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雨倾城

瓶邪,盾冬,乐夏,沈谢,WH。存文,存片,偶尔吐槽,有时考据,时不时干碗毒鸡汤。

【盾冬】幸存者10(甜虐,肉渣,HE,真人秀梗)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Steve很想把他的Bucky叼回温暖的帐篷里,塞进严严实实的双人睡袋,最好压在自己身子底下,吻他的眼睛,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悄悄问他到底想起了什么,是布鲁克林的山毛榉还是欧洲的青山。可是美国队长却只能吭哧吭哧地锁门搬柜子,在长凳旁边坐下,把一小块固体燃料塞进无烟炉,就着这点若有若无的暖意,看顾瓦维利奇那个半死不活的倒霉属下。

闹腾了半宿,姑娘们抵不过困意和西伯利亚后半夜的酷寒,都被Steve劝回帐篷里休息了。Bucky强撑着在他身边转悠了几圈,但冬日战士比较擅长杀人,让他照顾病人实在专业不对口,尤其是这个病人并不是瘦瘦小小的Steve。所以他十分心安理得地把这种婆婆妈妈的活儿交给了婆婆妈妈的美国队长,然后在Steve让他也回去睡觉的时候,干脆利落地翻窗跑了。

可能是他小心翼翼关上那个四面漏风的玻璃窗的动作取悦了美国队长,Steve完全没有想要追过去,有那么一刻,时光倒转,仿佛他们还在1943年风雪交加的欧洲战场,Bucky跑出帐篷,可能是为了换岗,也可能只是想去方便一下,他很快就会回来,他们还有一辈子的好时光。

这回冬日战士没让他等七十年,他回来的时候依旧是轻手轻脚地翻窗而入,带着一身来自西伯利亚的冰碴雪沫,毫不客气地挤到Steve身边,用牙齿扯掉手套,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团……绝缘电缆?

Steve也不问他要做什么,一只手小心地把炉火调大了些,另一只手插进Bucky的头发里,轻轻地替他抖掉了上面的冰碴和雪。

Bucky显然欢迎这样的爱抚,他微微仰起头蹭了蹭Steve的手指,慵懒地眯着眼睛,像一只优雅的猫。手上却不闲着,黑色的战术小刀在他指尖灵活地转着圈,飞快地剥开了电线外层的绝缘皮,铜丝缠缠绕绕,几下就被他编织成了一个弧度刚好的铜篾,Bucky把它架在无烟炉上试了试,发现尺寸正好,十分满意地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大把橡子扔了进去,得意洋洋地放在火上烤。

“就知道你做贼去了。”Steve揽住Bucky的腰,把毛茸茸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用近乎耳语的声音揶揄说。

他结实的胸肌就贴着Bucky的后背,富于磁性的声音通过肌肉和骨骼的震动,直接把冬日战士轰成一碗甜滋滋的刨冰,只想在融化之前把自己浇上巧克力酱送给Steve吃,最好再撒一大把鲜树莓。他不得不深呼吸两次,才能勉强使用Bucky甜蜜的微笑反击:“打劫了好几只松鼠的储备粮,美国队长要抓我吗?”

Steve环着他的那只手果然收紧了一些,侧头在他的脖子上蹭来蹭去,毛茸茸的胡子快要把Bucky给蹭硬了:“你猜。”

“我可以跟你分赃。”Bucky假装惊恐地咬着嘴唇,Steve夸张地摇了摇头:“美国队长从来不贪污受贿。”Bucky侧头望向他,两个人几乎鼻尖贴着鼻尖:“那他应该怎么办呢?”

Steve舔了舔嘴唇,揽着Bucky的那只手自顾自地想要掀开Bucky的冲锋衣,“也许他可以试试色诱……”他这句话并没说完,他反手猛然抱住了Bucky,把头埋在他毛绒绒的大衣领子里。

Bucky疑惑地瞧着他,却坐着没动,一声没吭,金属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炒着铁篦子里面的橡子,直到Steve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混着橡子焦香的冷风冷雪,压低声音说:“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Bucky专注地炒橡子:“嗯?”

“我本来想跟你说说这个家伙……”Steve好像冷静下来了,他指了指旁边长凳上躺着的男人:“瓦维利奇的手下为什么不好好看着发电机,而要跑到我们门外,还晕过去了?”

Bucky敏锐地从一大锅白橡子里发现了一只味道苦涩的青橡子,他嫌弃地把它挑出来,放在手里把玩着:“可能想来打劫。”

美国队长的注意力忽然跑偏,他伸手握住Bucky的手,强迫他扔掉那枚依旧滚烫的橡子:“我记得这个……有温度感应。”

“它确实有,温度过高的时候会发警报,强烈的,无法被忽略。”冬日战士勾起嘴角,露出Bucky式狡黠的微笑:“一颗闪个没完的白星,不是痛感,这玩意根本就不会疼。”

Steve决定回去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瓦坎达的国王陛下要一份金属手的完整说明书,现在他不得不暂时放过这个话题,转而摇了摇头:“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跋涉将近一公里,打劫两个成年男性和三个女性?我记得这人是来自莫斯科的办公室职员,不应该这么……有冒险精神或者侵略性。”

“他甚至并没有进来,而是蹲在门口,像是个卖火柴的小女孩。”Bucky探身,借着火光细细看了一回那个男人的脸,顺便明目张胆地在Steve的注视下,从火里捞出一枚爆开花的橡子,一面剥一面点了点头:“看起来是做了个美梦。”

“他失控了,有什么东西,让他丧失了对危险的感知和理性的判断。”Steve沉吟了片刻,声音更低:“我不确定,但是我怕那种未知的力量也会影响我们。”

Bucky事不关己地嗑着橡子,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烤熟的橡子有一种特殊的香气,在七十多年前的布鲁克林,大萧条时期的主妇们会收集橡子,煮熟磨成粉,给一家人烤面包,Bucky的母亲擅长这个,刚出炉的橡子面包配上山杏和李子做成的果酱,就是一道绝妙的下午茶。

Steve不确定他的Bucky是否记得那些鸡毛蒜皮的美好,隔了几秒钟,他动动手指,做了一个意在指代彼此的手势:“但我忍不住想告诉你,这个……应该不是幻觉,不管那个力量到底是什么,它不能在你我之间,制造任何幻觉。”

冬日战士的耳朵尖可疑地有点泛红,他花了好几秒钟专注地观察手里那颗被嗑了一半的橡子,头埋得很低,含含糊糊在喉咙里嗯了一声。

Steve眉间深刻的竖纹短暂地舒展了片刻,他知道对一切怀有不信任的冬日战士已经听进去了,本想接着说些正经事,关于那个神秘的外星杀手,或者明天如何和瓦维利奇谈这件事,他的Bucky用一句话就重新掌控了局势,棕色头发的挚爱凑到他耳边,轻佻地笑起来:“那你为什么还不来强暴我?”

现在轮到正直忠勇、传说中和自由女神一样自带圣光的美国队长脸红了,他不太好意思把那个叼着Bucky的领子、将他拖回睡袋里的想法付诸实践,甚至不能说出来,只能报复性地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在他棕色丝绸般的头发里怅然吸了一口带着雪沫儿和橡子焦香的空气:“我们得先办正经事。”

属于Bucky那部分沉浸在甜蜜的气氛之中,很想再撩一句,说一些诸如“做爱做的事怎么就不是正经事了”之类的话,可是属于冬兵的那部分敏锐地嗅到了Steve没说出口的担心,他警惕地扫了一眼铁柜后面女性居住的帐篷,目光落在瓦维利奇那个无知无觉的手下身上,不出声只动唇地问:“谁?”

“暂时还没有明确的怀疑对象。”Steve站起来,检查了一下身边所有的摄像头和麦克风,确认它们都处于关闭状态,才回到Bucky身边,指了指瓦维利奇那个手下,轻而快速地回答:“如果这个人不是出于某种我们还不知道的动机,不是出于清醒的意愿,而是被某种力量控制,脱离既定任务,摸到我们门外,那么,情况可能比我们预想的更危险。”

“比天上忽然漏了个大洞,噼里啪啦掉外星人还危险吗?”Bucky把烤熟了的橡子一颗一颗地捡出来,挑出一颗最饱满的,捏开递给Steve:“或者你在担心……”他用金属手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这个被搅和过太多年的脑子,十分容易被控制?”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提起九头蛇惨烈的洗脑或者意识控制,Steve并没有露出惯常的义愤填膺,相反的,他那双闪闪发光的蓝眼睛里都是温柔的情意:“不,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你记得我。”

冬日战士惊觉自己反被调戏,就算是Bucky也没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他紧张地舔了半分钟嘴唇,然后突然站了起来,把那一大堆橡子塞给Steve,宣布自己困了,要去睡觉。

Steve瞧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差点笑出声。


评论(30)
热度(311)

© 醉雨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