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恶魔、神父和圣骑士02(漫威伪装者,现代魔法扯淡系列)

*盾冬,伪AU,伪rps,神父梗,继续现代魔法扯淡系列

01

02

 

十六岁以前,史蒂夫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画家,一个电影导演,或者像他的护士母亲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收入可观工作轻松的牙医。直到有一天下午,厄斯金博士突然出现在高中的更衣室里,对他说:“我们找你很久了,史蒂夫。”

那个时候的史蒂夫早已不是期待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的小朋友了,对搭直升机追踪不存在的恶魔或者外星人也毫无兴趣,尽管他意识到身边三三两两的同学都陷入了诡异的时间静止状态,他仍然没办法相信眼前这个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我确定我从来没有展现过什么魔法天赋,我听不懂蛇说话,被人追打的时候也没有飞上过屋顶,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这是不可能的。”厄斯金博士一挥手,两罐可乐穿越了自动售货机的玻璃门,落在了他的手里,他把其中一罐递给史蒂夫:“圣盾之血每一代都只有一个唯一的继承人,我们非常确定,那个人就是你,你只是没意识到你的能力,或者说,你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我总会梦见一个人。”史蒂夫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说出这个藏在心里十多年的秘密,就连他母亲都不知道,从他有记忆开始,有一个人就常常出现在他梦里:“确切地说,只是一双非常美的眼睛,他就那么看着我,我能叫出他的名字,却不认识他。”

“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相信,如果你想要弄清楚,就只有成为圣盾骑士,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他对你很重要……”厄斯金博士在把那罐可乐喝完之前就听到了史蒂夫确凿的回答:“是的,非常重要,我会跟你走。”

就这样,史蒂夫接受了传承,成为了新的圣盾骑士。十几年来,他一直非常完美地履行职责,完成任务,可是他依然不知道他梦里的那个人是谁,又在什么地方,偶尔的,他会叫着“巴基”从梦中惊醒,可是无论是写在羊皮纸上的古书或者史塔克的超级计算机,谁也不能告诉他,“巴基”是谁,为什么会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

直到这天下午,在罗马尼亚的恶魔山谷、传说中冬日战士的“巢穴”里,史蒂夫遇见那个叫Sebastian的年轻神父,看见那双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梦里、在阳光下会变成金绿色的眼睛,以至于向来冷静自持的美国队长脱口而出,喊出了那个让他迷惑不解却又魂牵梦绕的名字,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仿佛他不再是强大的圣盾骑士,而只是那个迷惘疑惑的少年。他忘记了自己身处诡异而凶险的恶魔山谷,忘记了日落之后他可能会被迫面对七百年来最强大的恶魔、传说中的冬日战士,他就是知道自己必须要留下来,搞清楚这个年轻的神父到底是谁,与他梦中的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非常重要。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这是史蒂夫·罗杰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

  

“所以……你是个导演,美国人?”神父的眼睛里闪着热切的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确切的说是演员,但我希望能做导演。”不得不说,史蒂夫近乎完美的身材和英俊的脸给他的话增加了不少可信度,而且在这方面他训练有素——十几岁的时候他不可能告诉他的母亲,他要辍学去当什么圣盾骑士,他的说法是去纽约读演艺学校。为了确保不被戳穿,心思缜密的史蒂夫不仅下载了课程介绍,甚至还找来了同届的学生名单,其中一个姓Evans的少年被他选为室友兼好友,常常在与母亲的电话里提上那么一两句。

“那一定很酷。”年轻的神父显然也相信了他的说法:“我在镇上的中学参加过一部话剧,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角色几乎全程都没穿过上衣。”

史蒂夫忍不住瞥了一眼神父的白色硬领和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袍,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口干舌燥,心脏也不受控制地乱跳了两秒钟——这在过去十几年都没出现过,哪怕是荷尔蒙躁动的青春期,面对一大群穿迷你裙跳大腿舞的拉拉队员,史蒂夫也依旧能心平气和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至于现在,向美国队长暗送秋波或者直接把写着自己名字和电话号码的纸条递过去的美丽女孩也有不少,可是他从未心动,他的队友们大概早已笃定,美国队长是个不解风情的性冷淡。

“我们之间总有些人要为观众们的乐趣做些牺牲。”史蒂夫笑起来的时候,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就会变得弯弯的,看上去无比真诚和温暖。美国队长似乎天生就有一种特殊的超能力,可以把任何羞耻或者略显轻佻的台词说得情真意切而且富有说服力,他就这么看着Sebastian的眼睛,说:“我相信那些幸运的人一定非常愉快。”

年轻的神父有些不好意思地捋了一下头发,似乎不确定应该如何回应这样毫不掩饰却听上去那么自然诚挚的溢美之词。他停了好几秒才能笑着转移话题:“要不要进去喝杯咖啡,Evans先生。我们可以……聊聊电影……呃,你知道……我这儿通常没什么外人……”

“我很乐意,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叫我Chris好么,神父?”史蒂夫飞快地回答,同时不忘附送一个能让万千少女尖叫起来的招牌微笑。

“呃……当然……你也叫我的名字就好。”神父下意识地拉了一下罗马领,显然Sebastian并不习惯跟刚认识的陌生人互称教名,可是就像史蒂夫的队友们说的一样,拒绝带着笑意诚挚地望着你的美国队长是一种真正的犯罪,甚至连上帝的仆人也会不由自主地遵从他的意愿,Sebastian舔舔嘴唇,当先带路:“请进,Chris。”

“谢谢,Seb。”现在叫做Chris Evans的美国队长在坐进神父的长条沙发之前,就十分无耻地发展出了昵称。

好脾气的神父有些心塞地看了史蒂夫一眼,还是默默地接受了,甚至挽起袖子,走到吧台旁边,一面从画着精美绣像十字架的马口铁罐里倒咖啡豆,一面问史蒂夫要摩卡还是美式。

“摩卡就好。”史蒂夫动用了四倍自制力穿能让自己把视线从Sebastian修长有力的手指上挪开,他不得不对那台擦得闪闪发光的咖啡机投入过多的关注:“我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这么棒的咖啡机。”

Sebastian把两人份的咖啡豆放进电动磨豆机里,打开开关,在咔咔磨豆的噪音中勾了勾嘴角:“前任神父留下一只会唱歌的咖啡磨,好像很贵,是古董什么的。”

前任神父……史蒂夫觉得不可思议,在神盾局浩如烟海的文件资料里,关于恶魔山谷的记录并不多——毕竟无论是交通不发达的中世纪,或者没有GPS的近代,进入无人区寻找传说中的、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冬日战士都是愚蠢而又没有意义的。在这次任务之前,史蒂夫仔细地阅读过所有的记载,他确定没有一个字提到什么“前任神父”,更别提会唱歌的咖啡磨了。

他下意识地环视了小小的会客室。高高的彩色马赛克玻璃窗下,有一对简约风格的长条沙发,此刻正是午后,斜斜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把繁复的东正教神圣十字架恍恍惚惚地投射在了白色的提花桌布上面,桌上摆着一只胖墩墩的陶艺花盆,里面挤满了胖乎乎的多肉植物,盆沿上还站了一对精致的白瓷鸟。

“它很专业……事实上……这里居然有电力供应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史蒂夫接过Sebastian递给他的咖啡,惊讶地发现这只胖胖的马克杯还是去年星巴克的圣诞限量版。

“后面有个柴油发电机,下雪的时候会不太好用,所以我也有一大堆蜡烛、茶包和速溶咖啡。”神父露出嫌弃的表情,顺手在自己那杯咖啡里加了远超必要的牛奶,还摸出一大块巧克力,掰了一半丢进杯子里,在史蒂夫摇头表示他不需要另一半以后,开心地把另一半也扔进了自己的杯子:“……不要用那么惊讶的表情,现在东欧甚至俄罗斯也会过圣诞节的。再说,其实我这里并没有什么访客,你知道,最近的农庄也在几十公里以外,尤其是下雪的季节,我不得不通过聊天软件听他们忏悔,还有一个专用的聊天室可以做礼拜……”

史蒂夫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抿了一口味道超赞的咖啡,看着Sebastian的眼睛似乎非常不经意地问:“那不是很寂寞?我认识的大多数年轻人可能不到一周就会发疯,你在这里……几年?”

Sebastian舔了一下嘴唇上的奶沫,顿了一秒才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一旦你习惯了……也没什么。”

史蒂夫没错过那微妙的一秒钟,有那么一瞬间,那双看似毫无心机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沧桑和落寞,让人不禁会猜想,他究竟是穿越了多少时间,才走到了这里。

*其实神职是蛮复杂的,东正教和天主教基督教都不一样,不过我懒得考证了……反正这是个现代魔法扯淡系列,包非包桃非桃,伪RPS只是来发糖的23333

评论(9)
热度(178)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