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The Winter Dragon冬日之龙21(现代魔法AU)

21

  史蒂夫和冬日战士完全没入暗黑漩涡中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冷。

  整个世界的温度仿佛都被吸走了,甚至连真正的寒系龙都有些受不了,冬兵下意识地把体型缩小了一半,使劲抖落了翅膀上灰色的冰霜。

  无论头顶还是脚下,铅灰色的乌云不祥地涌动着,云层之后,四面八方隐隐传来闷雷般的鼓声。

  “不止一个魔法师,还叠加了献祭……”史蒂夫盯着混沌中不断打着旋的漩涡,轻声对冬兵说:“可能会再次把我们卷进记忆里……”

  然而这回我终于有剧本了,感谢上帝。冬兵不合时宜地想着,甚至还颇为得意地甩了一下尾巴。

  远处的鼓声飞快地逼近,变成了近乎咆哮的巨响,灰色的冰霜被某种强大的邪力凝聚成利剑般的一道闪电,直直劈向史蒂夫。

  史蒂夫不敢大意,他站在龙背上,双手举起盾牌,硬碰硬地撞上了那道灰色的冰霜闪电。与此同时,金色的力量如同藤蔓,从他的胸口指尖缠绕着生长出来,在空气中形成了层层叠叠法阵,牢牢地护着他和他的龙。

  整个世界似乎都化为了震耳欲聋的巨鼓,一声比一声更近,一声比一声更响,那灰色冰霜凝成的闪电似乎凝聚了所有最邪恶的力量,以千斤之力,压得史蒂夫渐渐跪下去,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样不行。冬兵的战斗本能让他紧张得耳朵尖上的毛都炸了,每一片鳞片都变成了耀眼的翡翠色,他奋力抬起头,转动着他尖尖的耳朵,寻找着鼓声的来源。

  突然,冬兵的眸子闪现出危险的光,他猛然一扭头,吐出一团比他的整个身子还要大的白火焰,直直击向史蒂夫身后。几乎是下一秒,一声震得人头皮发麻的鼓声响了起来,史蒂夫同时将盾牌向后侧面一滑,白火焰、鼓声和灰色的冰霜之剑撞在一处,就像是原子弹爆炸那样,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瞬间搅乱了天上和脚下所有流动着的能量。

  史蒂夫一只手用盾牌牢牢护在身前,金色的法阵飞快地打着旋生长着,凝成一条金色的船,在末世般风雨飘摇的世界保护着他们。

  几乎耗尽了所有力量的冬兵被迫化为人形,他枕着史蒂夫的腿,一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脚踝,咬牙切齿地想要像很多年前一样骂他的史蒂夫是个永远不会退的小怪胎,可是他不能,他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样才能保持精神链接的稳定和畅通——毕竟,现在史蒂夫的法阵至少有一半需要他的支持。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终于平静下来,乌云散去,冬兵迷迷糊糊地蜷起身子,想要窝在史蒂夫怀里好好睡一觉,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想,等我睡醒的时候,我要吃史蒂夫做的那种炖牛肉冰棍……

  可是他善解人意的伴侣却没有像平时一样,给他一个宠溺的晚安吻,而是急促地推了他一把:“巴基,快起来,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就算是迪斯尼乐园我也没兴趣,冬兵昏昏沉沉地想着,不过他还是勉强睁开了眼睛,从史蒂夫的肩头望向外面:“这是……布鲁克林?那是……你?”

  他们前面不远处是一条狭窄的巷子,两侧斑驳的石墙表明主人已经至少十年没有修缮过房子了,巷口有个老式的铁皮垃圾桶,桶盖正被一个瘦弱的年轻人当做盾牌攥在手里,艰难地抵挡着一个大个子男人的拳打脚踢。

  龙先生的眸子立刻就变成了危险的绿色,虽然他还像一坨晒化了的巧克力一样,没出息地黏在史蒂夫身上,却强行准备了半根冰箭头,暗搓搓地开始瞄准,打算至少喷那家伙一脸冰碴子。 

  “这是我们。”史蒂夫的手指轻抚冬兵颈后的一小块肌肤,让他冷静下来:“70多年前的我们。”

  冬兵本能地察觉了史蒂夫那种淡淡的忧伤和期待,他舔了舔嘴唇,嘎吱嘎吱地嚼掉了那个不成形的冰箭头,拒绝承认他有点难过。

  虽然他知道,那个穿着整齐的新军装、斜斜戴着军帽,笑容明亮的年轻人也是自己,七十多年前,他就是那条爪子上有一串愚蠢的棕色斑点的幼龙。

  所以,这种陌生却又鲜明的刺痛就显得毫无道理,作为一条永远非常讲道理的龙,冬兵总是唾弃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他勉强撑起身子,模模糊糊地听见那两个人正要离开,巴恩斯说,我们去“未来”。

  未来又有什么好。冬兵下意识地垂下眼睛,看着自己那条闪闪发光的银色手臂,想起记忆中佐拉说的那些话,我是你的未来,却不知道我的未来,还有多少时间。

  他花了好几秒钟才注意到史蒂夫正关切地望着他,甚至还试图用手背贴他的额头——拜托,寒系龙只有在结合的时候才会像人类一样变得滚烫……冬兵才不会承认想到这个他的耳朵尖就可疑地变红了,他强作镇静地问:“所以……我们是又被卷入回忆了么……不对,我记得上次可没这么轻松。”

  上一次他们并不是旁观者,而是被迫像主角一样经历了那场噩梦般的生离死别,冬兵抬起头,七十年前的史蒂夫和巴恩斯已经像连体婴儿一样,勾肩搭背地走到了街的尽头。

  “是的。”史蒂夫点了点头,他看着冬兵的眼睛,似乎有什么千言万语想要问他,可是情势紧急,美国队长只能选择先说正经事:“我猜他们叠加了‘献祭’,但没有上次那么强大,而且我们也不像上一次那样毫无防备。”

  “真是个好消息,但是我为什么感觉不到高兴呢?”大概是熟悉的布鲁克林或者刚刚见过的巴恩斯让龙先生有些失常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非常巴恩斯却一点也不像冬日战士的话。

  这种熟悉却又有哪里不对的语气让史蒂夫一怔,脑子里有点混乱,他勉强控制自己接着说:“它在变强,我能感觉到,外面有很多人……可能是纽约、波士顿、莫斯科、斐济或者任何地方,有很多人会被卷进‘献祭’,一开始只是一个,两个,四个,而随着法阵力量的增强,一次就会有几百个、几千个,甚至上万。人们被迫牺牲的生命和灵魂会源源不断地注入这里,包括我们在内,都会被卷进自己的记忆里,被困住,被吞噬。也许……”他踌躇地看着冬兵,发现那双迷人的蓝眼睛里闪着冷冽的光,却又有那么一丝无法言说的温柔,像极了七十年前,那个战场上的巴恩斯中士:“也许……这种影响已经发生了,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

  “还没有。”冬兵斩钉截铁地回答,他当先向着巴恩斯和小号史蒂夫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是我都想起来了,在那所大宅子里。”

  “什么?”史蒂夫猝不及防地被这颗重磅炸弹甩了一脸,整个人都像是中了石化的咒语,当场死机了。有那么几秒钟,他觉得脑子里嗡嗡乱响,“他想起来了”这几个字在脑海里循环往复,接连引发了一连串危险又温暖的爆炸,他的世界里,一部分在坍塌,另一部分却在欣喜地生长,满足、期待、甜蜜和疼痛混合成一种莫名的忐忑,勇敢无畏的美国队长居然像个不知道怎么向暗恋对象表白的小男生一样惴惴不安,他追上冬兵的脚步:“我不知道……”

  “这没什么。”冬兵表面镇静内心一样慌乱,从他莫名其妙地找回过去的记忆到现在只有几个小时,他还没来得及消化那么多年的往事,让巴恩斯和冬兵融为一体,至少能和谐相处,更何况……如果记忆里那些魔法师没错,他可能很快就会死了,也许就是明天。耗尽生命力的龙没有药用价值,血肉、鳞片甚至骨骼都会化为灰尘,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他悲痛欲绝的伴侣,也再也找不到他了。

  “这没什么。”冬兵强调,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揽住史蒂夫的脖子,跟他贴了一下额头:“会好的。”

  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始终纠缠着史蒂夫,他几乎能确定冬兵在隐瞒着什么,一定不是好事,但一定是为了保护他和他的世界,史蒂夫牢牢抓住冬兵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会好的,相信我,我会陪着你,无论发生什么,我会陪你到最后。”

  冬兵垂下眼睛,露出一个酷似巴恩斯的微笑:“所以,我们也要去‘未来’吗?”

  “对,我们必须尽快。”史蒂夫忍不住吻了他的嘴角,如果可能,他情愿在拯救世界以后,放弃一切,跟他的龙浪迹天涯,比起他的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精神力、达到人类巅峰的身体或者美国队长的荣耀都不值一提。

  他们像七十年前一样,不,应该说比七十年前更亲密的,携手同行。

  去未来。

PS,一起流浪是官方漫画梗,官方太会玩2333

以及,明天才看包,这两天糖太多我已经炸裂,虐不下去啊啊啊啊!!

评论(22)
热度(233)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