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04(RPS!伪AU!猫耳!)

前文

01-02  03



4


没人告诉Sebastian他要演bucky,也没人告诉他,与他搭档的是Chris Evans。如果提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与他的试镜表演要放在一起被制片导演观赏并且认为他们的组合非常美妙话,他的耳朵会提前三天因为过分的焦虑从脑袋上冒出来。

事实上,在第一部美国队长的电影开拍之前,Sebastian并不认识Chris,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这并不稀奇,好莱坞的演员太多了,多到你在咖啡馆里坐着等人的时候都会被迫听到旁边的人用明显浮夸的语气谈论剧本或者导演,八卦与他们搭档的伙伴,抨击没有给他们那个“我并不稀罕的”机会的经纪人。Sebastian只是好莱坞成千上万的演员和自称是演员的演员中的一个,他很清楚,如果他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仍然没有什么大制作影片的话,再过几年,当他既不能靠绯闻炒作也不能靠当别人的绯闻炒作的时候,他就会变成一个和周遭的咖啡馆“Drama Queen”同样的人,也许更惨一些——像他曾经在西餐厅当服务生那样,他肯定要沦落去好莱坞餐厅给迪卡普里奥端咖啡了。

“不会的,亲爱的孩子,”罗素教授说,“很多人会喜欢你,愿意花钱去剧院看你的表演。”

“像索菲一样,她们很快就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罗素教授的孙女在《Grossip Girl》第二季还没播完的时候就残忍地把打印的Sebastian从墙上撕了下来,换上了Justin Bieber。

“还差一点点,”罗素教授说,“你知道一只猫为了一条美味的鱼,会在厨房门口蹲多久吗?”

Sebastian大笑起来。

“很久,我亲爱的罗马尼亚小狸花,但是好吃的鱼永远不会辜负他的舌头。”

就这样,Sebastian在超市买了一袋据说来自日本的鱼片,一面嚼着一面读完了美国队长的剧本,然后决定好好地接下Bucky Barns这个角色——尽管,他本来是想演电影标题的,不知道怎么就被挪到了冒号后面的含义里:“第一个复仇者”,这算什么,他想,Steve Rogers是去为Bucky Barns复仇的,那么,自己也算是副标题的一部分喽?

就算是吧!

50%的副标题到达制片公司试装的时候,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未来好几个月的搭档就在隔壁,他只是关心了一下试装的流程,担心众目睽睽之下脱光再让人帮忙穿上奇怪的戏服之后,他的头上会多出两只耳朵来——服装组的女性们可不是好惹的,她们熟知世界上的所有布料特性,“这是万圣节的装饰”这种低级谎言绝对不可能过关。好在Sebastian进门之后就看见试装镜后面的挂帘,顿时觉得安心多了。说起来,他有些心虚,自从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就忍不住地衍生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习惯,必须喜欢在帘子后面待着。他试图用职业因素来解释这些小癖好,比如,每次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之前,所有的演员们都会在后台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有人开始话痨,有人选择唱歌,有人闭上眼睛冥想,更多的人选择玩手机或者听音乐,假装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其实他们都很关心外面的一切,包括观众的期待、粉丝的尖叫还有导演的指令以及助理的提示,但是每一个人都显示出了冷漠,一种只对此时此景才有的冷漠,Sebastian更愿意称之为“保护机制”,方便他们把更好的状态留给摄影机和闪光灯。这种“保护机制”让他感到莫名的沉溺,以至于有一段时间里,已经做了许多年演员的他开始在上台之后感到紧张,当他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过于享受后台的状态的时候,也意识到了另一件事:MEOW星基因绝对不仅仅是耳朵和尾巴这么简单。

服装组给Sebastian的第一套戏服是二战时期的军装——谢天谢地,有一顶帽子——衣服是比着他的身材做的,略大了一些,估计还要修整,Sebastian刚穿好裤子就听到门开了,有几个女孩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交谈着什么,当他扣到第二个上衣扣子时,外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发自心底和肺底的大笑,气浪冲过房间直插Sebastian的耳膜,尾巴瞬间就弹了出来,幸亏他摁得及时,摸到的时候,只剩下了小兔子般的一截绒球。

他的尾巴已经很多年没有突然蹦出来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帘子外面明明挂着写有他名字的挂牌,他也确定,进来之前那小牌确实是“使用中”朝外的。没有人会突然冲进来,甚至不会有人想看光屁股的他,就算外面那个笑得很大声的男人也不例外吧——也许吧,也许他真的想看呢——这怎么可能,我都不认识他是谁。Sebastian紧紧捂着那截动来动去的小尾巴,开始深呼吸。

这简直是太可怕了,Sebastian无法想象如果他的意志力不够强,真的让整条尾巴撑破了裤子之后要怎么跟服装组的工作人员交代,等他走了之后,她们一定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琢磨这个洞的来源。

一旦开始深呼吸,Sebastian只花了30秒就把他的尾巴放置回去了,这是一个MEOW星基因携带者的必备技能,为了避免更多尴尬,他带上军帽,走出试衣间。

“看,Bucky来了!”

Sebastian望向对方,看到了一个被美国国旗做成的体操服紧紧包裹着身体的男演员,个子很高,肩膀宽得可以给编剧当开会的黑板,可腰又很细,腿也修长有力,尤其是……他看了看对方的脸:标准的美国人的长相,眉眼英武,配上肤色和头发又显得格外亲切,他的妈妈喜欢把这样的孩子叫做“sunshine”,就像这个人的眼睛。

“Chris Evans,”对方的握手有力极了,Sebastian也用力地握了过去,Chris更用力地握了回来,“我们应该拍张照片。”于是,定妆照之前,半正式的美国队长搂着半正式的半个副标题搭档,拍了一张笑容满面的照片。只可惜Sebastian再也没见过这张照片,Chris说他也没见过,更没人想起来要把这张美国队长和他的小伙伴的真正初次见面的照片发给两位演员或者公司助理,可能是因为试装的那天非常匆忙,他们像两个会走路的衣架一样穿了很多不同的戏服,几乎被反光板和闪光灯晃瞎了眼睛,他们也几乎没怎么交谈,倒是Chris又推送了几拨笑的气浪,Sebastian隔着帘子听到了,尾巴和耳朵却安分地待在身体里。

晚上八点半,他们终于可以穿上自己的衣服离开工作室,Sebastian出门的时候,Chris已经在门口了,看样子像是特意等着他的搭档。

“都没怎么跟你说话。”

“是啊,服装太多了……”Sebastian下意识地捋了一下头发,确认他的耳朵没有冒出来的迹象——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内心小小地挣扎了片刻,是因为面对新的朋友,担心他发觉真相吗——“你的制服看上去棒极了。”

“天哪,我再也不想穿第二次。”Chris摸出了一顶棒球帽扣在头上:“硬,而且脱不下来。脱。不。下。来。我嫉妒你那件破破烂烂的套头衫,就是领子都撕开了一个口子的那件。”

Sebastian笑了起来:“那东西有一股味道,真的像是从二战留到现在的。”

“化学处理剂,”Chris又摸出了手机,“她们总要先做好一件全新的衣服,再把它弄得破破烂烂——我怎么联系你?”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像两个在高中一年级开学典礼上刚刚碰面的学生那样,最近的一辆车玻璃窗摇了下来,一个短发的男孩推了推眼镜:“Chris,拜托。”

“我有个应酬,”Chris拍了拍Sebastian的肩膀,轻重正合适,简直如同打沙袋一样精确,“广告赞助商的晚餐。”

“就穿这个?”Sebastian看了看对方的圆领T恤和牛仔裤。尽管时尚界的所有人都说牛仔裤应该一辈子不洗,然而他觉得,这种场合至少应该穿得稍微正式一点儿,比如衬衫和休闲裤。

Chris传递了今天的最后一次笑的声浪:“没人会看的。”他的助理看着表,几乎快要哭出来了,Chris钻进车里,车子几乎像飞船一样离开了街道,消失在纽约的璀璨灯光里。

看来真的是很着急的晚餐,Sebastian想着,手指却在屏幕上游移不定。应该把Chris Evans放在哪个分组里?朋友?他们刚认识不到一天,还是基本没有说话的一天,他们握手一次,Sebastian被拍肩两次,彼此互相看了七八次,仅此而已。同事?离他们开始拍摄还有一段时间,Chris和他的助理才是真的同事。新建一个分组好了,系统提示,您要选择“特别分组”、“会议”还是“商业”?

没有什么余地,他选了“特别分组”,然而Chris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是手机的错。Sebastian撇了撇嘴。


评论(29)
热度(406)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