上演了刺穿胸口跪倒在地的一幕,Sebastian干脆把车开走,开出两个街口似乎还能听见Chris在笑,唯一的问题是,当天晚上他没有小刀可以练习,第二天还得去Chris的拖车里索要。

Chris独享一辆比较大的车,主要是因为他的行头是其他演员的一倍还多,要穿上它们,也需要一倍于平时的工作人员——谁让这部电影叫美国队长呢?Sebastian心虚地带了一杯咖啡,Chris正在和靴子作斗争,宣称Sebastian最爱的匕首被他送人了。这当然是假的,Sebastian想,尽管Chris是个随时随地可以蓄起大胡子的五岁小孩,但工作起来还是有他的分寸的,有时候,他真的像美国队长一样严肃,皱起眉头看着麻烦来源,如果戴上了墨镜,那更让人想要退避三舍。“拜托,”Sebastian靠在车门口,“我还得去化妆。”

“我送给了一个重要的人。”Chris灌了一口水。

“哦?自己送自己东西合适吗?”

Chris把手比在耳朵旁边:“你说什么?”

Sebastian挑高视线望着他:“你是个自恋狂。”

“我爱听这个。”他扯开制服开在腹部的透气层,从内侧的贴身口袋里摸出小刀:“我可以听你说一天也不会腻味。”

有人在外面喊Chris的名字,可他们两个人都没动。Sebastian玩味地看着他:“叫你呢,‘重要的人’。”

Chris举起盾牌凑过来:“多重要?”

“电影标题那么重要。”Sebastian把他推了出去。Chris跌进过于灿烂的夏日的阳光里,盾牌反射出的光线都敲打在Sebastian身上。远处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自己的事,Chris给了Sebastian一个抬手礼,Sebastian也回复了他一个。他们今天的工作区域在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Chris举着他的盾牌一路跑向场景,Sebastian则沿着停车场往影棚里走。走着走着,他想回头看看,却又觉得如果得不到对等的回视是一件挺尴尬的事。

“Seb!”

他回头,Chris站在大太阳底下,身后有至少两打工作人员都看着他俩。众目睽睽,Chris把盾牌往身后插,故意失手弄掉了。

这是个赤裸裸的嘲讽,天,对面那家伙真是天底下最可怕的烦人精。Sebastian怒指Chris,然后完整地演示了把刀从口袋里抽出来换成反手握的小花活儿,连续三次都成功了。工作人员鼓掌示意,又转身回去干自己手里的事,Sebastian奶油色的耳朵里传来Chris的大笑声,那玩意儿真的有魔力,像块长在Sebastian手心里的磁铁,总之,从那以后,他的小刀就没再没掉过。

“你知道的,现场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有手机,都有Twitter和Facebook,还有另一个什么。”Sebastian给Chris发了一条短信:“对面的大楼上可能还有一百个人在用长焦摄像机偷拍。注点儿意,Cap。”

“注意什么?我亲切称呼我的同事为Seb吗?Seb Seb Seb Seb Seb Seb Seb Seb Seb Sebby。”

“除了我妈,还没人叫我Sebby。”

“现在有了。”

“我可能会立刻把你从通讯录里删除。”

“有什么用?明天到了片场,我还是要揍你。”

“‘还是’?你现在就准备揍我?”

“这很容易实现,你不就在我隔壁的隔壁吗?准备哭泣吧。”

“走廊里有四家媒体正在采访漫威的发言人,你知道吧?”

许久没有下文。Sebastian透过猫眼看了看,没错,摄影灯反光板堆满了走廊,旁边的大会议室里灯火通明至少有七八个助理等在门口。这是一个只针对制作方的访谈,所有演员都被“工作中请勿打扰”的理由排除在外了,生怕他们透露一点点风声。媒体来的时候,Chris和Sebastian都已经分别开始休息,现在,Chris是不可能突然打开房间门走过来然后敲Sebastian的房门的。就算不会突然冲出来20个记者围住他,他要怎么解释敲门的原因呢?

Sebastian和衣躺在床上看着明天的剧本,他要和Chris拍一场武戏,动作练了差不多一个月,可比起替身James,Sebastian知道他还是乖乖带着面罩坐在一边听音乐比较好。然而他必须去跟Chris打一打的,至少镜头需要看见他的脸。他知道Chris的天赋,武指新教的一段十几招的动作,Chris两遍就会了,还有富余的时间绕到Sebastian这边来偷袭他。有时候Sebastian觉得他们是在参加亚特兰大成人夏令营,每天的任务都是玩耍,片场里人人都在闷热辛苦的工作间歇里找愚蠢的小乐子,他俩当然不例外。他们乱七八糟地挥舞着胳膊互相钳制,像两头没断奶的小狮子一样滚来滚去,就差互相啃咬,Chris的肌肉硬邦邦地顶着Sebastian的手臂、胸口和大腿,像带着体温的武器。


评论(26)
热度(353)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