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5(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04



5

Sebastian进剧组的时候,对未来还是有一点点期待的。毕竟,他是和漫威签了合约的演员,虽然目前进度条刚刚从0%开始前进,但是他对自己半个副标题的身份已经比较满意了。经纪公司一直说,只有电影咖才是真的咖,频繁演电视剧是不行的,他必须要不断地接下各种电影,最好是又有小众文艺片又有大制作,最好每年都能在观众面前有存在感,最好每次无论大小的颁奖典礼上都有他的名字,这样,他就可以不断地拍着美国队长二三四五六部,拍到他老得不能动弹为止。

这是未来。

Sebastian对未来的期待之所以变成一点点,是因为他非常认真地读过剧本了,他知道Bucky Barns掉下火车摔死了,他不知道漫威是不是疯的,签了那么多片约是不是要等将来的某一天打折促销,或者他们会给他出一个新系列,邀请他本色演出一下猫型男或者MEOW星怪人。

Sebastian安顿好了自己,便去片场溜达。他要等到明天才有戏拍,而正在逼真的机器前面表演的是Chris。短短几周没见,Chris似乎是吃了魔药一样,把自己的胸涨大了一倍,若不是可以近距离看到皮肤上的汗水,Sebastian会以为他们给他贴了一个假肌肉体。试演过了,但是第一条没过,道具开始匆匆忙忙地复原现场的一切杂物,Chris从人群里看见了他:“嗨,Seb!”

Sebastian挥了挥手,几个场工扛着巨大的摇臂走过,遮挡了一切,他准备去隔壁的绿幕那里看看,刚转身,就有一股熟悉的力道从身后袭来:“最近好吗?”Chris赤裸着上身,握着一瓶跟他一样汗涔涔的矿泉水。

“还不错,”Sebastian的目光放在一滴汗水上,它在胸肌上转悠了一会儿,终于挂不住,愉快地滑落,“你呢?”

“哦!”Chris露出了一个知道了什么似的笑容:“棒极了,我是说,让你一天吃八顿饭的话——你不需要健身?”

“他们安排了健身教练,但是,我想我可能不需要这样的效果。”

Chris忽然抓起Sebastian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胸肌上,用力摁了两下:“看看,我保证我是拼了命才吃出这个效果的。”

内场在喊美国队长入镜了,Chris放开了Sebastian,用拳头在对方胸肌上顶了顶:“晚上见,Seb,我们可以提前聊聊明天那场戏。”

Sebastian的能感觉到自己的尾巴马上就要冒出来了,耳朵也在体内慢慢生长着——为什么?罗素教授说过,当你想要放置自己的尾巴和耳朵的时候,最关键的就是找出原因。你是被什么吓到了?你因为什么开始焦虑?被Chris抓起来贴了胸肌的那只手有点异样的感觉,仿佛他不是MEOW星人而是一只刚刚从花丛里飞过的蜜蜂,他甚至感受到了花粉粘在腿上的愉悦之情。荒唐,一只猫怎么能体会蜜蜂的感情?可还是Sebastian确实体会到了,并因此感到焦急——为什么?

他匆匆走进隔壁的绿幕场地,坐在道具箱子上看了一会儿美国队长替身的表演,终于,有助理给了他一瓶水的时候,他想通了。

他抬起手掌,放到鼻子底下,仔细嗅了两下。是人类皮肤的气息,年轻、饱满,还有汗水的味道,荷尔蒙指数已经冲破了计数的极限,这两种东西混合起来,形成了奇怪的标记,Sebastian在记忆里给它打上了“Chris Evans”的标签。

毛茸茸的耸动从脑后消失了,Sebastian甚至捋了一下头发来确认这是不是真的。下腹部的紧张感也没有了,他站了起来,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为什么?因为他对Chris的味道感到陌生吗?这种事情从未有过,他是个需要大量社交的人类,如果要标记每一种新的味道,他可能活不到成年就已经被逼疯了,可为什么他一定要记住这个味道呢?

他凑近手心又嗅了一下,耳边自然而然浮出Chris的笑声,甚至,每一根汗毛都体会到了笑浪扑过来的感觉。忽然,他发现自己可以听到Chris在十几米外的道具旁边说:“这样?这样可以吗?还要往右?那我不如把整个身体侧过来。这样?好。” Sebastian尝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到绿幕上,Chris的声音变弱了,但仍然隐约可闻,当他稍微集中精神想要听听对方说了什么的时候,他顺利地听到了Chris的台词。

和小时候不一样,他以前总是听到全部的声音,比如楼上的夫妻吵架,楼下小孩子读口算题,他从来不能只听到一种声音,或者只听到自己想听的那部分,可是现在,奇迹发生了,在进入剧组的第一天,他就办到了一件此前30多年都没有办到的大事。

也许,这个剧组还真是他的宝地,Sebastian心满意足地握着矿泉水走了出去。外景基地风光不错,影棚旁边的水泥墙上有一对松鼠正在交谈。Sebastian看了它们一眼,努力抑制着走过去的欲望,松鼠却炸了毛一样怔住了,它们互相对视了一下,一前一后飞也似地逃走了。

这让Sebastian忽然起了疑心:为什么他只能听到Chris的声音?

他站在阳光下花了五分钟时间脑补Chris的毛色和花纹,还有那对几乎无处安放的胸肌,差点儿笑出声来。

只有Sebastian自己知道,为什么他只用五分钟就和Chris成为了好朋友,一种外人看来建立在工作关系上并且绝大部分时间出于工作需求的那种朋友,而这种朋友,在Sebastian自己看来,则是一种隐秘的默契。

当天晚上,Chris带着剧本到Sebastian的房间里来读台词,并且带来了两听可乐。“别让助理们发现,”他说,“否则他们会杀了我。”他们像两个逃课的坏学生一样偷偷喝掉了可乐,Chris坚持要把空罐子留在Sebastian的房间里,Sebastian却说,就算两罐糖也毁不掉你的胸肌,僵持不下,他们就决定先读读明天的剧本再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准备镜头前的表演,彼此还未认真了解过对方的语气语调和表演习惯,于是,读剧本这个决定又被暂时搁置了,他们开始聊天,说起过去的演艺经历,互相介绍家人。

“你信不信,他们曾经把我印在换装游戏的盒子上。”

“不可能吧。”

“真的,”Chris摸出手机,“有人居然留着这套天杀的玩意儿,还拍给我看。”少年时期的Chris就已经是一副标准的sunshine模样,只不过相对瘦小,Sebastian说天哪你那时候想过你会有这么大的胸肌穿着紧身衣演超级英雄吗?

Chris大声笑出来,几乎仰倒在Sebastian的床上:“我选择死亡。”

“我看过你演的霹雳火了。”

“我也看过Grossip Girl了,那些衣服很好看。”

“你的衣服——”Sebastian忽然语塞。他觉得霹雳火从最开始的冰天雪地里就不怎么爱穿衣服。

Chris搂住Sebastian的肩膀,一巴掌糊在他的胸肌上:“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是有紧身衣的。”那感觉真奇妙,Sebastian想。他的心口都被这一巴掌给抽酥麻了,天,这家伙力气真大,相信他的尾巴也是粗壮有力的。

在助理四处寻找Chris并且成功敲开了Sebastian的门之前,他们花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念了一下明天的台词,为了营造出瘦弱的Steve的视角,Sebastian站着,CHRIS则跪在床上,简直不需要什么磨合,他们配合得很妙,当Bucky Barns露出恳求的眼神时,Chris笑场了,他说明天你可不要这样看着我,我都不忍心接你的台词了,老天,你怎么会这么楚楚可怜,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猫。Sebastian张了张嘴,没法说出任何话:他看出来了?这不可能。然而世界上有那么多楚楚可怜的小动物,为什么偏偏是小猫?

助理看见了桌上的空罐子,Chris说那都是Seb喝的,他是个可乐狂,助理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就算我信了。”Chris笑着与Sebastian道晚安,晃到自己的房间去了。Sebastian想,Chris一定是一只体型很大的美国短毛猫,嗯,雄壮有力的大公猫。

睡觉前,他平平地趴在床上,忽然想把尾巴伸出来。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奶油色带着深棕狸花纹路的尾巴在空气中摇动,没有什么节奏,忽然抽动两下,或者一直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趴在床上回邮件,罗素教授问他,街拍里那个女孩是不是他的女朋友,Sebastian回复说当然不是,只是一起吃饭的同事——“不过我很快乐,我很享受剧组的生活,尽管我刚刚到这儿”。

他没有撒谎。

尾巴不会撒谎,它总是直白地揭示一切真相。

这是2010年的事。


评论(46)
热度(467)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